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當責,從停止抱怨開始》將「責任感」重新注入人心

2019-11-23 06:43:26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QNkv2DkwPcE/VFGuXtyUqwI/AAAAAAAAR8A/lZBQP0hqjmA/s720/shutterstock_81514453.jpg
*<span style="color: #0000ff;">「你是誰?」稻草人(Scarecrow)伸著懶腰,邊打呵欠問道:「你要去哪裡?」</span>* *<span style=

「你是誰?」稻草人(Scarecrow)伸著懶腰,邊打呵欠問道:「你要去哪裡?」

 「我是桃樂絲(Dorothy),」女孩回道:「我要去翡翠城(The Emerald City),請魔法師奧茲(The Great Oz)送我回堪薩斯。」

—《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

法蘭克.包姆(L. Frank Baum)

《綠野仙蹤》是一趟覺醒之旅,而旅途開始之後,故事中的主人翁逐漸體會到,他們本身就擁有內在的力量,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但在抵達旅程終點之前,他們始終認為自己是環境的犧牲品,沿著黃磚路前進翡翠城,期待那無所不能的大法師能賜予他們智慧、心靈、勇氣和成功的方法。但這趟旅程本身便使他們產生了力量,一行人非得走一趟前往翡翠城的黃磚路之旅,才完全明白,只有自己能實現自己的願望。

人們認為這趟旅程的意義,是從無知到有知,從恐懼到勇氣,從無能到力量強大,從被害到當責,因為每一個人都親自走過這條路。不幸的是,即使是最忠實的書迷,也常忽略《綠野仙蹤》最簡明的教訓:不要卡在黃磚道上,不要因為際遇不順遂就怨天尤人,不要只是等著大法師揮舞他們的魔杖;也不要期待你所有的問題都能消失無蹤。

被害者心態的破壞力

「被害教派」帶給全球社會最大的破壞力在於,它微妙的教義中顯示,人們因為「環境」的限制,而無法成為心目中理想的自己。更重要的,這種被害者的態度阻礙了人的成長與發展。查爾斯.塞克斯(Charles Sykes)有本書談到美國的社會,書名為《受害者國度》(暫譯,原書名A Nation of Victims),他寫道:

當一個社會執意強調自我表現重於自我控制時,它就會得到相對的報應。青少年義憤填膺地堅持道:「這太不公平了!」而他所指的,卻和任何道德家所承認的公平正義無關。他意念模糊卻堅持相信,這個世界和他的家庭除了滿足他直接的需求及慾望外,並沒有正當的功能。在一個只關心自己以及追求立即滿足的文化裡,這種自私的想法很快成為一個社會持續不退的主題。受害者態度如此風行,難怪無論膚色人種、性別男女、身心是否有障礙,受害者的表現型態,永遠像個悲傷哭泣的受挫少年。當我提到美國的「青年文化」,我指的不僅是對青年人的崇拜而已。我指的是拒絕長大的文化。

在成敗之間,在表現優異的企業與平凡普通的公司之間,往往都只有一線之隔。線的下方,存在著製造藉口、怪罪他人、茫然困惑,以及無助的態度。至於線的上方,則有一種真實感,真正的做主與投入,存在著解決問題的方案與堅定的行動。當失敗者在水平線下苦惱,準備以故事解釋過去的努力為什麼白費時,贏家卻穩居水平線上,由於投入而努力地工作而力量倍增。

當人和組織在面對個人或集體製造的惡果時,往往會有意識或無意識地逃避責任,這時候他們就會發現自己的思想行為是在水平線下。當他們陷入我們所謂的「被害者循環」裡,便會開始失去幹勁、欠缺意願,直到終於感覺自己完全無力為止。唯有當他們努力爬到水平線上,實行當責步驟,才能使他們重振雄風。當個人、團隊、或整個組織,還停留在水平線下,無知無覺於現實狀況,事情就會愈來愈糟,而不會好轉,也沒有人知道為什麼。

這種慢性病患會拒絕面對現實,且往往會開始忽略或假裝不知道自己該負的責任,或是拒絕負起責任,為自己的困境怪罪他人,將茫然無知當成怠惰的理由,要求別人告訴他們該做什麼,還會宣稱自己做不到,或枯等局勢神奇地圓滿收場。

**##卸責的六個階段、當責的四個步驟
**

以下從卸責邁向當責的過程,能幫助你看見水平線下的受害者情結,以及水平線上的當責態度之間有何不同。

【水平線下的被害者循環】陷入怪罪遊戲的被害者循環六階段

  • 階段一:忽視或否認

    落入被害循環的典型起點,通常是忽視或否認,也就是人們假裝不知道發生了問題,對影響到他們的問題渾然不知,或選擇完全否認問題的存在。

    被害者循環的這個「忽視或否認」的階段算是一種挑戰,馬克吐溫(Mark Twain)曾說:「問題不是你不知道,而是事實並非如此。」假裝不知道或忽視問題,只會讓你落入水平線下,並且減低交出成果的能力。

  • 階段二:那不是我的工作

    捫心自問,我們自己曾說過多少次「那不是我的工作」?這個經常被提起的藉口是個老掉牙的慣用語,做為不採取行動的煙霧彈,或轉移別人的譴責,並且逃避責任。

    在這個階段,人們其實明白該做些什麼事,才能取得成果,但同時也明顯欠缺足夠的責任感或參與的欲望。採取這種被害者態度的人們,認為自己將會徒勞無功,個人的犧牲毫無益處,這種思維就是自己的避難所。

    「那不是我的工作」是一種永無止境的循環,成為普遍的藉口,意指「別怪我,那不是我的錯。」

  • 階段三:怪罪他人

    這是人們的拿手好戲,十根手指頭全都指向別人,沒有一根指向自己。

    不好的結果發生時,自己不願負起責任,卻將歸罪到別人身上;「別怪我」成為避責的口頭禪。把問題丟來丟去、責怪他人,卻無法解決問題。

  • 階段四:茫然困惑╱告訴我該怎麼辦

    被害者循環的這個階段比較微妙,人們用茫然無知來做為推卸責任的藉口。假如他們不了解問題或狀況,當然不能期待他們有何作為。

    在經過怪罪與困惑的階段之後,自然會產生這樣的反應:「告訴我你究竟要我做什麼,我照做就是了。」

    然而,當員工的責任感加深,組織內的人走到水平線上,公司文化才能從「告訴我該怎麼辦?」轉移到「我打算這麼辦,你看如何?」。

  • 階段五:藏住你的狐狸尾巴

    在這個階段,人們繼續在想像中保護自己。例如:編造故事、虛構情節,萬一出問題時可以除罪卸責。

    人們會用幾個方式想辦法藏住「狐狸尾巴」——從書面記錄每一件事,到儲存電子郵件,方便稍後證實自己一清二白。有時候,這種行為無疑有其正當性,例如,你會有些必須保護自己免於受到小人誣陷的時刻,這甚至似乎是必要的行為。但是,無論正當與否,藏住狐狸尾巴的行為對所有相關人等而言,都是浪費時間與資源的舉動。

  • 階段六:等等看

    剛開始,人們暫時留在被害者循環的泥淖之中,等等看情況能不能自行改善。但是在這種氣氛之下,問題只會變得更糟。

    即使經過討論的方案,然而大家心存猶豫、決定要等等看,等到大家的情緒都冷靜下來之後,再看看會不會有正確的方案「自動」誕生。

    「等等看」,只會成為解決方案的墳墓——因為,一切可能的解決方案,都會遭到怠惰無為的黑洞吞噬。

    如果想要脫離被害者循環,你就必須走上當責步驟(steps to accountability),採取正視現實承擔責任解決問題著手完成的態度,才能自我提升到水平線上。這四個步驟其實只是常識,然而,這些相當有道理的常識,終將成為使人們踏入水平線上的主要力量。

【水平線上的當責步驟】奥茲法則(Oz Principle)的四個當責步驟

  • 步驟一:正視現實(See It)

    認識及承認現實的情況。你會看到,這一步十分困難,因為大多數人很難誠實地自我評價,並承認自己可以為績效付出更多。

  • 步驟二:承擔責任(Own It)

    為你和他人所創造出來的經驗和事實負責。這一步,讓你踏上行動之路。

  • 步驟三:解決問題(Solve It)

    以發現或實現未曾想過的解決方法來改變現狀,當障礙出現時,避免落入水平線下的陷阱。

  • 步驟四:著手完成(Do It)

    做出承諾,鼓起勇氣,去完成你所認定的解決方式,即使這些解決方式非常危險。

     

書名:當責,從停止抱怨開始
出版社:經濟新潮社
**作者:羅傑.康納斯(Roger Connors)、湯瑪斯.史密斯(Thomas Smith)、克雷格.希克曼(Craig Hickman)
**羅傑.康納斯(Roger Connors)、湯瑪斯.史密斯(Thomas Smith)兩人是領導夥伴企管顧問公司(Partners In Leadership, LLC)的創辦人及負責人。該公司專門從事領導能力的訓練與管理,也是全世界最主要提供當責訓練的公司。他們曾經合著不少有關職場當責的書,都是極具權威並有突破性的暢銷系列著作,其中包括《紐約時報》暢銷書《當責,從停止抱怨開始》(The Oz Principle)、《從負責到當責》(How Did That Happen?)。
克雷格.希克曼(Craig Hickman)他曾經獨力寫作或是與人合著的書有十幾本,其中包括暢銷書《創造卓越》(Creating Excellence)。

買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