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從世紀包浩斯談影響力

2019-08-20 19:38:35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9-07/img-1562211481-21612@900.jpg
今年是包浩斯一百周年,6 月 11 日我邀了 110 位朋友一起觀賞紀錄片「世紀包浩斯」,片中想要表達的「包浩斯精神」(Bauhaus Spirit)到底是什麼?留下哪些有形無形的遺產?為何 100 年後大家還津津樂道?

今年是包浩斯一百周年,6 月 11 日我邀了 110 位朋友一起觀賞紀錄片「世紀包浩斯」,片中想要表達的 「包浩斯精神」(Bauhaus Spirit) 到底是什麼?留下哪些有形無形的遺產?為何 100 年後大家還津津樂道?

一百年前的 1920 年代,清朝被推翻、中華民國誕生;第一次世界大戰、歐洲舊的封建勢力瓦解、共產蘇維埃成立;各種科學重要發現及科技(汽車、航空飛行器、電梯、高樓大廈)在世紀交替之際開始商業化;海明威、畢卡索、羅素、Coco Chanel,藝術、文學、時尚也蓬勃騷動,正是一個典範移轉的契機,亦即「現代化」(Modernization)的開始。

工業化的興起,面對早期生產線量產,有些人不希望為了成本而設計、生產出很多沒有美感東西。包浩斯這一群人覺得設計、建築的領域有需要被翻轉,他們不只提出主張,希望能結合工藝與純藝術,打破藝術與工匠的藩籬,也實際建立了學校來實踐自己的想法,包括預備課程、舞台設計、實驗劇場、工作坊,並且強調可以實驗各種創意、技術、媒材和構想的可能性,實務工作和理論思考可以合而為一。這個實踐和當時的社會脈絡動很密切,並實際操練學生的實作和辯證的能力,建立全才跨領域的養成,這些概念一百年後聽起來依然很時髦。

原點出版

包浩斯學校創辦於 1919 年的德國威瑪(Weimar),很快地 1933 年就被納粹關閉,「成員」四散到世界各地,主要在美國。但這段期間留下的「作品」卻影響了一個世紀,包括套套桌、疊疊椅、瓦西里椅、茶壺、檯燈,從陶藝、壁畫、雕刻到織品、色彩理論,從海報、字體到建築,有許多「簡約優雅」的設計到今天仍然是很有時尚感的作品,表示我們仍尚未脫離「現代化」的影響。當然有些概念,如「可以負擔的社會住宅」應用在不同的時空環境及規模下,也不完全成功。

如今我們正面臨「後現代」的關口,過去一百年所標榜的「現代化」遭遇諸多挑戰。歷經二次世界大戰、聯合國成立,戰後經濟快速發展、冷戰、全球化、人口結構,同時面對新的科技:網路、行動裝置、AI、5G;生態環境氣候惡化與變遷、跨國企業凌駕國家;從英國脫歐、中美貿易大戰、難民、恐攻、香港示威遊行;世界需要一套適合 2020 年代以降,國際間的新秩序、新的競爭與合作方式。

在不同「知識社群」中,我們聽過奧地利學派、芝加哥學派,但很少有像包浩斯這樣能影響這麼多領域,從建築、平面設計、工業設計出發,還延伸到表演藝術、家具、各級教育的創新。東、西德合併之後,包浩斯大學於 1995、1996 年間復校,目前有建築、媒體、造型、土木工程等四個和設計相關的學院。

政大商學院算是台灣的學霸之一,其培養的博士在各校擔任行政主管,更有多位擔任校長,但我們卻說不出來他們在商管領域共同的主張和信念;個案教學和「企家班」或許是其特色,但在國際管理學門領域發展有過什麼貢獻或影響力(Scholarly Impact)?只能看 SSCI(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的影響指數(Impact Factor)嗎?從學校教育起,我們一直不明瞭、不重視「影響力」,這也影響了政府及各行業的思維和作為。

在設計領域大家熟悉的 iF 獎、紅點獎拔擢了很多設計師,但得獎者不見得有什麼暢銷的作品被廣為使用,或改變了人類的生活甚至社會。2002 年丹麥設計師 Kigge Hvid 提出「INDEX: Design to Improve Life」計畫,認為『白色杯子夠多了,設計師請多關注社會議題!』,並於 2005 年舉辦首屆 Index Award,之後每兩年舉辦一次,獎項包括健康(Body)、居家(Home)、工作(Work)、娛樂及學習(Play & Learning)、社區(Community)。

6 月中經濟部投資業務處舉辦了一場「影響力投資與商機研討會」,「Impact Investing」 是一個比較新的概念,從責任投資、永續投資的脈絡中, 「影響力投資」 被延伸出來。道瓊永續指數(Dow Jones Sustainability Index, DJSI)近 30 年前就提出兼顧財務與永續價值公司的股票,其表現是優於大盤的;台灣的永續價值指數 TWNSI 也在積極建構中,與會的幾位貴賓都是這方面的先鋒;可惜來致詞的長官似乎還沒掌握到「Impact」的真義,仍舊在「競爭力」、「創新」指標等台灣較突出的排名中打轉,且致詞結束就匆忙離場,失去了一次學習與反思的機會。

在台灣太過重視 KPI,很在乎 IMD 世界競爭力排名、以專利數為基礎的創新排名、世界大學的排名;但對我們的經濟、創新到底對世界有過什麼何影響?我們的研發創新、高等教育等「台灣產生的知識」對人類有什麼影響?並不清楚、也不太在乎?只有教授的論文發表篇數比較容易衡量,但這些論文對台灣的產業或企業有什麼影響,並不是大家在乎的重點。

影響力通常不易量化,政大出一位林懷民可以抵多少篇 SSCI 論文?雲門對台灣及全球現代舞的影響力要如何衡量?四十年前創立的蘭陵劇坊只做了十年就解散,卻因此枝開葉散,之後活躍在台灣的表演藝術界,從表演工作坊、優人神鼓、綠光劇團、紙風車等皆深受其影響。影響力指標之一,在有些行業是「看師傅帶出來的徒弟」在行業內外表現得如何? 學界亦是如此;像包浩斯的創始社群成員很多元,但有共同理念又容許辯證,有影響力才會變成門派;米其林師傅若能容納較多元的徒弟,之後都能獨當一面,創造了更多星級餐廳,自然也會形成門派及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