好文

如何為不可預測的事做準備?


取材自INSEAD Knowledge ; New York Times Syndicate提供。

我們近來關注的只是金融危機,卻疏忽了其他議題,這些議題若遲遲不能解決,將使世局更加動盪不堪。這是未來學者、商業策略專家彼得•史瓦茲(Peter Schwartz)的看法。他認為,我們「很可能在今後幾年」碰上一場食品價格危機。導致這場危機的原因不是食品短缺,而是商品市場變化的本性。

史瓦茲解釋,「我們已經在石油市場見到同樣現象……當供需間的緩衝變得過於狹窄,需求或供給即使只出現小小不安,也能導致價格會大幅震盪。」假設由於「一、兩年較冷、較乾」的天氣,導致稻米在某一季歉收,你會見到米價暴漲四或五倍。食品價格危機造成的衝擊,甚至比金融危機更深遠。史瓦茲說,今天的世人一般會將收入的15%~25%花在食品上,一旦食品價格危機爆發,這項開支可能增到40%或50%。

不過史瓦茲立即指出,他並不是斬釘截鐵地說,食品危機一定會發生。「我們的目標是勾勒可能出現的狀況,觀察它的不確定性,與可能讓我們始料未及的因素……並不是預言食品危機將至,只是說,我們很容易遭到這場禍事。」

既如此,我們該如何做好準備,因應可能造成重大衝擊、卻不可預知的事件?史瓦茲認為,我們要設想一些另類、似乎不可能、但事實上完全可能出現的狀況。他說,亞洲大海嘯就是一次典型。如果當時提出的問題正確,這次事件的後果原可以減輕。錯就錯在大家不相信它會再次發生。

「上一次發生海嘯,是在1920年代的日本;我們沒有理由相信海嘯竟會再次出現。」史瓦茲說,在所有天然災害中,專家們對海嘯的準備最不周全,只因為「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沒有人真正應付過一場大海嘯。」
「如果一個人想像力夠豐富,能提出正確問題,而不只是根據過去的紀錄來預測今後走勢,這類事件其實可以想見。」史瓦茲認為,我們所以見不到即將發生的事,最大的原因就在於自己的否定。

「我們不願見到這樣的事,因為它意味如果認真以對,就必須採取不同的做法。這波金融危機是一個絕佳的例子:對大銀行領導層的一切獎勵,都是要他們繼續照做下去……面對這種『繼續照做』的心態,幾乎每一個官僚系統都不堪一擊,直到系統終於崩潰。」

史瓦茲說,想對未來做較好的規畫,首要工作就是要有多樣化的省思。「你要有各式各樣可以真正相互合作、相互挑戰的觀點,從大不相同的角度看事情。」他並且主張「暫將不信擱一邊」,以經驗一種另類現實:一種不可能成為可能的現實。只有在具備這種經驗以後,我們才能迎接未來,不因危機驟至而措手不及。

欲知更多內容,請見《經理人月刊》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