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全勞雇生態,修法宜快勿拖


5月20 日,新政權交接。勞動政策預期將延續,但實務現場仍有不少迫切改善的問題,期望透過新政府的積極修法,打造更健全的勞雇環境。要知唯有滿足勞雇兩方的基本權益,才有穩定的勞雇關係,降低經濟發展過程中非預期的動盪與對立耗損。

首先,外勞逃逸應釐清究責方,扭轉現行偏頗的罰則對象。外勞逃逸轉進黑工是長期問題,當中有非法僱用者或媒合者的操作。目前外勞一旦逃逸,雇主不得立即徵聘新外勞,負責媒合的仲介也會受罰,但逃逸者卻絲毫不受影響。此種罰則不但變相鼓勵外勞非法轉進黑工,明著看似多賺點錢,實則脫離勞動法令的保護傘,三方皆輸。我們建議儘速修訂就業服務法,增訂不歸責於仲介及雇主的因素時,應予以免除對仲介公司的處分,同時加重逃逸外勞及聘用非法外勞雇主的罰則,以產生嚇阻作用。

其次,恢復外勞( 第二類外國人) 入境健檢HIV、在母國檢查妊娠項目;若發現罹病或有孕,得尊重雇主意願,選擇僱用與否。自2015 年7 月取消前述兩項檢查項目後,外勞被驗出HIV 或懷孕的事件屢屢發生。而雇主據此提出終止雇用後,卻無法立即申請遞補,造成用人的空窗期困擾。

試問難道要假借人權大纛聘僱HIV 外勞或幫坐月子嗎?外勞一旦被終止聘僱,想要自行就醫也欠缺資源,更遑論沉重的醫療費用;而雇主無論是承擔照顧,或決定轉出外勞,都不免衍生額外的負擔。因此建議勞動部就事先把關的角度,恢復這兩項健檢項目,以利勞雇雙方保障各自的工作權益。諸如此類實務運作的問題繁多,往往動輒得咎,造成後端問題不斷衍生,這將是勞動部新任長官的必要課題。

此外,針對長照人力,我要再度重申,訓練有素的外籍看護是台灣推動長照體系必要的人力來源。勞動部應加速跟其他國家談判勞動人力輸出,因為要填補20 多萬名印尼看護陸續到期離境的空缺,事不宜遲。而在長照服務專業人員養成方面,除了長照法施行兩年內完成90 小時訓練後,取得執業證照與登錄外,我們也籲請政府能根據照護實務,制定照護員的分級制度,為此新興服務業打造健全的生態。同時妥善運用長照基金,逐步建構社區醫療體系所需的設施和照護指導人力,讓台灣長照服務有全面性的正向發展。

我在創辦康林之初,就立志打造一個就業服務領域的標竿企業。我們領先同業不斷創新實施各項服務機制,無論外勞面或雇主方皆力求兼顧、不偏頗。我樂見這20多年的努力,啟發也帶動同業提升服務品質的意識。過去半年來,隨著各縣市與全國就服公會的陸續成立,我們進一步結合仲介服務同業之力,投入彙整第一線的實務需求和可行解方,期許以產業的團體力量,協助政府制定和檢視勞動政策的有力參考,共同打造一個健康樂活的勞雇生態。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民經濟學博士
東海大學管理學院助理教授
中華民國工商建設研究會中區聯誼會會長、海峽兩岸教育交流促進協會理事長
2011年中部地區傑出總經理.第四屆台灣100 MVP經理人
2014年經濟部優良商人暨金商獎
2015年國家金璽獎.亞太企業精神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