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Nokia為何失去手機霸主地位?我們可以從中學到什麼?

2019-11-17 03:11:12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utfbe5ToYpU/VFGvaqLpeUI/AAAAAAAASG4/myrSD_5HP_o/s720/shutterstock_141719182.jpg
文 / Quy Huy、Timo Vuori   編譯 / 齊立文 諾基亞(Nokia)的問題,說起來有點讓人沮喪,因為它和微軟、索尼等許多大企業碰到的問題很像,都沒辦法以足夠快的速度

文 / Quy Huy、Timo Vuori   編譯 / 齊立文

諾基亞(Nokia)的問題,說起來有點讓人沮喪,因為它和微軟、索尼等許多大企業碰到的問題很像,都沒辦法以足夠快的速度,匹敵新崛起的競爭者,開發出高品質的創新產品。而且,隨著這些企業的規模愈來愈大、資產愈來愈豐厚,每個部門都變成一個獨立的王國,每個高階主管都變成了一個小帝王,相較於積極主動與其他部門合作、即時生產出創新產品,他們更關切自己的地位和內部升遷。這個現象也就是常聽到的「派系政治」(silo politics),就像花園裡的雜草一樣,會很自然、快速地蔓延。

法國英士(INSEAD)國際商學院策略副教授Quy Huy和芬蘭阿爾托大學(Alto University)策略管理助理教授Timo Vuori,曾多次訪談超過50位諾基亞經理人,包括前執行長康培凱(Olli-Pekka Kallasvuo)在內,請他們談談在康培凱擔任執行長期間(2006~2010年),在諾基亞工作的感覺。

基本上,組織內部的中高階經理人感受到的主要情緒,都是某種形式的恐懼(fear):除了害怕被開除,更擔憂在組織裡失去社會地位。而這些恐懼感形塑了一個集體的情緒氛圍,影響中高階經理人決定分享、或不分享哪些資訊內容。

中階經理人很樂於讓高階經理人相信,開發Symbian(諾基亞手機的作業系統)軟體平台的最後期限還是能夠如期完成,儘管那樣的期限一點都不務實。而他們之所以這麼做,就是因為害怕失去社會地位。這還只是其中一個例子而已,因為害怕遭到社交報復(social retaliation),所以不想要惹惱其他人;更不想在個人層面上或公司層面上,讓人看出他們在自己傾全力開發的商品上,顯露出弱點或有所局限。

因此,一股「多數的沉默」在組織長期蔓延著,沒有人願意坦白說出Symbian平台的限制,以及其他更進階軟體平台的開發進度緩慢。由於經理人只報喜不報憂,諾基亞的管理高層始終都認為,公司在追趕蘋果iPhone的進展順利,事實上一點也不。

兩位學者指出,從後見之明來看,諾基亞當初如果能夠更謹慎地管理組織內部的「情緒流程」(emotional processes),應該可以讓高階經理人在軟體能力和研發速度上,取得更正確的資訊,甚或改變組織的命運,具體做法如下:

1.坦承心中的恐懼:

高階經理人可以試著向一小群核心的中階經理人坦白心意,承認自己其實很害怕輸給新的競爭對手,請這些中堅幹部與自己攜手合作,對抗日益升高的威脅,或許有助於營造出「健康的外部恐懼」,同時降低「適應不良的內部恐懼」,因為後者會讓人不太敢跟主管回報不怎麼讓人愉快的消息。

2.了解競爭對手:

這是另一個強化「健康的外部恐懼」的做法,可能需要中階經理人廣泛地、大量地使用新競爭對手的產品,就像三星(Samsung)所做的一樣,以確保中階經理人能夠深入了解對手產品在各個面向上,強過自家產品的優點有哪些,像是使用上的便利性(usability)。

3.留心自己的恐懼:

高階經理人也可以更加留意自己的恐懼,以及這些恐懼對於他們向研發人員下達的指令、對於他們如何詮釋遭到粉飾的報告,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

4.營造說真話的氛圍:

諾基亞如果能夠推行「講壞消息是一件好事」的文化氛圍,應該有助於克服內部的集體恐懼,不致於嚴重損及公司對於自身能力(快速開發出全新、領先市場的產品)的認知。

 

 (本文節錄自〈INSEAD智庫網〉專欄,想看全文?請購買《經理人月刊》6月號

圖片來源 / Are Sjøberg via Flickr,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