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免出境,行政立法沒說的後遺症


立法院在6 月22 日初審通過,解除外籍勞工期滿三年需再出入境,以延長工作的年限。這件事有諸多後遺症和負面效應,我將擇要說明,讓社會大眾明瞭各面向的實況;並期盼行政部會與立法諸公,在接下來的二審中,能廣納雇主和就服業者的實務提議,修正先前偏頗的決策。

首先,解禁能替外勞省錢,是個假議題。三年期滿的外勞要拿到續聘合約,原雇主可向勞動部申請直聘,無需透過兩國的仲介公司經手處理。這是現行法令提供的選項,無需修法即能讓外勞省下仲介費,但後續每年的應辦事務就得雇主自行處理,增加額外負擔。

然而,省錢帶來的後遺症就是外勞輸出國的消極抵制。這不是虛張聲勢,在實務的第一線,我們清楚看到每年能取得的新外勞履歷數不斷遞減。五年前,台灣的雇工等待期是1.5~2 個月,現在延長到3~5 個月。此回解禁對輸出國官方與其仲介方的實質衝擊,不待言喻。

再換個面向來看,為何修法要貶抑就服業者的專業付出?全國合法正派經營且通過勞動部評鑑合格的就服業者,嚴正抗議某些立委和勞團的汙名指控。市場的不法業者惡行,自當由法律來懲戒與制裁;倘若法令不合時宜,就該趕緊修法補正。

前述立委與勞團人士嘲諷解禁多方有利、只損及仲介業者利益的說法,實在是蔑視20 多年來無數合法經營業者與從業人員戮力建立的服務根基。我們每年競競業業提供服務,收取應得的勞務報酬,養活三萬多名合法從業人員與他們家庭的生計,心安理得。更別提,雇主繳交的每一筆就業服務安定費,都進了國庫,仲介業者每月收取1500 ~ 1800 元不等的服務費,提供外勞所需的協助,何需擔上吸血鬼的汙名?

其次,解禁後沒有空窗期,也是假議題。根據新增條款,當雇主選擇期滿續約,必須提供外勞至少21 天的探親假,外加每年7 天特休假,總計35 天有薪假與來回機票費。外勞想休假,期滿次日即可提出,雇主不得拒絕,空窗期超過一個月。其實無論是解禁前重新申請入境的三個月,還是新政策給予的35 天,都不是有效改善雇主調度勞動力的解方,縮短雇主申請資格的審查期才是上策。

解禁的另一個後遺症是,外勞換雇主的自由度更高,加上外勞申訴專線被濫用的作用,我們預期工作期未滿就要求轉換雇主的情況將只增不減。雇主勢必將面臨更頻繁、沒人可用的空窗期。

最後要憂心提醒一點,這次解禁事件最有利的一方,並不是支持者所稱的勞雇雙贏,可能是操控外勞收容中心的不法集團。目前政府補貼收容中心的暫居外勞,每人每日500元,二個月為限。但我們從日前警方破獲的收容中心不法情事來看,居住環境慘不忍睹,偽造證件證據確鑿等。此舉令人憂心,解禁一事將助長不法集團與部分外勞合謀。政府再不加速懲治違法外勞的修法,黑工情勢預期將加劇,屆時對社會安定的危害難以收拾,絕非你我所樂見。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民經濟學博士
東海大學管理學院助理教授
中華民國工商建設研究會中區聯誼會會長、海峽兩岸教育交流促進協會理事長
2011年中部地區傑出總經理.第四屆台灣100 MVP經理人
2014年經濟部優良商人暨金商獎
2015年國家金璽獎.亞太企業精神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