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和侯友宜學談判!談判就是騙術,但「騙」裡要有一點真實

2019-10-16 15:01:20
Managertoday
https://3.bp.blogspot.com/-G1DSQfzmvug/VN9Yywh0AjI/AAAAAAAAsq8/ZNyU9v4leVM/s1024/
將場景拉回八年(1997年)前,白案綁匪陳進興挾持南非武官卓懋祺一家人與警方對峙,僵持中,陳進興點名要見當時的台北市刑大大隊長侯友宜。最後,當侯友宜順利將嬰兒救出的那一刻,正是台灣人質挾持事件上重要的

將場景拉回八年(1997年)前,白案綁匪陳進興挾持南非武官卓懋祺一家人與警方對峙,僵持中,陳進興點名要見當時的台北市刑大大隊長侯友宜。最後,當侯友宜順利將嬰兒救出的那一刻,正是台灣人質挾持事件上重要的一幕,也為警察機關對危機談判的臨場經驗,立下了一個轉捩點。

「從那時候起,我才意識到原來有『談判』這回事,」當年的刑事警察局局長侯友宜談,並不諱言「危機談判」長久以來在警政系統中所受到的忽視。
台灣的警察沒學過談判原則與步驟的理論,只有用汗水與生命換來的實務經驗。

Lesson1. 談判沒有對立,只有共同解決問題

「我從年輕的時候開始辦案,就是每天都在談判,」侯友宜所說的「談判」指的是「偵訊」:嫌犯是防禦性的,警方是攻擊性的;警方手中的籌碼,是所蒐集到的犯罪證據,而嫌犯打的主意則是,要避重就輕講到什麼程度?要不要承認?

也許警方的籌碼還沒攤出來,但嫌犯誤認為警方籌碼很多,把犯案過程講得很清楚,警方就會談贏;有時候則是雖然警方滿手籌碼,但嫌犯認為這一點證據根本不夠看,只就警方所知閃爍其辭,堅不吐實,那警方也無法定他罪。

但談到最後,雙方終究會得出一個妥協版本,這也是員警每天都會經歷的警匪心理攻防戰。然而,例行性的偵訊,隨著社會型態變遷,也開始變得複雜。

回溯到1980年代初,台灣十大建設剛完成,經濟開始起飛,民生富裕了,貪念萌芽,物慾橫流。當時在台北市刑事局擔任除暴組組長的侯友宜,第一次經手擄人勒贖案件。

「擄人勒贖,是早年我們開始學習談判最重要的基礎點,」侯友宜形容,從被害者接到第一通勒贖電話,警方受理報案以後,就要開始指導被害者,如何一步一步去跟歹徒談判,一方面在金錢上達成協議,同時也讓人質安全歸來。

由於警方的談判技巧靠的是土法煉鋼的經驗累積法,工作不到10年的資深刑警,絕對無法勝任這個關鍵角色。

去年,警方在高雄縣大寮鄉圍捕張錫銘,由一位隊長對歹徒藏匿的地點喊話,「他喊了兩句,我聽了差點吐血……,他拿起麥克風就喊『張錫銘你趕快棄械投降!』一點震撼力都沒有,就像在看電影一樣。」

侯友宜好氣又好笑地說,跟嫌犯談判,最重要的是,要讓他感覺「雙方是站在同一條陣線上」,對方才會信任你,「談判一開始就對立,絕對是失敗的!談判沒有對立,談判只有共同解決問題!

Lesson2. 讓他接受你,你才能控制他的情緒

端詳侯友宜,黝黑的臉上橫著幾道深淺的疤,圓鼓鼓的眼頭拖著細長上吊的鳳眼尾,小平頭,跟幾位長坐辦公室的一臉斯文祕書相比,多了好幾分「兄弟氣」。道上兄弟尊稱他一聲「侯大」,他也毫不扭捏地叫陳進興「進仔」,叫張錫銘「黑仔」。

媒體以為侯友宜跟嫌犯們都熟,天曉得每次突擊時,他們都是初次見面,但侯友宜卻早已摸清楚嫌犯的心理,「你就是講兄弟黑話嘛,越難聽的話,越雜碎的話,就是讓他感受越深的話!你才是我們同一掛的行家兄弟嘛!」侯友宜說。

「坐下來開始談的時候,你一定要站在『他心裡想什麼』去做猜測。一開始要先想怎麼稱呼,你不可能一開始就說:『某某,我現在要開始問你,你要不要找辯護律師?我把你的法律構成要件先唸一遍……,』沒有那麼僵化的啦。」

侯友宜搖搖手,繼續說:「你一定是先坐下來跟他聊天,用很親切的口吻,譬如對張錫銘,我就說:『黑仔,你是讓我們追到無路可跑,還是怎樣?』從他的小故事裡面去談。沒有人一開始就切入主題,一開始就切入主題只會讓他的防備心馬上就擋起來了。雖然他是歹徒,他也認為有自己的權利和主張,他跟你是平等的。」侯友宜認為,這種正式偵訊前的溝通,才是讓歹徒坦承不諱的關鍵對話。

談判不難,困難的是如何讓對方先接受我,因為讓他接受你以後,你才能控制他的情緒,才能引導他談話的方向,」

侯友宜通常是用共同的朋友或嗜好,當做施力點,「比如說:『你這支槍真漂亮,把我們打得落花流水!』先褒他一下,讓他高興,談到一個共同的話題,將雙方的距離拉近,才可能轉回案子的主題。」

Lesson3. 談判就是騙術,但「騙」裡要有一點真實

侯友宜認為,共同話題是建立信賴感最迅速的方式,和陳進興談判時,他們「共同的朋友」便是板橋地檢署檢察官張振興。

當侯友宜提起這個名字時,根據他所著《談判與危機處理》中記載,陳進興的口氣立即趨緩:「對對對,張振興是我小時候的朋友,他是我的親戚,也和我很好。他是我的兄弟……,」

事實上,侯友宜只是臨時想到這位檢察官,而他與這位檢察官只是認識,但不熟悉。他雙手一攤地說:「談判本來就是騙術嘛!但是『騙』裡面要有一點真實的東西。」

就像剛落幕的「蠻牛」千面人案,侯友宜抓準了嫌犯王進展最脆弱的情緒點,突破了停滯不前的偵訊。當時王進展巧遇侯友宜,他一見到侯友宜,馬上就跪下來淚流滿面。

侯友宜的反應卻迥異於常人,他示意旁人不要扶起王進展,自己卻蹲下身,勾著王進展的肩,足足問了15分鐘的案情。

「我怕他被拉起來眼淚就乾了,犯罪者的心態隨時在改變,我不願意讓他保持冷靜,所以我直接問他,『氰化物你是在哪裡買的?』
我問這句話就跳過很多證據,好像我只有這點不知道,」侯友宜精準地分析著,彷彿一位鎮靜沉穩的獵人。

Lesson4. 「觀察法」絕對比「語言法」更重要

每一場的關鍵談判,侯友宜都歷歷在目,記得一清二楚。但侯友宜認為難度最高的,不是社會大眾記憶猶新的千面人案,而是15年前的胡關寶綁架案。

當時,屏東楓港派出所掉了兩支卡賓槍;接著,1983年華南銀行遭搶,造成一位襄理死亡;事隔兩年,新竹又有兩位警察被殺,警槍被搶;1990年,現任台新金控董事長吳東亮被綁架,這幾件看似無地緣及因果關係的案件,卻在吳東亮綁架案破案後,起出兩支被磨去槍號的疑似警用手槍,前幾起案件因而露出一線曙光。

當時,社會輿論形容具有美國碩士學歷的胡關寶,是「智慧型犯罪」的代表;侯友宜則說他是個手段兇殘、頭腦聰明、「以犯罪為職業的長期犯罪者」。

為了讓胡關寶供出吳東亮綁架案以外的案情,侯友宜每天都帶著胡關寶吃他愛吃的鴨舌頭,去台北看守所跟他「搏感情」,一聊至少4個小時,就這麼熬過整整8個月。 兩個素昧平生、立場敵對的人,在這近1000個小時的馬拉松式偵訊中,能聊出什麼?

他每天跟我什麼都談,就是不談有關的案情,」侯友宜說,他連胡關寶曾教過幾個女友、遇過哪些道上大哥的這些雞毛蒜皮的事都知道,卻遲遲沒有關鍵性的進展,因為這個幾乎已經定讞的死刑嫌犯,仍掙扎地求一線生機。但侯友宜毫不放棄,他認為,送禮、談天,也是談判中重要的一環,「拿人手短,吃人嘴軟,雖然他不想告訴我,但是他要是真的想講的時候,他一定會第一個告訴我,」侯友宜自信滿滿地說。

每一天跟胡關寶談判完,侯友宜都辛勤地做筆記,但紀錄的不是談話內容,而是對方的表情與動作。

「從他講話的口氣、態度、表情,可以知道他講真講假,偵訊的觀察法絕對比語言法更重要,」侯友宜舉例說,胡關寶談到他曾帶女友去某個風景區玩,當侯友宜想繼續引導切入時,胡關寶卻開始遲疑,彷彿在思索該不該繼續說下去,因為每一個犯罪者跟他所熟悉的地緣性都有關係,而這幾秒間的停頓背後所代表的隱情,就成了偵訊的重點。

幾個月後,胡關寶終於被判死刑。他留了絕筆書給女友,自殺未遂。侯友宜前去探望,並和他談起了宗教,「你可能有很多未結的案件,所以老天不讓你走。」但胡關寶仍堅不吐實。然而,在絕筆書中,侯友宜發現胡關寶與女友感情深厚,於是,他決定轉移目標。應胡關寶的要求,侯友宜打了一隻純金的水牛金飾,給他女友當生日禮物,還陪她與其他幾個死刑犯的妻子去唱KTV。胡關寶看了拍照存證後,十分滿意,於是供出了藏匿卡賓槍的地點,3件懸案終於水落石出。

談判的過程是很漫長的,你不能急著要把事情解決……,談判要永不放棄,要沒有個人主觀性,只要有一個『味道』,」侯友宜所謂的「味道」,其實就是摸清楚對方的「習性」

Lesson5. 回應善意時,趁機要求你最不容易掌握的回饋

當年十大槍擊要犯劉煥榮從日本被押回台灣之後,也是三緘其口。那時候30歲不到的侯友宜,開始了解劉煥榮的生活習慣,發現這個眷村孩子忠黨愛國,對父母很孝順。於是,侯友宜問劉煥榮:「你回來最想做什麼事?」

劉煥榮說,他只想見母親一面。侯友宜因此暫時停止偵訊,先去跟長官求情,讓收押禁見的劉煥榮能夠見到母親;而贏得嫌犯信任的侯友宜,後來也順利結案。

「談判的在上位者要先釋出善意,對方才有機會接受你,」身經百「談」的侯友宜,對「贏得信任」所帶來的好處,體會深刻。

這位警匪談判高手也同時強調,對方可能會提出很多要求,談判者不見得每件事都要幫他做,對於無理的要求,侯友宜甚至會直接開罵

例如當陳進興要求對某位高階警官公開測謊,就被侯友宜罵「瘋子!」;當陳進興與媒體連線採訪,導致談判中斷近4小時時,侯友宜也假意責備,試圖引發對方的愧疚。

但若談判者評估,對方的要求是可以做到的,就要立刻釋出善意;當善意回應時,也要趁機要求回饋。

比如說,與陳進興談判時,長官明確要求「不計任何代價,確保人質生命安全」,所以當侯友宜答應讓陳進興見妻子張素真一面,他同時也要求釋放襁褓中的嬰兒,「等我釋放善意、要東西回來的時候,一定是要我最不容易掌握的東西,」

因此,最脆弱的嬰兒緊接在兩位受槍傷的人質之後,被救離虎口。20多年來,一路從基層員警做起的侯友宜,就像一本活生生的犯罪事件百科全書,甚至是台灣社會工業化以來的警匪談判史;書裡的故事,爾虞我詐,威脅利誘;故事的背後,有血有汗,耗時費神。每個故事裡的一字一句,都是減少警方日後摸索與試探的經驗傳承。

圖片來源/Null Value via 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