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大前研一完全解讀】管理概念的先驅者

2019-10-22 16:28:34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P5KDgkPhl4c/VFGu9iftyVI/AAAAAAAASCI/glu9_V7hzPE/s720/shutterstock_162830552.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採訪‧撰文 / 林奐呈</span> 大前研一著作等身,而且本本熱賣,分析他受歡迎的原因,除了獨特的創新策略性思維之外,他對

採訪‧撰文 / 林奐呈

大前研一著作等身,而且本本熱賣,分析他受歡迎的原因,除了獨特的創新策略性思維之外,他對於未來趨勢的預測,更有發人深省的見解。

我在二十多年前第一次聽到大前研一的演講,那次的主題是「無國界的世界」,這在當時是很新穎的概念,他不但傾囊相授自己的觀察所得,還有思考的方法與技術,讓我受用無窮。

自1980年代首度來台後,大前研一自稱前前後後來過台灣200次,平均一年就要來10次以上,可見他是十足的行動派學者,也顯示他對台灣的關注。尤其他向來關注兩岸問題,特別是中國崛起後的東亞經濟走向,因此大前研一的書籍,在台灣人看來更具有啟發性。

只堆砌資訊,很難創造新主意
對於大前的觀點,我個人最推薦的是「概念力」。雖然大前並沒有專書特別討論,但是身處資訊化時代的企業工作者,都要具備這樣的能力,它帶有一點競爭意味,但更重要的是能夠創造與眾不同的觀點,想在知識社會中脫穎而出,就必須有「塑造概念的能力」。

概念力不等於邏輯思考,而是求新求變。因此,建立概念無法一蹴可幾,不僅需要創意,還必須同時發揮理性與感性,如果只是用邏輯堆砌資訊,很難創造出新主意,因此大前重新歸納構思概念的原則和祕訣,整理出一套獨特的概念力養成法。

台灣的產業結構一直是以代工為主,業界只需要「會解題」的人才,但是對於未來新世代人才的期許,則必須懂得「問對的問題」。我在教授EMBA的課程時發現,台灣的成功企業家都能講出一大套自身成功的經驗,卻無法串連成完整的理論,這就是缺乏概念力,所有的經驗就像只有血肉、沒有骨架一樣。

像蘋果公司的i-Phone、i-Pod等等創新產品,就是概念力的表現。對於台灣未來的產業發展,我們要問一個問題,當代工都跑到大陸去,台灣還剩下什麼?大前研一的觀點就像《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的文章一樣,雖然沒有經過實證,只是一些概念的發想,但其實是一種新思想的解碼。

創新思想,也是大前著作的另一個菁華。歷經多年的經濟發展停滯,日本前百大企業,除了軟體銀行外,都是30年以上的老公司。在日本的舊體制中,創業家不易出線,反觀美國(矽谷)和台灣(竹科)則正好相反,但日本最好的人才都在新力(Sony)、豐田(Toyota)等大企業。

因應日本社會缺乏創新人才的問題,大前研一創辦了「創業家商業學校(Attackers' Business School)」傳授思考技術的菁華內容,課程中談論到的事業,全都是已有龐大市場的商機。

「創業家商業學校」不是傳統的MBA教育,用嚴格的學院派標準來驗證,很多想法可能會不成立,不過正規的學校教育並無法培養出創業家,只能培育出服務資本家的人才。大前想傳授給學生的,其實正是他自己的創新概念,包括什麼是創新?什麼是經營?做生意該學什麼?思考障礙如何被破除?

提出諸多創新的思考,是大前研一的可貴之處,可做為企業經營模式的參考。例如,《思考的技術》教我們如何成為點子源源不絕的創意人?如何思考5年後、10年後的世界?以及如何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創新者的思考》則教你如何將點子變成事業構想、有數字依據的商業機會。

對於想在事業上闖出一片天的人來說,大前研一的建設性意見值得參考。創業是很多人的夢想,然而真正創業成功者卻寥寥無幾,原因無他,就是無法脫離既有思考邏輯。大部分創業者都只是在模仿既有業者的做法而已,大前建議:「創業要成功,就必須先破除本身的思考障礙,也就是脫開自身內心已存在的想法。」

M型社會,縱橫軸是什麼?
大前研一的另一個觀點「M型社會」,在台灣引起熱烈討論,但我要質疑的是:「M型的縱橫軸到底是什麼?」指的是台灣的所得,還是消費分配?M型社會其實是很模糊的概念,是許多經濟議題湊起來的表象,原本就很高檔的商品或服務走向更精緻昂貴,廉價商品則朝向更有設計感或品質升級。

民眾的所得分配可能呈現「雙峰」,才讓中產階級自覺變窮,但所得並不代表消費現象,整體社會現象是很交錯複雜的。今年初,我聽到大和總研一位研究員來台演講時指出,大前研一的M型社會其實是講錯了,在日本很多人有不同想法,他還疑惑地問台灣人為什麼這麼相信大前的理論,我想可能是因為正巧講到了台灣中產階級的心聲,因而投射到這個模型上。

如果要我用一句話來形容大前,我會說他是「管理概念的先驅者」,得到的概念很務實。台灣學者沒有人像他這樣做研究,有如此行動力的人可能不會寫書,會寫書的又沒有行動力。

大前研一的整個知識生產體系值得去研究,在知識經濟時代,像他這樣的典範並不多,而且他不怕被批評,所有想法都走在世界前端,雖然可能有講錯、失真的地方,但他從不保守,這或許也是大前觀點的迷人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