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話題人物/台灣惠普總經理何薇玲

2019-10-15 05:03:47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xJ3YmIDcMlY/VFGts4tyAlI/AAAAAAAAR0s/TMSBU8Z1AlA/s720/ZZ008066.jpg
**<span style="color: #333333;">何薇玲Profile </span>**<span style="color: #999999;">現職:台灣惠普董事長兼總經理

何薇玲Profile
現職:台灣惠普董事長兼總經理
經歷:台灣康柏電腦總經理、台灣迪吉多電腦總經理
學歷:美國舊金山大學電腦碩士、台大歷史系學士

多數人知道台灣惠普(HP)董事長何薇玲,是因為她在科技業的購併潮中,屢屢以被購併公司主管的角色,被擢升為新公司總經理,可說是國際購併潮下,最成功的倖存者之一。「鍥而不捨、排除萬難,始終抱著必成的決心」是前惠普中國總裁程天縱(現任德儀亞洲區總裁)對她的觀察。
前陣子,何薇玲在雜誌上開了生活風格專欄,叨叨絮絮地寫著水、茶、醋、米……,從一個沒有性別的商場強人,搖身變成一個台灣版的生活大師「瑪莎‧史都華」(Martha Stewart)。「她理性、感性兼備,值得學習」是競爭對手、明基台灣總經理洪漢青對她的評價。
她無懼,曾當面向競爭對手、IBM前台灣區總經理許朱勝「嗆聲」;她細膩,聽到郭台銘沒空吃飯,就立刻送泡麵到他辦公室;她坦率,大方承認業界心照不宣「用採購權衝業績」的現象;她優雅,勤練歌劇到能登台演唱的水準。她造型百變,曾巧扮「苦海女神龍」;她快人快語,曾說自己「死豬不怕燙」…… 。
成為購併的倖存者,何薇玲不只有實力,還懂得施巧勁—─實力是紮實的業績數字,巧勁則是她獨樹一幟的形象和手腕—─拉起和國外最高決策者間纖細卻堅韌的心弦,歷經數次生涯險境,她百變的面貌成為當今專業經理人因應環境變革、險中求生的最佳例證。

 文化自閉,經理人不再「外銷」
****Q:坐到這個位階,你認為自己目前最大的管理議題是什麼?
A:
台灣這個環境的非產品因素太多。政策的問題,很多人都很憂心。我們做消費用品的感受很深,因為人民的生活水平已經退到2002年。對岸的進步飛快,我們卻被困在這邊,還不知道如何脫困!從公司角度來講,成長愈快的地區,得到的資源愈多。台灣分公司要去搶資源,就要花很大的力氣。

Q:那對內部的管理議題呢?
A:這兩年很多人跟我說,外商在台灣已經從金飯碗變成鍍金飯碗、甚至變成褪金飯碗。這可能顯示台灣人有自信了,覺得去外商工作不是必經之路;壞處是,前幾年我們找人滿容易的,但是這幾年都發現新人英文不行。以前像程天縱(德州儀器亞太區總裁)也好、楊紹綱(前微軟大中華區總裁)也好,他們都是優秀的人才,不但能內銷,還可以外銷。但是台灣下一代的英文如果不行,可以外銷的人數就受到很大的影響。
反觀大陸,尤其是上海出身的經理人,他們可以外銷到新加坡、日本、香港、台灣。這是一個警訊。不是外商招牌褪色,而是我們沒有注意下一代的養成。這可能跟整個大環境有關。因為本土科技業的吸引力很強,我們就開始產生文化自閉症!我希望更多應屆畢業生來外商,因為我們給的不只是一個工作,而是一個平台。外商文化對台灣產業是很重要的,台灣的腹地很小,所以你一定要reach out(向外發展),外商的平台讓大家有這個機會。
很多人以為,學外語就是學英文會話、讀英文小說。It's not!(不是這樣)很多問題其實出在文化上。我一個以前的同事考大學時,英文零分,但是他在電訊業卻可以通吃市場。寫英文文章,第一句話很重要,要提綱挈領。外語表達若是文字優美,但內容空洞,那就很可惜。這種結構式的思考,其實就是邏輯的訓練。招募時,我們會要應試者寫一篇英文文章,看的就是他們邏輯的訓練。這反應一件事:現在台灣大學生因為接觸的都是網路文化和填鴨式教育,所以我們要花很多時間重新教育。
我一直希望把員工的平均年齡再往下壓。因為年輕人有活力。我們經營消費品市場,需要從不同年齡的人身上看到不同的需求,這滿有趣的。

Q:在判斷要不要用一個人時,你特別重視什麼?
A:可塑性很重要。我們考性向測驗、英文、中文作文,學校裡並不全都有教。很多課程都是教你方法論,剩下的你要自己去鑽研。很多小孩覺得他所有東西都學過了,這種人很難教。可塑性就是willing to learn(願意學習),永遠都不覺得自己學夠了。

Q:可能年輕員工覺得,工作和生活要分清楚……。
A:
喔,這我常常講,work and life balance(工作與生活平衡),work(工作)在前面!

Q:那你自己work和life的比例是多少?
A:
我大概有90%在工作,只有10%在做其他的事情。這可能是我的職業病,做什麼事都會跟工作聯想在一起。因為腦袋有很多線,思考的時候,就要把這些線互相連在一起。我連養貓,都在觀察3隻貓的互動關係!我管馬也跟管辦公室一樣,一邊是鞭子、一邊是蘋果,聽話就有蘋果吃。所以我只要花一個鐘頭,就可以讓初次見面的馬很合作。賞罰分明,馬就會合作。

Q:馬跟貓都是那樣管嗎?貓好像比較像人,比較有情緒、比較細緻……。
A:
那是因為牠不餓!我那天跟尹衍樑(潤泰集團總裁)談話才知道,他的20幾條狗,每個月有兩天是整天不給東西吃的!這招很厲害!要是每天吃得飽飽的,第一,對身體不好;第二,狗是獵食動物,不努力獵到東西,是沒得吃的,所以餓一頓也不會怎麼樣。

Q:你曾說過,經理人要「主動爭取,努力要讓人家看到」。你每次都能在公司合併中勝出,除了業績表現外,你還讓國外的關鍵決策者看到了什麼?
A:
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決心」。合併之後,不是說這個位置你坐,那個位置我坐,沒有這麼簡單的事情!所有的授權都是自己爭取來的,只是你要付代價,這個代價非常高。
最近我在幫惠普日本前總裁木通口泰行(Higuchi Yashyuki)的新書寫序。他說,我們這些高科技的人,常常一夜醒來,公司已經賣掉了。努力了這麼多年,你可以選擇放棄,因為換工作真的不難;你也可以擦乾眼淚,繼續往前走。
我待過的公司幾乎都有經過合併。每次合併的消息一出來,我就馬上把自己包裝好,好像商品大拍賣一樣!(大笑)而且不只是包裝一個人,而是包裝一整個團隊。

下功夫,讓自己更豐富
Q:怎麼包裝?

A:口袋裡沒有實力,肚子裡沒有學問,買回去不能用,再好的包裝,人家都不會要的。包裝成功的第一要件,是實力。有實力之後,你才能展現。
以開會當例子好了。惠普的年輕同事要出國開會,常會問我說,開會要說什麼東西?我跟他們講說,每一個會,你至少要問一個問題。第一,你問問題,人家知道你有在聽;第二,你的問題要是牛頭不對馬嘴,人家就知道你是個trouble(麻煩)!(大笑)
我去演講,常常會鼓勵我的女性聽眾,一定要問問題。我發現很多女生不問問題的原因,不是因為沒有意見,而是因為害羞。問問題是很小的事情,但是很多人都做不到。

Q:外商高級主管都是外國人,在生活環境和文化背景不同的限制下,該如何向上管理?
A:文化不同,但是人心是一樣的。惠普新上任的亞太及日本區總裁伊安諾帝(Tom Iannatti),波士頓出生,在美國東北及歐洲都待過很長的時間。他來台灣,我們很多主管都跟他聊天,但是他看的不是你表面上的語言能力。文法不好,沒問題;用字用錯,沒問題;講話結結巴巴,沒問題。可是你的肚子裡有多少材料、能不能讓你講話的內容豐富,那是聽得出來的。
很多人不願意花時間讓自己肚子裡的材料變得豐富。比如說,願不願意花時間讀書?你可能覺得讀書是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我們公司真的有人一年只讀兩本書,一本叫《財訊》,另一本叫《壹週刊》!你要是碰到老外,怎麼去跟他講《壹週刊》裡面的八卦?
有些人說,業務員都很會說笑話。但是我看過好多執行長級的主管,是把笑話一本一本蒐集起來,出席特殊場合前,趕快翻一下。黃河明(前台灣惠普總經理)就是這樣,把笑話當檔案在蒐集。Can you do it? (你做得到嗎?) 我也有一本「黃色笑話集」,因為書皮是黃色的!(大笑)要是有決心做一件事情,就要好好地把它做出來!

Q:你的意思是,工作能力大家都差不多,但是在這些品味細節,才看得出高下?
A:工作可以熟能生巧。比如說,我現在知道,合併之後,溝通很重要,因為員工的心很容易發散。你怎麼溝通?最重要的是讓人家知道你是誰,就要常寫員工信。讓人家知道你是誰,只是第一步;怎麼建立一個打勝仗的團隊?這個就有兵法!
我要是遇到很大的難題,走不過去的時候,就會把工作全部放下來,去做別的事,讓腦筋豁然貫通。日夜都在做同一件事情,不是解決問題的好方法。
人的腦袋不是一台電腦,而是左腦和右腦各代表一台電腦,一共兩台電腦。你一定碰過這樣的問題:有個人3年沒見面了,突然遇到了,名字想不起來;但是3個鐘頭之後,他的名字就記起來了。左腦管現在眼前的東西,但是右腦管長期記憶,左腦接收到的訊息,要丟到右腦的長期記憶裡去搜尋,3個鐘頭後才會找到答案。解決問題也是這樣,有時候答案就在眼前,但你不見得看得見,一定要經過一個過程,才會有答案出來。

下決心,每次合併都要留下來!
****Q:你現在比較少談業務,較常談興趣,呈現的是一種剛柔並濟的形象……。
A:
我談管理沒人想看,但是有次我談法國菜,回響卻很大!我常看《經濟學人》(Economist)和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 Week),就發現,因為人口老化,life style(生活風格)已經變成一個新的潮流。很多人開始展現工作外的另一面。我只是跟著世界潮流,把我的另外一面呈現出來而已,沒有特別著力。
十年前出版的很多企業家自傳,都在講他們多棒、多成功;現在的書反而在講我們多笨、學東西學好久,還碰壁之類的故事。真的把心放出來的文章,反而愈來愈多人欣賞。所以,我覺得可能是個轉型的時候。

Q:許多國外經理人下班後都有休閒活動。如果希望成為一個跟國際接軌的經理人,多些休閒嗜好是不是也有幫助?
A:那當然。像我的老闆伊安諾帝,他最愛的就是波士頓紅襪隊(Boston Red Sox)。你要是從來不關心,怎麼會知道紅襪隊是幹什麼的?紅襪隊的仇人又是誰?了解這些資訊不是為了聊天,而是真的有興趣。人生一定要很有趣,否則壓力這麼大,怎麼過日子?

Q:你不喜歡棒球,怎麼知道該從紅襪隊開始跟他聊?
A:
這就需要常識。他在波士頓住那麼多年,會喜歡紅襪隊的可能性很高!有了常識,你不需要透過秘書,就可以直接去找他聊!閱讀真的很好,可以得到很多「常識」。我常看到很多職位很高的人,只有知識沒有常識,這是很糟的。因為你管的不是產品,是人。管人就需要常識。

Q:開始工作後,你所做過最重要的決定是什麼?如果重來一次,會有哪些不一樣的做法?
A:
就是每次合併都要留下來!每次遇到合併,我們同事都會討論,是不是盡全力再衝衝看,每次得到的答案都是Yes!所以就一起來!
人永遠都可以進步,在進步的過程中永遠都要犧牲。在與康柏(Compaq)之後,很多人問菲奧莉娜(Carly Fiorina,惠普前執行長)代價這麼大,你有沒有後悔?她說,做了重大決定就不要往後看。我常常會後悔的是,昨天晚上為什麼沒有多吃兩個甜點!(大笑)但是重大的決定做完之後,我就往前衝!

Q:工作數十年來,你最得意的成就是什麼?
A:玩得很開心!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換一個嗜好,壓力愈大,玩得愈瘋。但是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突破了,所以要找新的突破!

Q:退休之後,你希望科技業會如何記起「何薇玲」這個人?
A:
我最好是永遠不退休,因為退休的定義愈來愈模糊。玩也是很大的工作,找到生活的樂趣,就可以永遠不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