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華航副總楊子葆╳葡萄酒:在微醺中沉澱心靈, 找回真實的自己

2019-12-08 20:44:11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_Rar_hbjNMs/VFGup7sGp0I/AAAAAAAAR_I/HVOc3kvvOLQ/s720/shutterstock_148569269.jpg
口述 / 楊子葆(中華航空發言人兼公關室副總經理) 採訪 / 張玉琦、韋惟珊 撰文 / 韋惟珊 編輯 / 陳芳毓 攝影 / 賀大新 每天晚飯之後,是我的「招魂」時間:拎著一只酒

口述 / 楊子葆(中華航空發言人兼公關室副總經理)
採訪 / 張玉琦、韋惟珊 撰文 / 韋惟珊 編輯 / 陳芳毓 攝影 / 賀大新

每天晚飯之後,是我的「招魂」時間:拎著一只酒瓶和杯子往書房去,或許看看書,或者什麼也不做,把工作中散失的自己,一片片拼湊回來。

擔任公關,我每天面對各種不同的人,說各式各樣的話。經歷一整天情緒波動,三魂七魄都飛了,長久下去,我可能會變成另一種人:精神渙散,無法專注,甚至不懂什麼是「笑」。

為了恢復思索能力,每天晚上,我會一個人靜靜地啜飲葡萄酒,在微醺中沉澱心靈,實有「招魂」之效。 我在法國留學時開始研究葡萄酒,但並不是基於什麼浪漫的理由,而是為了「求生存」。

那時我剛從學校畢業,很快坐上巴黎捷運局副總工程師的位置。但我不甘於停留,我想要繼續往上爬,擔任更高階的管理職,卻發現在巴黎想獲得更好的機會,就需要應酬交際。

輸入密碼,開啟社交大門

身為外國人,在法國社會生存是一件極為辛苦的事。法國有句俗語:「錢是骯髒的」。歐洲人禁忌很多,他們不隨便談錢,階級、宗教、政治也都是避免觸及的話題;看到漂亮女生,你甚至不能輕易放電,因為並不確定她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在這麼多禁忌之下,他們只好談葡萄酒,幾次宴會下來,我發現自己完全進不了巴黎社交的世界。

法國人與陌生人談葡萄酒,無需多久就能從對方對酒的詮釋,琢磨出他的階級、工作和價值觀,找出社會網絡的相對位置。但像我這種外國人,不熟悉葡萄酒語言和文化,儘管宴會氣氛愈來愈熱絡,我仍是個沉默的旁觀者。

這就像有扇玻璃門擋在面前,你看著人群在裡面互動,卻總是按不對開門的文化密碼。只要無法在葡萄酒交流時吐露足夠資訊,別人對你總是不放心,就不會開啟下一步交談。

為了融入法國社交生活,我決定到葡萄酒專門學校進修。從分辨味蕾的感受,漸漸認識葡萄產區、品種、生長環境等專業知識。我發揮台灣人用功的本事,花了兩年取得侍酒師的證照;在社交場合中一次次的試驗;甚至請朋友讓我到酒莊學習釀酒,用4年的時間,陪伴葡萄四季的生長。學成後,我取了酒莊裡的一段葡萄藤,請法國工匠製成侍酒刀,做為農夫經驗的紀念。

但面對葡萄酒文化澆灌成長的歐洲人,我苦讀而來的知識一點都不稀奇,唯有提出自己的觀點,大家才願意聽你說話。那時為了取得餐會發言權,我常常這麼說:「你們講得都不錯,但亞洲人的舌頭就是不一樣。」

這讓我成為能表達亞洲意見的侍酒師。2010年,我被當紅品酒師羅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選中同桌飲酒,他說,「都已經到21世紀,這一桌難道可以沒有亞洲面孔嗎?」目前世界最大的消費力在亞洲,我想亞洲的判準也應漸漸被重視。

一瓶葡萄酒,藏進鄉愁與人生

一開始葡萄酒之於我,是活躍職場的工具,但1萬次裡與不同酒相會,總有幾次觸動心靈。隨著與酒接觸的日子長了,喝得酒多了,不知不覺葡萄酒已占據我生命大部分的時間。它早就不只是知識和技術,而是人生的記憶和想像,值得細細感受和欣賞。這份熟悉感,也成為我遭遇挫折時,最好的避風港。

每天晚上我會選瓶酒搭配晚餐,究竟要選白酒、紅酒還是粉紅酒?是要口味重還是澀度強?除了看菜色,也要看心情。這其實是反映心理真實狀態,更是夫妻間溝通的方式。我只要在餐桌擺上一瓶單一葡萄釀的酒,就表示今天只想聊些生活小事;混釀酒則吐露深沉和複雜,或許能談些知識性重的議題。

對我而言,葡萄酒還帶點思念法國的鄉愁。雖然我無法悠遊各地,但透過酒的香氣、顏色、澀度和複雜性,就能辨別葡萄生長的環境,在腦中浮現勃根地(Burgundy)、波爾多(Bordeaux)葡萄園,想像自己神遊在葡萄生長的那一年。這份想像,帶著我的靈魂回到法國,享受著風吹過葡萄園的感覺。

一位朋友曾說,天底下沒有哪一種酒最好,只有幸運才能碰上一「瓶」好酒。隨著葡萄生長年份、雨水、土壤、氣溫的差異,每一瓶酒的命運都不相同,在開瓶後才能知道最終的味道。但每一種酒都有值得分辨的優缺點,就和人的個性一樣,只待你慢慢體會,這種驚喜也就是喝葡萄酒最大的快樂。

提醒您!喝酒不開車,安全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