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資點評-藉零工經濟,活化照護隱性資源


《經濟學人》雜誌曾為 Uber 爭議下定論:「不論其最後成敗如何,我們都在走向 Uberworld。」這類共享模式固然存在各國法令遵循的爭端,但其便利的服務取用方式,也興起一股零工經濟意識,鼓勵人們拿出閒置資源 ( 人力、物力或時間 ),提供給需求者,換取報酬。可預期的,這類模式未來將廣泛出現在不同行業領域,例如替長照人力供給短缺的問題,提供新選項。

事實上,一例一休帶來的勞動模式改變,也將催生零工經濟的接受度。由於新法令齊頭式為所有勞工的加班時數設上限,沒有考量職場有按鐘點排班的工作,也有按計劃執行的責任制;如果一味嚴守時間一到就停工下班,對整體工作績效反而無益。例如,外勞仲介行業的顧問師是隨時待命,雇主或外勞有狀況要處理,一通電話就全力趕到做處理,難以按鐘點計算工時。

於是在新的勞動法令下,我們發現原本靠加班費多賺些錢的勞工,無法在現職賺到修法前相同的加班收入。當家庭收入減少,與其坐困愁城,很多人還是會找兼差工作。這也意味著社會上將有一股勞動力的閒置資源,需要管道等待供應。

Uber 模式的特點之一是高效率的媒合平台,透過資通訊科技無縫串連接單、支付和顧客點評等環節,讓供需兩方透過資通訊裝置,快速達成媒合,並隨時更新服務供應方的品質。

為何這種方式對照護行業也行得通呢?主要是過去多年來,通過證照考試但目前未從事照護工作的專業人員為數可觀,應當有個平台重新活化這股人力資源,不讓他們繼續隱藏在民間。比較理想的做法是把這股隱性的照護資源,納入健康促進的媒合平台,透過科技媒合方式,就像叫出租車或短期租宿一般,服務有價,使用者付費,透明化點評機制保障服務供需雙方都有記錄可查。

依據主計處 105 年資料,65 歲以上者逾301 萬人,而政府的長照 2.0 政策與資源,偏重於需仰賴他人照護的失能者約有 76 萬人,其餘多數屬於亞健康或健康狀況者。而後者需要直接醫療的程度較輕,若能提高健康促進的意識,透過適度運動和飲食保健,即使年齡漸長也能延緩或減緩失能的狀況。先前我一再提過,國民越早意識到健康促進的必要性,並透過運動、飲食控制和營養補充,就越能延緩老化疾病帶來的長照負荷,對國家長照財政或個人家庭的負擔,都有益無害。

我觀察到,打造這種媒合平台需要高度的資源整合能力,我們的團隊已著手積極銜接醫療院所、照護人力、送餐服務、輔具與營養品、到休閒娛樂等領域的資源,並串連經營多年的照護相關職訓系統,讓所有服務一鍵到位。我期盼,藉由 Uber 帶動的營運模式,將加速健康促進相關行業的整合,端出便利使用的平台,實現使用多少付費多少的便利晚年。

康林國際集團董事長李超群
-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民經濟學博士
- 東海大學管理學院助理教授
- 2011年中部地區傑出總經理.第四屆台灣100 MVP經理人
- 海峽兩岸教育交流促進協會理事長.山東國家職教創新發展顧問團總召集人
- 2014年經濟部優良商人暨金商獎
- 2015年國家金璽獎.亞太企業精神獎
- 2016年名孚商界優良商人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