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溫肇東專欄]出題與學問

2019-11-22 18:47:49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SQa7eU6kRbY/VFGuo4egCQI/AAAAAAAAR-4/YoPoHSR2lLU/s720/shutterstock_136773554.jpg
<span style="color: #0000ff;">「學問」就是「學」習「問」問題,對老師和同學都一樣。單向的講授缺少參與互動的過程,較難得到刻骨銘心的學習效果。沒經過思考,沒經過發問,就被「

「學問」就是「學」習「問」問題,對老師和同學都一樣。單向的講授缺少參與互動的過程,較難得到刻骨銘心的學習效果。沒經過思考,沒經過發問,就被「傳授」的知識通常不易著床,不易內化。

 

因在教書,經常要「出題」。

規畫一門課,要想期末報告出什麼題目,才能讓同學整合一個學期所學?每堂課要討論哪些議題,才能完整理解該周的主題?入學考試、筆試、口試都要出題,要出得有鑑別度,又能超越補習班的猜題,才是好的出題。

考試會主導學習的方式,也會吸引(或排斥)不同的學生來報考,你相信一個研究所會被其所出的考題所定義嗎?你出的考題和其他研究所沒什麼差別嗎?出題也是整合行銷的一環,聽說過Google的考題與微軟的考題差異嗎?因此「出題」是大有學問的,而「學問」就是「學」習「問」問題,對老師和同學都一樣。

用對答引導思考,逐步滲透知識

最近很多學校的EMBA招生都不筆試了,只透過書審和面試來篩選學生,理由是企業主或高階主管,很怕筆試,而且筆試考不出真正的程度,因此就取消了。國外商學院也都是申請制的,但別忘了他們有GMAT。

聽說某校取消筆試後,報名人數大增,希望增加的考生品質也比較好,而且假設從書面資料就可以正確過濾出你想要的學生(公司大,職位高?),也能避免滄海遺珠,要不然辦公室會有接不完的抱怨電話。接著在短短幾分鐘的面試,也期待口試委員能分辨出學生的程度及動機,不只是選到口齒伶俐的同學。

光用口試是否能問出筆試想考出的內涵?筆試原來想要考得又是什麼?考經濟、統計的基本學識,還是考邏輯、商業判斷、抓重點的能力?怕筆試的企業主,到底怕的是什麼?怕考不上丟臉?如果你出的題目只有企業主才答得出來,專業經理人不見得答得出來,那他有什麼好怕?問題是這種題目要怎麼出?而且你能讓想報考的人知道你要選什麼樣的人?你要怎麼考?考什麼?可以做到「非誠勿擾」。

另外,有一種可能,老闆們都是出一張嘴,不習慣自己寫東西,平常都是助理、秘書在寫,因此其書寫的表達能力較差?因此答卷不易拿到高分?想唸EMBA的人,讀寫的能力重要嗎?我知道有些系所的學生,被錄取後還是請助理、同學幫忙完成課堂上的作業、功課,或論文?那你要錄取這樣的EMBA學生嗎?(因為他們可為系所帶來資源?)他為什麼還需要這個學位?來交朋友、拓展人際網絡?那EMBA的「學習歷程」給他的「附加價值」到底是什麼?

老師的角色是什麼?教一些企業主們聽不太懂的知識(理論)?其實老師的「值價」就是在課堂上問一些問題,尤其讓有實務經驗,做過很多大小決策的學生去反思。我聽過對老師最大的推崇是,他善於將自以為會的同學,連續問幾個問題,問到他不會為止;了解自己沒想那麼多,想那麼深,因而受益、受教。

更厲害的老師是能循循善誘,將不會的同學,問到會為止。讓學生在「對答」的過程中,帶領同學思考的邏輯,逐步釐清你想傳遞的主題,其他的同學也在這深度對話的過程中,學習到其道理。單向的講授缺少參與互動(engagement)的過程,較難得到刻骨銘心的學習效果。

感受、想像、執行與分享,學習效果好

老師可不可以出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題目?這是《真希望20歲就懂的事》作者婷娜‧希莉格(Tina Seelig)來台時,在一場座談會時我提出來的問題。希莉格在「設計思考」的課堂上出了很多可以激發學生們創意的題目,如100條橡皮筋、或100張便利貼、或100個迴紋針,能轉化出什麼價值?許多學生的創意結果超乎老師的想像。教「創意」和教「有標準答案」的知識有多不同?

知識的「傳授」一定要透過寫黑(白)板、作筆記、反覆做習題、背誦嗎?這樣學來的知識能存留多久?將來在生活中、工作上能靈活運用嗎?

當今網路上的「知識」比雲還多,隨時可以取用,那到校園來,在課堂上的「任務」是什麼?知識的「獲得」(acquisition)還需要借助老師的是什麼?我們都假設學生是無法「自主學習」的嗎?只等待老師的餵養、灌輸嗎?「學而不思則罔」,沒經過思考,沒經過發問,就被「傳授」的知識通常不易著床,不易內化。

大部分的理工科學都是「解題」,而不是出題。研究生做論文的核心就是擬定「研究問題」,文獻回顧、研究架構、資料收集都要扣緊其研究問題,因此研究問題設定的不好,即使方法都中規中矩,整個論文的價值還是不大。

上個月一個丹麥訪問團來訪,談到教育制度,他們從小學就已開始實施問題導向的學習(problem based learning),自己出題或自己定義問題,這是台灣人較不熟悉的,經驗顯示問題導向學習的成果會強化其「科目」(subject)的學習,這和印度河濱小學DFC(design for change)做法是一樣的。

DFC要其小朋友去感受(feel)他們生活周遭的問題,用想像力(imagine)去找出創意的解答,並實際上去做(do)一個禮拜,再反思檢驗其成果,並與大家分享(share)。每學期各個科目都透過這樣的學習方式實際解決一些問題。河濱小學學生的學科成績也比其他學校優秀。

最近國內在吵12年國教,大部分的討論都聚集在招生及學費,很少人在談教育的內涵。我們是希望透過什麼樣的方法,來教出我們想培育的人才?讓他們在21世紀有創造力,有競爭力。

我們會不會又一次問錯問題、吵錯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