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赫芬頓郵報》創辦人阿瑞安娜:睡多一點,談論成功會更加有意思

2019-10-21 05:14:23
Managertoday
https://4.bp.blogspot.com/-HBT0c6ntLyM/VVyoy1hIRVI/AAAAAAAA7eE/o1cKPc4LG-o/s1024/
#####《赫芬頓郵報》創辦人阿瑞安娜(Arianna Huffington),盧諭緯攝 在新媒體發展歷程中,阿瑞安娜(Arianna Huffington)是重要的一個代表人物,2005年她創辦的
《赫芬頓郵報》創辦人阿瑞安娜(Arianna Huffington),盧諭緯攝

在新媒體發展歷程中,阿瑞安娜(Arianna Huffington)是重要的一個代表人物,2005年她創辦的《赫芬頓郵報》,以部落格的形式,提供平台,邀請政治界和文化界知名評論者公民記者發布新聞評論,帶動聚合新聞(aggregating)的新模式,由於文章質量佳,逐漸成為網路原生且具社會影響力的媒體,2011年,美國線上AOL以3.15億美元收購。目前美國之外的流量已達40%。現年已64歲的赫芬頓,原本是偏向保守派的時事評論者,其前夫還曾當選美國眾議員,但離婚之後,她就轉向加入自由派,並一度投入加州州長的選舉,與阿諾史瓦辛格競爭,但後來因故退選。因為自己的人生,她開始省思現代人們的思想、工作與生活的關係,在其新作《從容的力量(thrive)》中,便談論著自己的挑戰,時間管理和職業生涯的需求。此次應阿里巴巴之邀,參與全球女性創業大會,以下是演講摘要:


別再以為過度勞累才能成功

現在我們世界的格局是由男性來確定的,但接下來需要女性來領導這個新的潮流,引導我們的世界,如此我們的世界才會變得更加平衡,且女性也因為透過自我的更新,獲得更多成就。

多數人們認為只有過度工作才能成功。在赫芬頓成立之前,因為過度勞累,產生了幻覺有一次我摔倒了,撞到了桌子上,把下巴撞爛了,眼睛也縫了好幾針,倒在血泊之中。我當時想,這是不是我要的成功?按照傳統概念,這就是成功,你要不斷地勞累地工作。

但後來我開始問自己,也就是像哲學家般不斷問自己,包括一些中國的哲學家,他們都在問自己,你想過什麼樣的生活。現在我們已經把這個成功的概念淪落到了兩個尺度,也就是金錢和權力,也就是告訴我們說這是生活的兩條腿凳子,你可能會保持一段平衡,但是最終還是會翻倒,我們已經看到了很多這樣的例子。

那麼什麼是第三個腿?剛才我說到了幸福。現在有一個科學的論證,來論證睡覺能夠讓我們有更多的機會,讓自己進行自身的充電,然後我們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和很多人有過交流,包括許多優秀的運動員,他們都是因為受到了睡眠不足的折磨,而很難進行自我平衡,不管是在賽場上,還是在自己家中都是這樣,形成了一種惡性的迴圈。

他們應該怎麼做呢?這對於所有想取得成就的人來說,都是一個警醒,我們應該去改變,不應該去以生命和健康去冒險。男人總是在宣稱自己睡得很少,宣稱自己這樣子是很成功的,但我其實也對自己講,如果你睡得更多一點,今天的談論會更加有意思。

人類並不是像機器一樣需要一刻不停地來工作,我們有99.9%像一個機器,但是我們並不需要展現出人類的這種特性。(人類)因為過度的工作,得了很多病,比如心血管疾病、高血壓等等,在中國也比較普遍,這種過壓下的工作,不僅跟男性有關,跟女性也有關。

許多人都說我們需要每天獲得知識,但是智慧,我們放棄什麼才能獲得智慧?當我們放棄一些計畫,那些不適合我們的計畫的時候,才變得更加智慧、更加聰明、更加有創造力。我們每天完成很多的任務,我們也失去了生活中美的感覺。

我也犯了很多的錯誤,在紐約的時候,我每次在走路的時候都要接電話,但現在我不這樣做了,我開始在走路的時候不去接電話,而是去欣賞周圍的美景。我看到了周圍的美,所以你要走出去,你要看到這些美麗的地方。我們之前一直沒有注意到美麗的地方。現在的科學告訴我們,應該去專注於自己的工作。我們都沒有去真正地欣賞周圍的美。但如果我們能夠睜開眼睛去看,就會看到生生不息的周圍的世界。

不插電才能幫自己充電

在大家每天上床睡覺之前,找到一些時間來關掉自己所有的電子設施,不要在自己床頭給電子設備充電。很多大學和醫療中心顯示,如果能夠這樣做,你能夠更加充滿活力和精力地回到第二天的生活和工作當中。實際上,不插電反而是給自己充電的更好方法。這對大家來說,都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經驗。

重新找到歡樂和幸福,是非常關鍵的,也是非常重要的。只有這樣,才能夠把平和與幸福重新帶回到我們生活當中。我們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會遇到好事,也會遇到壞事,我們經常非常悲觀,只記住那些壞事。

我們要意識到我們的思想,我們的成就,我們的夢想,並不是我們自己,讓自己靜下來,讓自己認真地對待自我,與自己對話,這樣一種思想才是真正的自己的思想,才能真正地反映你是誰。

我們可以學習讓我們那種希望取得世俗意義上成功的聲音變得沉寂下來,至少聲音小一點。我們的腦子裡有兩種聲音,一種是要取得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一種是要我們安靜下來找回自己,而同成功保持一定的距離,這樣才能真正地找到自己。

第四個支柱就是贈與或者給予。有時候僅僅只需要一個微笑。同別人進行面對面的這種交流,同辦公室的清潔工進行交流,任何這樣一種親密的交流,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都是一種給予。

真正地了解自己,才能改變我們前進的方式

人生的旅程不僅僅是向上向前的,也是向內的,就是在向外看的同時,我們要向內看,我們要內顧。比如我們的外太空計畫,很多人都討論,但是我想我們應該更多地探索自己的內心。

我們自己的內心是一個巨大的謎,很少有人能夠真正地瞭解自己,只有真正地瞭解自己才能找到智慧的源泉,這樣才能夠瞭解別人,瞭解別人可能需要聰明,可能需要智商,但是瞭解自己才需要真正的智慧。蘇格拉底一直不停地告誡別人,要真正瞭解自己,這是蘇格拉底一直告訴我們的,瞭解自己才能夠改變我們的生活,改變我們前進的方式。

現在來到了一個非常關鍵的轉捩點,我們可以實現夢想,女性可以取得進步,可以取得自己想要的成就,同時,我們也需要找到一種新的方式,不要過度地勞累,不要通過失去自我的代價來取得所謂世俗意義上的成功。

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就是,我們一直想著攀登我們的職業階梯,我們想不停地晉升,我們有很多的顧慮和擔心,比如金錢、工作等等。但是在我們的內心深處,我們要問最終真正重要的是什麼,我們應該找到一個地方。給我一個支點,我可以轉動整個地球,通過認識自我,就可以找到自己的支點。

演講之外,赫芬頓也在會後接受現場及媒體短暫訪問,以下是QA整理:

Q:《赫芬頓郵報》創造了一個新的媒體形式,但發展至今也已經十年,妳認為成功的關鍵是什麼?
A:我們的成功在於創造了一種混合的模式,它將新聞與平台概念整合,而且讓實名制與虛擬帳號並存,因此各種的觀點都能在上面出現,目前我們有70多個主題區塊、在13個國家都有據點。
此外,我們也不斷創新,對我們來說,直到現在《赫芬頓郵報》都不是一個完成品(Finish product),一直在尋找各種新科技與媒體結合的可能性,比如我們是第一個推出原生廣告的內容形式、第一個與Facebook合作的媒體,為了能夠保持敏感度,我們甚至是讓記者與技術人員坐在一起,這樣他們才能評測規劃出新的服務。

Q:電信商Verizon買下了美國線上AOL,《赫芬頓郵報》接下來會有怎樣的變化嗎?

A:我們對於未來發展的方向,其實還蠻一致的,一個重點是如何去推展全球市場,以及強化新科技的服務,比如影音內容就是我們關注的一個部份;在海外市場方面,中國市場是今年的重點,但我們會從娛樂及生活的角度切入,政治及社會相關議題,目前不會是重點。當然,在這過程之中,我們還是會堅持獨立的編輯權,帶領讀者能夠更全面的關注世界的變化。

Q:現在許多部落客都能發表自己的觀點,妳怎麼看這現象?而各種且大量的興趣團體的出現,到底是幫助彼此溝通理解,還是讓不同社群的人,彼此隔閤更大?

A:部落客的確提供了多的觀點,但我們的社會除了觀點,更需要事實與真實,這點很重要,我也相信,只要我們能提供更多的討論,是有機會彼此理解,比如我們有同志相關議題有助於社會的進步。新聞是應該讓大家知道發生的好的事情,應該把好的事情廣為宣傳。當然我們這個世界上也是有危機的,有些人只喜歡報告危機,但是我們應該給大家一個全局,讓大家既看到壞的事情,也看到好的事情。

Q:妳怎麼看所謂的傳統媒體轉型?
A:現在進入了一個混合媒體的時代,傳統媒體發展線上服務,但網路媒體也同樣的開始去思考於原生內容的產製,比如我們目前就有一個預計要花9個月的調查報導在進行,就是希望能發揮更多的建設性力量。

Q:做為女性創業家,你有無欣賞的其他創業家?對於女性創業有何建議?
A:今天的講者潔西卡艾芭就是一個很好的典範,她選擇的無毒用品領域很有意思,對我們的生活及社會也很有幫助,滿足了消費者的需求。對於女性創業,我覺得不必擔心失敗,因為失敗與成功並非對立,失敗往往是成功的墊腳石。
縮小兩性之間性別的鴻溝,目前有思想上的障礙和技術上的障礙。但我們可以首先從工作場所開始,在赫芬頓郵報的辦公地區,有太極班,有瑜珈班,還有午休時間,我們鼓勵員工中午去休息,現代科學研究告訴我們,員工需要有一定的可預知的固定的時間離開辦公室過自己的生活,照顧自己的家庭和孩子等等。另外,每天5分鐘的冥想,每天多睡30分鐘,逐漸地會建立一個新的生理上的過程,你就可以看到變化和這種方法所取得的效果。

(本文出自數位時代,原文請點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