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文物修復師蔡舜任:我不是為了誰工作,而是為了修復而修復!

2019-03-27 00:00:24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6D5YDDmHSC8/Vdxy5UhwbrI/AAAAAAABLMY/kxxhni8EY5g/s1280/%25E8%2594%25A1%25E8%2588%259C%25E4%25BB%25BB%25E5%259C%258B%25E7%25AB%258B%25E5%258F%25B0%25E7%2581%25A3%25E8%2597%259D%25E8%25A1%2593%25E5%25A4%25A7%25E5%25AD%25B8%25E5%258
在白淨桌台上躺著一扇巨大門扉,四周架著3盞投射燈,照亮桌上的主角,是曾獲得教育部民族藝術薪傳獎的台灣一代廟宇彩繪大師潘麗水的門神作品。朱紅漆底上,眉眼細長的文官捧著官帽,文官的衣著以金箔鋪底,線條勻稱

在白淨桌台上躺著一扇巨大門扉,四周架著3盞投射燈,照亮桌上的主角,是曾獲得教育部民族藝術薪傳獎的台灣一代廟宇彩繪大師潘麗水的門神作品。朱紅漆底上,眉眼細長的文官捧著官帽,文官的衣著以金箔鋪底,線條勻稱細緻的黑色勾勒,襯著綠色、藍色、粉紅的漸層,在燈光下燦晃晃地閃耀發光,神情、氣勢、精緻度,一看就知絕非俗物。

「但你知道這扇門剛送來時,是什麼模樣嗎?」文物修復師蔡舜任指著門板一角,「你看,這是還沒有修復的部分。」一片幾近深棕色的色塊,遮住了衣裳一部分,不只讓畫面顏色黯陳無光,連圖案線條都變得模糊不清。

一邊說著,蔡舜任一邊拿起手術刀,開始在色塊上緩緩滑過,用最輕的力道,穩穩地以銳利刀鋒慢慢刮除那層沾黏在畫面上的髒污,隨著粉塵揚起,深棕色開始轉淡,底下金箔的光輝,就這麼漸漸透了出來。

這是以0.01公釐為深度、1平方公分為單位來進行的作業,透過補強、清洗、刮除,將所有附在原本大師真跡上面的陳年髒污、發黃保護漆,甚至是之前修補時別人添補的油彩一層一層剝離,讓作品原貌從時間之河中重新被找回來。像桌上這樣長225公分、寬72公分的廟門,光是處理與修復,一對就要花上5個人團隊合力工作1年的時間。

「但這才是真正的修復!」蔡舜任,是國際修復大師史蒂芬諾‧史卡佩里(Stefano Scarpelli)門下唯一的台灣弟子,也是第一位進入義大利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進行文藝復興巨匠作品修復工作的台灣人。他表示,台灣缺少的是對修復最基本的認知,也正是史卡佩里給自己最重要的教誨:「最少的修復,才是最好的修復。」

圖說明

去蕪存菁,回到作品原始樣貌

蔡舜任臉上露出痛心的神色,因為台灣過往根本沒有正確的修復觀念,修復工作多半是以發包方式,要求在兩個月內完成,為了速成,於是流傳下來的彩繪作品,往往以粗糙方式進行清洗,在清除表層髒污同時,也一同洗掉了原本的色漆,導致畫面脫色,卻被認為是「時間久遠下自然的變色」,之後再由工匠重描上色,變成一副簇新閃亮的模樣。畫面看似回春,但其實原作早已在這過程中被摧毀殆盡。

但如何透過去蕪存菁,表現出作品原始該有的樣子,又不失歷史的美感,每一次動刀或下筆,都考驗著修復師的功力。很多人曾問過蔡舜任一個問題,「你怎麼知道做到哪裡該停?」唯一的指引,就是專業程度,而專業則是時間換來的。透過不斷動手吸收經驗,從最爛的畫開始修起,然後經手二級品、再到一級品,最後見識到頂級傑作,「當你看過最好的作品,看見真正一流專家如何修復它們,你才會明白面對一幅作品,你該去除多少、你能添上多少,才能讓它以最好的狀態傳承下去。

例如在史卡佩里的工作室中,蔡舜任白天進行作品修復,晚上六、七點時,史卡佩里會從自己的房間出來,幫忙看看大家今天做的部分有沒有問題。看著史卡佩里拿筆修復自己修過的地方,讓他又怕又喜,害怕的是原來修復可以做到那種程度;但卻也開心,因為看見了通往真正大師的路,「我知道我要跟著這條路走,不管走多久,我一定有辦法達到那樣,因為我看見什麼才是真正的細緻。」

謙卑學習,才能看見自己的不足

當然,沒有人會隨便把大師傑作讓程度不夠的人接手,想要讓自己進步,關鍵就在於一顆謙卑的學習心。蔡舜任在第一位師傅的工坊工作時,3年內什麼花俏的事情都沒做到,甚至連調色盤,也是到了最後1個月時才碰了一、兩次,多半時間都只在做基底重建、尋找素材和研漿等基礎工作,看著師傅做了什麼,又不做什麼,從中學習修復最基礎的觀念與能力。

等到後來開始能夠真正接觸作品後,蔡舜任更是常常睡不好覺,光想著明天師傅看到自己修出來的成果時的神情,心中的忐忑一清二楚;但也正是每天在這種緊張感中度過,一個人才會逐漸進步,開始看得懂不同等級作品間的差異,了解修復好壞之間的分別。

「最怕的是,你看過了師傅怎麼做,就以為自己也能做到,」蔡舜任說,但沒有人是笨蛋,當你一條線畫出來、一串點點出來,別人就知道你的功力在哪,三流的功力永遠只能接觸三流的作品,只接觸三流的作品,也就永遠只能停留在三流的功力。

所以時至今日,蔡舜任每年都還會回到史卡佩里的工作室,讓自己看見自己的不足。「我不是為了誰而工作,而是為了修復而修復,」每次接觸到貴重文物時的那種激動、看見作品從破敗到重生的欣喜,希望讓好的文物資產被用對的方法保存,不要再是「修一件、毀一件」,這就是蔡舜任的職人精神。

(攝影/賀大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