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老化風氣,催生橘色經濟


長照2.0 政策版新出爐後,各縣市陸續舉辦公開討論會,各方與會者針對銀髮族暨健康照護產業的過去、現況和展望,分享各自經驗和期望的解方,其中,如何廣納民間資源,積極整合照護服務,特別是優質照護機構與人力服務組織的能量,將是新一代長照體系能否順利推展的重要關鍵。

政府的財源分配與運用方式,關係長照計畫的永續經營。回顧長照1.0 實施結果不盡理想,原因之一是民間能量的參與度過少。事實上,民間社福機構或營利組織近年來累積的經營品質、效率與社會信賴度,已淬煉出有代表性的標竿機構。建議政府應專責於塑造環境與監督,提供評估業者品質的方法,其他的交付自由市場決定。服務品質做得好,民眾自然支持,同業也會跟進仿效,正向循環。

優質的民間資源,非僅提供失能者的長期照護,更重要的角色在於扮演「健康老化」新思維的推動者。據統計,台灣人平均臥床七年後往生,而芬蘭僅為二周,其中差異就在後者的健康老化人口比例更高。但要讓台灣的老齡人口不把醫療當必要,就需要花心思維持健康,縮短非自主、臥床照護的時間。

與傳統的白色經濟( 醫療照護) 截然不同,健康老化衍生出的橘色經濟,偏向網路電商、旅遊、理財、智能照護和養生等領域。特別是運用雲端和感測科技發展的智慧健康服務,已有民間企業在老齡人口比例高的嘉義和澎湖等地,展開產官試辦合作計畫,這就是地方政府善用民間資源的範例。

本人認為民間資源的力量,應更為廣泛且妥適的運用在居家照護或長照2.0 提到未來將普及化的B 級長照專賣店與C 級巷弄長照站(2529 家),或是衛福部持續推動的偏鄉離島醫療照顧體系。除了提供各式臨托、共餐、社交網絡,更可透過醫療雲端資訊化解決就醫障礙,建構預防醫療大數據,如:已有縣市政府結合業者推展銀髮族穿戴裝置監測服務,透過分析結果提供民眾更重視,養成民眾習慣,促進社會參與,不僅協助政府落實照護本質,更能深入鄉鎮真正滿足在地需求。

至於長照人力短缺問題,本人建議遴選人力時,納入仲介公會的資源,尤其是透過獲得勞動部A 級評鑑的仲介業者之力,讓他們紮實的外籍看護工引進、訓練和輔導制度,進一步發揮專業分工,事半功倍之效。

此外,本人也呼籲政府應放寬長照人員的證照取得,授權民間經培訓品質認證核可之訓練單位協助政府執行,充實在地人才資源。非僅如此,我們也看到有民間團體為改善因照護從業人員社會地位不高、造成人力卻步的問題,而將早期的看護阿姨,改稱為「照顧秘書」,更細膩關照年輕從事人員的工作自尊,也賦予更高的社會價值認同。

「健康老化」的主張需要長期教育,才能在社會形成意識與風氣。營造友善且安全的居住環境與生活品質,達到老而健康、老有所養、老有所用,方能面臨即將到來的超高齡社會。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民經濟學博士
東海大學管理學院助理教授
2011年中部地區傑出總經理.第四屆台灣100 MVP經理人
海峽兩岸教育交流促進協會理事長.山東國家職教創新發展顧問團總召集人
2014年經濟部優良商人暨金商獎
2015年國家金璽獎.亞太企業精神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