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Yahoo!奇摩資深總監陳婉怡:空降主管第一課,少說多聽,做部屬的後盾

2019-11-20 08:56:01
Managertoday
https://4.bp.blogspot.com/-4EQKL7I2x2A/VGGLldXbJSI/AAAAAAAAVh8/C5rp4XbKkd8/s1280/%25E9%2599%25B3%25E5%25A9%2589%25E6%2580%25A1_FB.JPG
「這個月的業績預估是多少?」「不知道,要到月中後才會準。」「怎麼會不知道?那可以做到老闆訂的目標嗎?」「不可能啦!」「為什麼不可能?積極一點、多推一些不就行了嗎?」「……」一陣沉默中,我抬起頭,看著會

「這個月的業績預估是多少?」「不知道,要到月中後才會準。」「怎麼會不知道?那可以做到老闆訂的目標嗎?」「不可能啦!」「為什麼不可能?積極一點、多推一些不就行了嗎?」「……」一陣沉默中,我抬起頭,看著會議室裡一張張不悅的臉、一雙雙反抗的眼神,我清楚地知道,接下來的路不會好走。

這是我新官上任的第一天,以一場不歡而散的會議作結。

空降,最大的考驗來自部屬

2005年,我頂著圖像式廣告(display)業務的佳績,接下以關鍵字廣告為主力商品的搜尋行銷部門。當時,關鍵字廣告不管對Yahoo!奇摩或台灣市場來說,都是全新商品,經銷模式尚未確立、市場反應也還不明朗,所以,我知道老闆願意大膽地派我去開疆闢土,是對我的肯定、是相信我的能力。但是,我萬萬沒想到,我的第一個考驗不是來自市場、不是競爭者、不是客戶,而是我的部屬。

當時,以空降主管身分加入團隊的我,看什麼都不順眼,覺得整個團隊沒有受過訓練、講話也沒有重點;不管我問什麼,他們的回覆不是沉默,就是「沒辦法」「不知道」「不可能」,一連串的消極回應,總是讓急性子的我火冒三丈。相對地,部屬們也因為早已耳聞我的行事作風,認定我一上任便會大刀闊斧地重整團隊、換人砍人,所以也對我抱著極大的反抗心理,覺得我不了解狀況,不認同我做為他們的主管。因此,幾乎有長達半年的時間,我在會議上都像對著空氣說話;我的每一個「基本要求」,對部屬來說都是「挑剔」,而他們的每一個「理由」,對我來說都像「藉口」。

眼見雙方僵持不下、業務發展停滯不前,正當我一籌莫展時,我的老闆竟主動告訴我:「就算妳要把整個團隊換掉,我也會全力支持!只要妳確定妳一個人做得來。」聽到這句話,很多人可能會像獲得強力後盾般心安,我卻只覺得五味雜陳。老實說,沒有辦法帶起一個團隊,是我做為主管的責任,但即使面對我這樣「表現不如預期」的部屬,老闆非但不怪罪我,反而給我完全的信任與空間、全力支持我的判斷,那麼,我身為主管,又為自己的部屬做了什麼?

於是,這句「免死金牌」帶我轉了個大彎,做了一個完全不同的決定。

轉念,從改變自己做起

對以前的我來說,「換個團隊」絕對是最快、狠、準的選擇,但是這次,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扛不起整個團隊,因為我在關鍵字廣告的領域裡是門外漢,而且我只有「一個人」:就算我可以扛二、三個人的業績,我也絕對做不來十幾、二十個人的差事。我知道我需要我的部屬,而如果我暫時不能改變他們,我就必須從改變自己做起。

所以,我漸漸改掉我急性子的毛病,少說、多聽,放慢腳步後開始發現,過去我總覺得部屬凡事不配合,但其實都是我太快下判斷、打斷談話,所以我總聽不見他們「辦不到」「有困難」背後那些來不及說出口的阻礙和難處。因此,往後只要部屬們又面露難色,我就會告訴他們:「那對你來說,現在最大的困難是什麼?只要你能告訴我,我就能幫你爭取!」

經過幾個月的溝通,我終於找出業務窒礙難行的關鍵原因──業務員職責太雜、客戶數又過多(每個人負責100名以上的客戶)。因此在我的爭取下,對外,我們開始把催帳工作外包,讓業務員可以專心開發、經營客戶;對內,我重新建立一套業務員的育成系統,從業務的ABC開始慢慢指導。只是,正當團隊表現開始有所起色時,我卻面臨了人生中最大的打擊。

那年,我姐姐突然過世,措手不及的我只能拋下工作回家奔喪,協助年邁的父母處理後事;但即使我已經忙得焦頭爛額,我卻還是放不下正在起步階段的團隊,每天擔心他們是不是正常運作著?會不會需要我的幫忙?

也許是心有靈犀,每天當我疲憊不堪地回到家、打開電腦收信時,一封封業務回報裡要我加油、放心的文字,都像在回應我的焦慮與擔心;每一個人,都讓我感到無比窩心。我很清楚,他們沒有我也做得非常好,而他們也真的比我想像的還要好。我想,就是從那一刻起,我們不再是恰好被安排在同部門的一群人,而是休戚與共的夥伴,一個真正的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