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不被重用,是因為老闆根本不需要你!讓自己成為搶手人才的 5 個思考

2019-11-22 23:26:03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8-04/img-1524474003-14078@900.jpg
「天哪,我這麼努力,我這麼勤奮,可為什麼這麼慘?!」也許很無情,卻是事實:這世界不需要你

相對「估值」來看,「價值」才更重要,在提升自我價值的過程中,我們也要弄明白:究竟是什麼在決定我們的價格(估值)?

究竟是什麼在決定你的價格?

最重要因素究竟是什麼呢?我知道你想到的可能是「你的價值」— 只有成長才能不斷增值。不過,今天我們要討論的還真的不是它。再想想?實際上,有更重要的因素存在。等我揭曉答案之後,你很可能會覺得:「啊,這個我早就知道了呀!」可問題在於,只是知道沒有用,因為你和我們所有人一樣,「一不小心就會忘掉」……

先說點別的吧。

最重要的事,總是最容易被人們忽略

我相信,每個人在長大的過程中都遇到過各種各樣的風潮,每一代人都有「屬於」那一代人的流行愛好。例如,在我長大的過程中,就遇到過「無線電發燒友」、「航空模型發燒友」、「電腦發燒友」、「音響發燒友」、「單眼相機發燒友」等—人生中,總得有能讓你「發燒」的事物才算正常吧。

其實說來好笑,「發燒」這件事和真的發燒一樣,會讓人的腦子亂掉 — 無論在哪個領域都一樣。我身邊有不少音響發燒友,他們熱中於測試各種各樣的設備。「發燒」這件事其實是很「燒錢」的,如果沒有殷實的家底,想要「燒」到一定程度還真挺困難。在我們那個年代,不乏因為「發燒」而導致家庭破裂的例子。最好玩兒的事情,並不是他們「燒錢」,而是他們「燒腦」—能把腦子真的「燒壞」的「燒腦」。

你知道音響發燒友最熱衷的事情是什麼嗎?他們最熱衷於在自己的工作室(通常要配置一個隔音很好的地下室,否則會被鄰居投訴)裡,打開自己的音響,聽震耳欲聾的玻璃打碎、飛機爆炸、AK-47 步槍掃射之類的聲音,並為之興奮 — 他們中的絕大多數其實很少聽音樂!

這是個很好玩、很普遍、少有人認真思考卻值得注意的現象:我們每個人都一樣,都會一不小心就忘了「最重要的是什麼」。

買來那麼貴的音響設備,用它更好地欣賞音樂可能是更重要的吧?買來那麼貴的單眼相機,用它拍出更美的照片可能是更重要的吧?買來那麼貴的電腦,用它更高效地工作或者娛樂可能是更重要的吧?買來那麼貴的汽車,用它更方便地出行可能是更重要的吧?

再說一個正在發生的例子。一個人給自己買手機,用它與這世界產生更多、更好的聯繫可能是更重要的吧?其實,與這世界產生強聯繫,是增強生活幸福感的最根本方式。可是你看看周圍就知道了,絕大多數人正在用手機全方位切斷自己與這個世界的真正聯繫 — 真可怕。

你很勤奮、努力,為什麼還是不被重用?

人們在各個領域都有這樣的傾向:動不動就忘了最重要的究竟是什麼。現在,回到原本你就應該知道的答案上:在市場上,決定價格的最重要因素是需求。

我猜,你其實早就知道(或者「知道過」)這個答案,只不過活著活著就一不小心把它忘得一乾二淨了。

千萬不要以為價格和成本直接完整相關,其實它們只是間接部分相關。人們出錢購買一個產品,是因為他們真的需要,而不是因為那個產品的製作成本有多高。假設你有一個產品,在我購買它之前,你的一切成本都和我無關,你的情懷也和我完全無關;我不會用你的成本來衡量我應該用多少錢購買,衡量我該用多少錢購買的主要標準實際上是我的支付能力—依然與成本無關。另外,如果我是為了情懷而掏腰包,那麼我的支付行為應該稱為「捐贈」,而不是「購買」。

從這個角度來看,很多人的絕望其實都有一致且清楚的解釋了。

天哪,我這麼努力,我這麼勤奮,可為什麼這麼慘?!也許很無情,卻是事實:這世界不需要你。

做人,就要做真正有用的人;做事,就要做真正有用的事;做產品,就要做真正有用的產品……這是很樸素的道理,也常常是「一不小心就被忘掉的最重要原則」。

在幫《通往財富自由之路》專欄開場的時候,羅振宇措辭的大意是:「老司機」教你怎樣變得更值錢。現在,我這個「老司機」真的要履行承諾了:

你如何才能變得更值錢呢?答案很簡單啊 — 成為一個真正有用的人!

剛才提到這麼一句話,你可能沒太注意:這世界產生強聯繫,是增強生活幸福感的最根本方式。

現在你反應過來了嗎,為什麼少數人明顯比大多數人更幸福,而且幸福程度高出很多?解釋很簡單:他們與這個世界有更強的聯繫。更為清楚且深刻的解釋是:他們身處的世界真的很需要他們。那個世界更需要他們,於是,那個世界會自然而然地更重視他們,甚至不惜高估他們 — 就這麼簡單。

被真正需要是很難的事情,否則為什麼絕大多數人都做不到呢?只要做到被真正需要,生活中的大多數煩惱都可能因此煙消雲散。

你給老闆打工,如果對你的老闆來說,你在給他打工的人裡是最有用的那個,那麼你的收入、待遇最終一定是最高的—跑不了。你談戀愛,如果對你的戀人來說,你是最有用的那個(而不是膚淺地「覺得最重要」),那麼他就不僅是「愛你」那麼簡單了,他最終一定會「離不開你」—跑不了。你做產品,如果對使用者來說,你的產品是最有用的那個,那麼你的產品最終一定是最受歡迎的—跑不了。看看 QQ、微信、支付寶就知道了。為什麼它們在行動端用戶數量最多?因為對那些用戶來說,它們最有用──就這麼簡單。

如果你覺得「成本決定價格」,那你就會不由自主地「不惜一切代價」去做事 — 當然,你也更可能成為「對你付出了這麼多,你卻沒有感動過」那種類型的憂男怨女。

如果你反應過來了,明白原來真正決定價格的是需求,那麼你很快就會發現,你需要為之努力的完全是另外一個方向。

在我個人的世界裡,我對這一點有極為清晰(也可能是更為清晰)的感受。前面提到過,我天天琢磨自己寫的東西對別人是否真的有用,其實就是「需求決定價格」這個價值觀的徹底實踐。

由於「對別人有用」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在寫作過程中甚至放棄了絕大多數的修辭,只留下不可或缺的兩種 — 類比和排比。「文筆」對我來說根本不重要,因為它對我的讀者來說根本不重要。對我的讀者來說,最重要的是:我花時間、花精力甚至花錢讀到的東西,最好能給我帶來真正的變化(這是「有用」的另外一個說法)。別說修辭了,有時為了達到「真正對讀者有用」這個目的,我連傳說中必須要有的「簡單清楚的結構」都放棄了,且不惜付出被認為「囉唆」、「重複」的代價 — 因為有些重要的內容,就是需要透過反覆陳述才能說清楚,從而讓讀者弄明白、做得好。

這麼多年來,我很清楚地知道我的這個價值觀給我帶來了多大的收益和幸福。

想清楚 5 件事,成為「真正被需要」的人

讓我們稍微聚焦一下。先聚焦到自己的生活上。我們身處的世界,其實主要是由人構成的。當我們希望自己被身處的世界真正需要的時候,只不過是希望自己被身邊的人(準確地講,是那些對我們來說重要的人)真正需要。

那麼,你就要花時間琢磨一下:
- 他(他們)真正的需求是什麼,最需要的又是什麼?
- 我是那個能夠滿足他(他們)的需求的人嗎?
- 如果我能,我有沒有可能成為必需?
- 如果我不能,我怎樣才能?
- 有必要一定由我去滿足他(他們)的需求嗎?

你有沒有真正深入思考過這些看似簡單,甚至很多人乾脆認為「沒必要」的問題呢?事實上,很多人(其實是絕大多數人)從未認真思考過。他們只會在被告知自己不被需要的時候惱羞成怒,卻從來不知道癥結究竟在哪裡。

最後一個問題,其實挺深刻的。很早我就知道所有「有趣的人」都是被需要的,可是當我認真問自己:「有必要一定由我去滿足這個需求嗎?」我得到的答案是:「真的未必。」轉念想想,「做一個被認為有趣的人」和「自己活得有趣」真的是完全不相干的兩件事。

不僅如此,為了做到前者,後者還常常要受到損害。對我來講,這多少有些得不償失,所以我早早放棄了這個方向,然後「瞬間」發現,原來有很多人特別擅長「被認為有趣」。如果這世界真的需要他們,那麼已經存在的「他們」也足夠多了,多我一個或少我一個根本無所謂。於是,我更覺得自己的選擇比較合理了。

以「需求」為起點思考,能為自己帶來更高的價值

還有一點就是:從「需求」出發,不管是「真的需要」,還是「覺得需要」,我們都能看到這個世界的更多真相。

例如,星座這東西在我的世界裡是「沒用」的,甚至是「沒必要存在的」。但睜開雙眼,看看大千世界,有那麼多人在討論和研究這個東西,甚至按這個東西的「原理」指導自己的選擇。這個現象清楚地告訴我:無論我如何作想,星座這個東西還是有很大需求的(不論是真需求還是偽需求),所以,我即便不信星座,也沒工夫「討厭」星座。

這種思考的結果,通常被含混地描述為「有修養」。對這個世界越清楚的描述就越有指導意義,並能讓我們有所依據地作出判斷;而那些含混的描述,常常讓我們「不知其所以然」。

有了這種清楚的描述之後,我們就很容易顯得「有修養」了,因為我們很清楚:我們的「需求」是我們的,別人的「需求」是別人的,我們的「需求」和別人的「需求」不僅不一定相同,也常常沒必要相同。於是,我們沒必要把時間耗費在這種「必然的不同」上—隨它去吧。顯然,這種選擇是不需要耗費許多年就能「修煉」出來的,不是嗎?

拿出你常用的本子,寫下一句很樸素的話:挑最被需要的事情做。

如果你正在做的事情是最被需要的事情,那麼你就是最被需要的。我們已經講過,「最被需要的」實際上總是被高估 — 這是幾乎永恆的現象。

當年我在新東方打工的時候,也使用過這種思考方式,進而作出了選擇。剛進新東方的時候,我其實並不知道自己教什麼才最划算,但我很快發現,新東方永遠都缺少好老師,尤其缺少好的寫作老師—不管是 TOEFL 寫作,還是 GRE / GMAT 寫作,反正寫作老師奇缺。

換言之,如果我能教好寫作,那麼我幾乎就會成為所有老師中最被需要的。既然這樣,那我就開始寫唄。我給當時 TOEFL 寫作考試題庫中的 185 道題都寫了範文(有的還不止一個版本)。我每天寫,寫了很多。寫了差不多半年,我就成了唯一一個把題庫裡所有題目都寫過的人,成長飛快。

現在回頭看,只用半年時間就做到了,多划算啊!而結果也和我想的一樣:我從來不用去爭取排課,我的課總是會被排滿(有些老師要去搶課,而我一直在推課)。我總是對負責排課的人說:「讓我有機會稍微休息一下,好不好?」 再後來,我開始寫書。雖然我教的是閱讀和寫作,可我寫的是詞彙書 — 你現在很清楚我當初是如何選擇了吧?

換位思考,是提醒你以「整個世界」的角度去思考

人們在提到「換位思考」的時候,「換位」的對象通常是指另外一個人。我在提到「換位思考」的時候,「換位」的對象通常不是指某個人,而是指整個世界。

你要深入思考的,不僅是站在對面的某個人會怎麼思考,而至少是「這一類人會如何思考」,甚至是「大多數人會如何思考」。畢竟我們剛剛討論過:這世界主要是由人構成的,你瞭解的人的類型和數量越多,你對這個世界就越瞭解,你就越容易明白這世界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不要抱怨這個世界。馬克.吐溫說得好:

讓你陷入困境的,並不是這個世界;真正讓你陷入困境的,是這個世界最終並非你所想像。

(本文摘錄自《通往財富自由之路》,漫遊者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