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一休成本高漲,彈性工時修法不宜遲


今年五月,法國馬克宏和韓國文在寅兩位總統候選人,分別以史上最年輕和反貪腐的形象,獲得選民支持,成為國家的新舵手。然而,國家領導人的大選結果,無論政黨輪替與否,在當前的世界局勢下,他們要面對的普世共通議題大同小異,包括貧富懸殊、人口老化、生育率低、失業惡化、青年低薪等,歸根究柢就是環繞在國家勞動力素質和供給失調的問題。

在台灣,勞工政策也一直是當政者著力多、議論批評也多的議題。特別是一例一休實施後,許多預期的後遺症陸續湧現。原本該法想要透過限制勞工的加班時數上限,紓解長工時的過勞現象。據統計,全年總工時到今年第一季,相對減少72 小時,勞工加班費則提高12.5%。勞動部官員也證實,一例一休通過後,數字顯示勞工加班費有提升。

然而,人力短缺是難,成本增加更是難。有些服務業者自嘲:開店時間越久、虧損越多。一例一休造成企業增加人事成本,為了避開超時算加班的法規,有業者縮短營業時間因應,也有直接一天給兩倍加班費,勞資取得另類妥協。

然而,我們並不期待勞工政策讓企業被動採取守勢,而放棄原本應當開展業務的積極性。因此,我認為確實需要對一些行業實況,修法給予彈性,而不是追求齊頭式假公平,停滯在父子騎驢的兩難窘境中。

廣達電腦的林百里董事長就反映,僵化的一例一休做法已造成製造業急單的人力調度困難。因此我再度呼籲,除了連續式生產的製造業,還有涵蓋民生的餐飲、旅遊、超商、客運…等服務業的排班問題,無法單純套用一例一休法令,開放四周或八周的彈性工時,對勞資雙方絕對利多於弊。

有些地方縣市政府已察覺一例一休帶來的弊病,不利勞資雙方,也提出彈性工時的建議。雖然具體做法還未可知,但也適度反應了民間的聲音:「休例假不要硬性規定,應以總日數管理,讓勞工合理運用休假;加班以總加班時數方式管理,讓勞工可配合實際工作需求。」

其中,人力仲介產業就是該適用彈性工時的行業。目前外勞在台人數突破六十三萬人,每月支付仲介業者的服務費(1500~1800 元),除獲得法定服務項目外,諸如就醫、報稅、更換護照或補發證件,及轉換期間的收容服務等,也都要仲介業者代辦處理。然而,一例一休實施後,仲介業者增加支付給服務人員在平日夜間或例假日的出勤加班費,但礙於法規,卻無法向外勞額外收取費用。換言之,仲介幾盡全年無休,這些勞動成本應當適度反映在服務費用才合理。

除了一例一休之外,新政府提出的「年金改革」以及「前瞻基礎建設計畫」種種政策都關乎國家經濟繁榮或衰退,影響的是工作機會和薪資水準,政府應當投入更多心力在處理薪資停滯的問題。解決低薪在於政府應創造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多獎勵產業升級、建立勞資協商的法令,並與時俱進提高基本工資。我一向崇尚市場機制的自然法則,也相信大多數企業在獲利時會分享給員工,因為這是鞏固人才續留、推動永續發展的企業經營常識,政府只要多做利多,少干預就行。

◎作者
康林國際董事長 李超群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民經濟學博士
東海大學管理學院助理教授
2011年中部地區傑出總經理.第四屆台灣100 MVP經理人
海峽兩岸教育交流促進協會理事長
2014 年經濟部優良商人暨金商獎
2015年國家金璽獎.亞太企業精神獎
2016年名孚商界優良商人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