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以20年之約成就電影導演夢!馬志翔:花若盛開蝴蝶自會飛來

2019-11-22 10:59:09
Managertoday
https://4.bp.blogspot.com/-MHTFsHam8Zs/VGGL_VANYdI/AAAAAAAAVkA/yfl_V-Pb4y4/s1024/
2014年,一個傳奇的棒球故事,穿越83年時光,重新來到世人眼前。1931年,一支從未贏過球的棒球隊,在鐵血教練帶領下,由台灣漢人、原住民跟日本人組合的混血球隊,奇蹟似地打進甲子園。這是電影《KANO

2014年,一個傳奇的棒球故事,穿越83年時光,重新來到世人眼前。1931年,一支從未贏過球的棒球隊,在鐵血教練帶領下,由台灣漢人、原住民跟日本人組合的混血球隊,奇蹟似地打進甲子園。這是電影《KANO》讓人揪心的魅力。

傳遞這份感動的靈魂人物,是首次執導長片的馬志翔。演員出身的他,從預算200萬元的電視劇導演,一躍成為掌控預算3億多元的電影導演,處女作一戰成名,交出破3億票房的好成績,成為今年表現最亮眼的國片。

馬志翔的際遇令人稱羨,比起許多大導忍受成名前不得志的漫長歲月,今年他才36歲。很多人以為他一步登天,但更多人不知道的是,他為了這一刻,和自己立下了20年之約。

用影像作品說出原民心聲

馬志翔並非從小就立志當導演。對人生沒有特別想法的他,只對體育特別在行,從小就是體保生,國小打棒球、國中打籃球,一路打到大學校隊。大學陰錯陽差考上文化園藝系,為了賺生活費,開始兼差當模特兒。

2000年馬志翔演出王小棣執導的《大醫院小醫生》,遇到演員生涯中第一個貴人。「那時我是一張白紙,導演給你什麼顏色,你就染成什麼顏色。」他像海綿拚命吸收,慢慢對演戲開竅,曾以《孽子》和《赴宴》兩度入圍金鐘獎最佳男配角。

即使如此,他卻一點都不戀棧鎂光燈的絢爛。馬志翔絕對有當偶像的條件,但他嚴格接戲,不追求更容易賺錢的演藝生活。「演員一直都不是我這輩子一定要做的事,導演才是。」
這個念頭來自他2001年接拍的《少年阿霸士》,「那部片影響了我這一生!」戲中他飾演一位不認同自己原住民血緣的大學生,在陪心儀的原住民女生回鄉尋根的過程中,慢慢找回認同。這段劇情,正是他真實的人生寫照。

馬志翔深邃的輪廓,來自賽德克族和撒奇萊雅族血統。他在國中就離開家鄉花蓮到都市生活,曾經原住民血統讓馬志翔飽受歧視,常被同學喊「番仔」、「小黑」,他一度抗拒這個身分。「但陪女主角去的過程中,我心裡也有了化學變化。」

於是馬志翔展開他的尋根之路。他勤跑部落,看山聽海,跟部落裡的人聊天,重新體驗闊別已久的部落生活,還大量閱讀原住民書籍,「過程中民族自覺的喜悅是很巨大的。」最後他在身分證上,重新登記了自己的原住民名字Umin Boya。

但在找回自信後,「隨之而來卻是憤怒。」他開始發現很多原住民問題,在強勢文化碰撞下,無法適應的原住民,就衍生出很多社會問題。他舉例:「大家都知道原住民愛喝酒,原住民的水溝可能都有酒鬼睡在裡面,這是結果。但原因呢?」

他開始思考,自己如何改變這一切。「我不是拿筆的,也不會唱歌,更不是搞政治的。」他身上唯一的武器是演員這個身分,「但演員永遠是被選擇的,那我自己拍!我很清楚我當導演的動機是什麼。」於是他給自己設下10年期限。

從23歲到29歲,是他大量創作、學習的時期。他擷取對部落的觀察,大量創作劇本,「我抽屜裡好多本喔!」非科班出身的他,更下足苦工,從場記做起,還靠大量閱讀補足技巧,「跟導演科系有關的書,我全都看過了。」

機會比想像中來得快。2007年他終於實現導演夢,第一部編導的作品《十歲笛娜的願望》,拿下金鐘獎最佳迷你劇集編劇獎,這比預定的10年還早了3年。隔年又以《說好不准哭》,拿下金鐘獎最佳迷你劇集導演獎。

細數馬志翔編導的作品,全都跟原民有關,「如果部落是白色,現代文明是黑色,我這種人就是灰色。灰色的人,有一種使命。」他自願成為都市和部落對話的橋樑,「我常開玩笑說,我的夢想是要讓大家哈原!」他大笑著說。

從短跑變馬拉松選手

如願當上電視導演後,馬志翔又和自己立了10年之約,要成為電影導演,沒想到這次機會來得更快。原先他只是向首次擔任監製的魏德盛毛遂自薦,爭取在《KANO》中演出,「沒想到他的盤算是要我當導演!」

原來魏德聖早就看過馬志翔執導的所有戲劇。「電視劇給了他證明自己的機會,他對戲劇掌控沒有問題,又有棒球底子,接下來就是我們願不願意賭他可以完成?」魏德盛用力挺行動說出答案。

面對這個既幸運又艱鉅的機會,問起馬志翔怎麼確定自己可以辦到?他想了幾秒,才緩緩說出:「你有沒有相信自己做得到,但害怕自己做不好的時候?當時就是這種心情。」但在問到如果不是因為有經驗豐富的魏導和團隊當後盾,他還會毫不猶豫抓住機會嗎?話都還沒問完,他已馬上搶答:「我會抓住!死抓住!」因為這是他期盼多年才等來的機會。

首次執導長片,他形容這像:「從短跑選手變成馬拉松選手。」過程中偶而聽到外界質疑他能力的聲音,但就跟《KANO》一樣,越是不被看好的球隊,越要打進甲子園,「當別人瞧不起你的時候,你不能當下跟他嗆回去,你要用作品讓他看完後,叫他從那裡站起來,走過來跟我握手。」

《KANO》也改變了馬志翔對創作的想法。「之前自己太鑽入一個框框(指原民題材)裡,有人說他羨慕我,因為我很知道我要做什麼,缺點是好像太進去了。」

拍完《KANO》後,馬志翔開始體悟,只要是感動人的故事都可以。就像他想透過《KANO》讓大家重新認識這片土地,「台灣雖然很小,但在國際社會一直沒有被人連根拔起,因為我們有不放棄跟不服輸的韌性。雖然我們不是第一名,但我們永遠是第一名最害怕、最難纏的對手。我們很小,但我們很強。」

馬志翔的導演路,一再印證「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他獨有的詮釋是:「花若盛開,蝴蝶自會飛來。」《KANO》不是終點,是他說更多感人故事的開始。

馬志翔
出生:1978年
學歷:文化大學園藝系
經歷:以《十歲笛娜的願望》、《說好不准哭》兩劇,分別拿下金鐘獎最佳迷你劇集編劇獎、金鐘獎最佳迷你劇集導演獎

 

延伸閱讀 / 
>> 《KANO》教我的事:明知贏不了,也要撐到九局下!

本文節錄自《數位時代》2014年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