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溫肇東專欄】從《一橋商業評論》看華人管理知識話語權

2019-11-19 00:18:42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seTiSCJa8kg/VFGunFwuJ6I/AAAAAAAAR-o/ClJRRbJSjB4/s720/shutterstock_132742529.jpg
<span style="color: #0000ff;">非典型學術期刊《一橋商業評論》,由一群創新學者組成,編輯委員中有一半是一橋創新研究中心的教授,一半為國內外其他大學的教授。集結各領域專家從務

非典型學術期刊《一橋商業評論》,由一群創新學者組成,編輯委員中有一半是一橋創新研究中心的教授,一半為國內外其他大學的教授。集結各領域專家從務實經營的管理層面來討論,對國家、社會重大議題貢獻意見。

知識管理與創新管理大師、一橋大學知名教授野中郁次郎,在1997年發起成立「一橋創新研究中心」,此中心人不多,但已是世界上創新研究不可忽視的一個群體。他們的宗旨是「創新的社會歷程」(The Social Process of Innovation),因為一橋和政大一樣沒有工學院,是以社會科學、法、商學院為主(原一橋商科大學)。創新的歷程舉凡創新如何在社會(或組織)中產生、發展、擴散、採用,都是他們研究的範圍。

由一橋創新研究中心編輯的《一橋商業評論》(HBR,Hitotsubashi Business Review)是日本很具代表性的商管期刊,引領最創新的管理思潮,就像《哈佛商業評論》(HBR,Harvard Business Review)在美國的地位。比較可惜的是,《一橋商業評論》因是以日文出版,在國際上的影響力遠不如哈佛。

前瞻性封面議題,深入淺出談管理

為何自詡為「日本經營學總集結」的《一橋商業評論》季刊是日本商管很有影響力的期刊?就內容上來看,它一年出版4期,每期都有一個前瞻性、掌握時代脈動的封面議題,然後根據這個議題去邀稿,而且都能邀到各領域頂尖的學者來貢獻內容,用深入淺出的語言談論基本的管理理論。

從務實經營的管理層面來討論,管理學界應對國家、社會重大議題貢獻意見。

以過去4期為例,主題分別是〈日本「造物」的底力〉〈跨國界的M&A〉〈管理經濟學的最前線〉,以及〈從地域創造未來的管理〉。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2012年春季號,在福島事件後1年,探討〈日本要如何走向無核〉。

再往前回顧過去做過的主題,包括2011年〈印度市場戰略〉、2010年〈酷日本的檢驗〉〈綠色創新〉,甚至重新探討〈科技管理的價值創造〉、2009年〈社會創新〉〈改變世界標準的競爭〉,還有2004年的〈科技管理(MOT)熱〉都是即時的討論,另在2007年也有一期是討論日本產業如何「去商品化」(decommodification)。

為何他們每每都能引領潮流,率先討論重要的議題?主要是他們的編輯是由一群創新學者組成,現任總編輯米倉誠一郎也是「一橋創新研究中心」的主任。編輯委員中有一半是一橋創新研究中心的教授,另一半為國內外其他大學的教授。

野中教授的《創新求勝》(The Knowledge-Creating Company)是科管創新的重要教科書之一,他曾受邀到柏克萊大學(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講學,《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稱他為「知識先生」(Mr. Knowledge),他對日本企業的田野現場很熟,也常受邀到國際去演講。

另外,一橋創新研究中心的研究員都有國際的歷練,多位在MIT、哈佛拿到學位或進修,像編輯委員長米倉誠一郎就師承哈佛企業史權威錢德勒(Alfred D. Chandler, Jr.),執行編輯青島矢一則是MIT的博士。此一中心還經常有國際學者進駐,擔任客座研究與教學的任務,他們志在將此中心朝頂尖「卓越中心」(COE,Center of Excellence)去經營。

我請教過他們如何定義一個卓越研究中心,青島的回答是,這個中心辦的創新學術活動,一流的學者會不會來參加;這個中心有一獨特的資料庫(含個案集)或期刊,是同領域的學者所認同;另外,是否為國際學者有意願駐足或駐點的地方。

華人經營管理話語權,台灣能掌握?

在這個脈絡下,《一橋商業評論》是一個相當有利的載體,他們可以企畫、主張新的議題(agenda-setting),哪些觀念或實務是日本社會或商管世界需要的,主動出擊,而不像一般期刊,被動接受稿件。他們也接受外稿,每期最多一篇,但也不一定每期都有。

除了封面議題外,每期會報導一個深度的企業個案(business case),從2000年的日亞化學、索尼(SONY),到2012年的味之素、日立半導體,幾乎涵蓋日本重要的創新案例。有些公司因有不同技術或產品的開發也被撰寫成好幾個個案,產業範圍更跨及服務業、零售業和非企業,如崛川高中,還有印度教育和中國家電的個案。

如今,《一橋商業評論》累積已超過100則個案,有部分做成錄影帶,包括CEO的訪談,或相關技術都被充分補充。另每期也會有一篇配合當期主題的米倉社長和經營者的對談,最近幾期分別是NEC聯想日本集團(NEC Lenovo Japan Group)董事長、印度在日本的顧問公司總經理、戴森(Dyson)首席工程師,受訪CEO的類型比台灣多元寬廣。

一本有分量,可帶領日本或台灣管理思潮與經營新知的刊物,絕對不是SSCI(社會科學引文索引)或TSSCI(台灣社會科學引文索引)的規範下能成就的。

《哈佛商業評論》與《一橋商業評論》的影響夠大,但它們都不是典型的學術期刊。台灣現在仍缺這樣一本能引領管理新觀念的學術期刊,且是由學者企畫編輯(不是記者)。台灣的市場較小,學者可能沒有誘因去執行這樣的任務,那麼在華人圈呢?台灣在和國際接軌領先的經驗與產業現場的優勢,逐漸在消逝中,在華人經營管理乃至創新的話語權能由我們自己掌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