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服法規範機構,居家智能照護上路


6月3日,台灣長期照護政策的重大里程碑-長照服務法正式上路。此法主要明訂長照機構擴充或組成的細則,用於規範業者,其中與民眾比較相關的部分,在於外籍看護從事家庭看護工作的補充訓練。同時,相關的八項子法也一併生效,包含長期照護法人法,以及評鑑、人員教育訓練、資源不足地區獎勵辦法等。

長期照護法加強照顧人員的品質管理,由現有長照人員於系統登錄,六年內接受一百廿小時繼續訓練。而第一次來台的外籍看護工,雇主可向勞動部申請失能和失智照顧的補充訓練,非強制性,由雇主自費。另外,沒有扶養人或代理人的失能者,接受住宿機構照顧時,需由地方政府負監督責任,避免遭棄置。

當長期照護法強化管理「機構照護」的同時,我們也看到針對「居家照護」的創新服務正在市場崛起。不可否認,在台灣的社會文化認知中,老年歲月仍傾向在宅樂活,而非留置在照護機構終老。因此,新世代的居家照護服務,便針對樂齡樂活這個訴求,整合了智能科技、照護人力資源和醫療體系,提供家庭經濟支柱者一種嶄新的樂齡安全照護方案。

我所構思的這種居家照護的新模式,透過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結合社區整體照顧、照護人力培訓派遣,以「雲端智能Smart、簡單易用Simple、全面支持Support、安全防護Safe」的4S 概念建構安心的家園。這種新服務藍圖一口氣涵蓋食衣住行育樂的完整解決方案,並非單一業者之力可以獨佔,而是一套服務產業的生態鏈,是台灣邁入老年社會之際,發揮物聯網科技和長期照護體系最大綜效的理想方向。

從服務模式的結構來看,居家照護服務平台扮演指揮中樞,目標對象是居家與社區,運用了科技化健康照護、生理數據評估及照護品質監測、預防保健資源等;服務中心並配備醫護人員當班,視居家需求,銜接出院後的照護,解決大型醫院一床難求的問題。

有些家庭曾向我反映過,居家服務的智能設備買回家,往往使用一段時間後就被擱置;因為人的怠惰性在沒有絕對必要的情況下,很難持久使用,但我們可以借力使力。台灣有數十萬個家庭聘用外籍看護,如果簡單訓練外勞定時操作,就能確保有不斷更新的量測數據,傳存到服務中心,即時監控、判讀,並在必要時向被照顧者提出健康警訊。而在居家照顧人力的需求方面,則能藉助公部門職訓中心代訓的合格人員,提供適時的照顧支援。

推行智能居家照護的效益,除了減少國家急性醫療費用,降低長期照護需求,更希望讓居家服務的使用者能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生活,落實在地老化的理想。我要再度呼籲國人,與其把家庭的照護需求,寄望於政府出錢找人來提供服務,應當改變想法採取預防關懷重於醫療照護的角度,思考以自費享用民間資源。當有更多需要長期照顧者有尊嚴地在宅安居,台灣才稱得上是個樂齡樂活的社會。

◎作者
康林國際董事長 李超群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民經濟學博士
東海大學管理學院助理教授
2011年中部地區傑出總經理.第四屆台灣100 MVP經理人
海峽兩岸教育交流促進協會理事長
2014 年經濟部優良商人暨金商獎
2015年國家金璽獎.亞太企業精神獎
2016年名孚商界優良商人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