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台灣人,你最大的問題就是「不敢公然抗命!」

2019-10-21 15:09:07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PsOXTbWKkRo/VIVgGoVBGMI/AAAAAAAAflA/QCFN-nJN3MI/s1024/
###你最大的問題,就是不敢公然抗命! 兩年多前剛到矽谷工作的時候,我和所有台灣人一樣,每天盡量早進晚出,回家後常常花時間處理公事,希望自己的表現能夠符合公司的需求,畢竟這張H-1B簽證可是很多人花

你最大的問題,就是不敢公然抗命!

兩年多前剛到矽谷工作的時候,我和所有台灣人一樣,每天盡量早進晚出,回家後常常花時間處理公事,希望自己的表現能夠符合公司的需求,畢竟這張H-1B簽證可是很多人花了許多成本都求不來的。再者,我也想證明自己,證明我這個只有台灣大學學歷的魯蛇也能在矽谷當工程師。

一段時間過後,似乎沒有人懷疑過我的工作與技術能力,但是美國團隊對我是否能掌握大局的信任度卻逐漸下滑,直到有一天,老闆當著我的面說:「你最大的問題,就是你不敢公然抗命。」我的心中有些許的震撼,這句話超出我能理解的範圍。為什麼公然抗命這件事情反而是被鼓勵的?

後來有次參加美西玉山科技協會的活動,請來幾位亞裔企業領袖座談,才發現其實所有東亞專業人士在美國職場都遇過相同的問題。「你為什麼不對著我大吼?」「我要你跳到桌子上去!」「把腰給我挺直一點。」

原來,要阻止老闆或組織做出愚蠢的決定,證明你的影響力,證明公司花錢找你這個專業人士是有價值的,要證明你能夠在必要的時候幫忙公司或團隊找到新方向,矽谷文化會要求你公然抗命,聲張你的想法,而且還希望你明著來,大張旗鼓地來。

文化上的職場地雷

我的不適應當然是文化問題,若將相同的態度拿來應用在台灣的職場,不出三個禮拜我馬上得捲鋪蓋走人,但在矽谷這樣的文化之下,我得入境隨俗。

在改善自己「太服從」這個「缺陷」的同時,也讓我開始比較,到底這些所謂的缺陷,什麼時候會發作出來?是每次我對老闆的決策有所疑慮,卻默不作聲的時候。老闆應該很英明,都考慮過我想的那些缺點了吧?我才不想黑掉!是每次團隊會議中,我沒有對議題表示意見。畢竟,在台灣這種會議是讓老闆宣布事情,我只要乖乖服從,把事情做好就好了。是每次講話討論時,我表現得謙卑恭順,從不誇張地強調自己的重要性或積極表達意見。只求不要張揚,不要囂張。是每次溝通時,我沒有直視對方的眼睛,沒有發自靈魂地想引起別人的興趣,因為這樣在台灣顯得「不禮貌」與「太凶狠」,尤其談話對象是上級的時候。

在台灣,從小到大一直被教育這種迂迴內斂的溝通處事方式,一直跟自己說「後退其實是向前」,這種東方哲理應用在矽谷卻差點讓我全軍覆沒?

為什麼祖師爺的武功總是最高的?

仔細想想,這也不難解釋,為什麼台灣不管公司的規模或組織的大小,都有以下文化特質:

  1. 表面上和諧,暗地裡波濤洶湧,山頭林立。

  2. 表面上服從,但陽奉陰違。

  3. 年功序列制,官大學問大式的迎合個性。

這種社會風氣下的最大得利者只有一個:在上位者(廣義來說,還包括長輩)。我們的文化假設在上位者永遠英明神武,不會犯錯,會公平分配資源,能夠洞察事物的全貌,但是我們知道能做到這點的,只有神。

看武俠小說或電影的時候,我們的文化很強調「祖師爺」這個概念,他是一切的創始者,擁有最強的力量與技術,所以後輩窮盡一生心力都無法並駕齊驅,更遑論是超越了。但是所有學過工程或是科學的人都知道,現代的所有科技全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再往上發展,甚至有時候要完全捨棄巨人的肩膀,哪怕他是牛頓或是愛因斯坦,而挑戰現有的認知,推翻前人錯誤的假設與實作,一步步汰換掉瑕疵,補上自己所提出的,更接近完美的部分。

要相信自己,你絕對可以超越祖師爺,絕對有能力向在上位者建言。若你的野心大,想跟世界競爭,就必須反抗這種無條件尊上造神的文化。

尋找突破口

每次對老闆的決策有所疑慮時,就要義無反顧的質問到底。若他事先有設想過,那麼一切完美;如果沒有,擊中他的盲點後要長驅直入,千萬不要淺嚐即止。身為在上位者,他必須要有能力為自己的決定辯護,所有質疑都是成本最小的模擬測驗而已。

在每次的團隊會議中,若你對議題無所表示,只是徹底證明你完全沒有做功課,不僅對用心準備的同事不公平,更辜負了公司這段時間付給你的薪資,也難怪沒有人會考慮你的需求。每次講話討論時,表現的謙卑恭順其實是不負責任的表現,講話與討論的目的就是要有效率的溝通。若有想法,就需要清楚傳達,還要能夠捍衛自己的想法,久而久之,就會建立起你在團隊中的自信與分量。每次溝通時,沒有直視對方的眼睛,沒有發自靈魂的想要引起別人的興趣,就無法得到對方的共鳴,無法發揮自身的影響力。因此,溝通的內容與溝通的方法,一樣重要。

重複不斷的練習上述項目,才能慢慢把自己從祖師爺文化中抽離出來,不再只會大喊「大哥是對的」,而是真正用心審視周遭的每一件事情,是否真的應該這樣?我是否滿意?有沒有改善的空間?進而塑造你想要的空間與文化。如此一來,你對愚蠢意識形態的依附將會減少,周遭的文化才會慢慢重新活絡起來。

(本文出自圓神書活網,原文請點此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