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國際知名鋼琴家陳瑞斌:要就這樣,否則就那樣,選一種!

2019-11-17 21:26:44
Managertoday
https://4.bp.blogspot.com/-OHXfokjsq1Y/VGGH9A8uiNI/AAAAAAAAVcI/o2Ri7ZcsnPc/s1024/
20年前,我剛在國際鋼琴大賽中嶄露頭角,獲得俄羅斯鋼琴大師拉薩‧貝爾曼(Lazar Berman)首肯,願意收我為徒。當時,大師已經年逾花甲;我卻只有20出頭,是他唯一的亞裔學生。 這段師

20年前,我剛在國際鋼琴大賽中嶄露頭角,獲得俄羅斯鋼琴大師拉薩‧貝爾曼(Lazar Berman)首肯,願意收我為徒。當時,大師已經年逾花甲;我卻只有20出頭,是他唯一的亞裔學生。

這段師徒關係,將華麗又激昂的「俄羅斯靈魂」,注入了我這個黃膚黑髮年輕人的十指,確立了日後的演奏風格。但貝爾曼用詞毒辣的斥責,對我來說,卻是每個月都要發生一次的災難。

13歲就離鄉背景在歐洲學琴的我,沒有父母在旁教導指引,由於擔心犯錯,做事便顯得瞻前顧後、猶豫不決。儘管習慣自理生活,但心裡彷彿始終住著一個怯懦的小孩。這樣的性格,反映在我的演奏方式上:對曲子缺乏主觀的想像,總是既想表現柔美,又想呈現雄壯,什麼都要的結果,最後反而彈成四不像。

你到底要怎麼彈?要就這樣,否則就那樣,選一種!」老師聽出來之後,總是氣得破口大罵!

每次遭受這種狂風驟雨般的責罵,我總要僵硬地瑟縮在座位上兩、三分鐘之久。先平復受傷的感受,再冷靜下來思考,究竟要用哪一種方法,才能真正詮釋出曲子中的「俄羅斯靈魂」。沒想到,這種著重思考啟發的教育方式,讓我逐漸融入了文化情境。某次在俄羅斯的公演結束後,一位老太太跑到後台來找我,邊說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經過朋友翻譯後才知道,老太太感動的是,我這個亞洲鋼琴家「竟然會說我們的『語言』!」

跟著老師學藝7年養成的這個習慣,改變了我的一生。他讓我領悟到「魚與熊掌不能兼得」的道理;選擇了,就要把它做好。當許多藝術領域的後進紛紛開始大量教學,甚至代言商品我除了偶爾教授「大師班」(master class,指短期指點少數已具高度專業能力的學生)外,始終專注在公開演奏上。

如果,我想要的只是盡量利用「陳瑞斌」這個品牌的價值,可能也會採取更商業化的做法。但是,人生有限。我現在做的一切,想的都是當我走了以後,「人家會怎麼講起我?」要在演奏技巧上超越眾多前輩,已是相當大的挑戰,我真的沒有時間既做這、又做那

貝爾曼老師已於2005年過世,但我非常感念他當年嚴厲的指導,也希望能在今年4月、5月的演出中,用音符讓聽眾感受當年讓我揣摩得既愛又恨的「俄羅斯靈魂」!

口述/ 陳瑞斌 
攝影/ 賀大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