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大前研一

2019-12-16 13:12:50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ra-QP8RFeZ8/VFGuSSYZlAI/AAAAAAAAR7A/OW5s2D7DkqU/s720/shutterstock_146275019.jpg
大前研一(Kenichi Ohmae)是管理大師中少見的亞洲面孔。他長居東京,但卻擁有相當大的國際知名度。美國顧問公司Suntop media所票選的「2003年50大思想家」排行榜中,他排名第十九。

大前研一(Kenichi Ohmae)是管理大師中少見的亞洲面孔。他長居東京,但卻擁有相當大的國際知名度。美國顧問公司Suntop media所票選的「2003年50大思想家」排行榜中,他排名第十九。
十九聽起來可能普普通通,不過,如果你發現微軟總裁比爾.蓋茲(Bill Gates)僅排名二十,創新大師克里斯汀生(Clayton Christensen)不過名列第二十二,企業再造(reengineering)專家錢闢(Jim Champy)更遠在第二十五名,或許你對這位日本大師的影響力就會有不同看法。
對一般讀者來說,大前研一最為人所知的論述,應該是他的全球化觀點──來自他1990年出版的代表作《無國界的世界》(The Borderless World)。不過,對許多西方讀者而言,大前某種程度就像日本企業的代言人,因為他書中所舉的例子多數環繞著日本企業和產品。尤其八○、九○年代正處於一片「日本能,為何我們不能?」呼聲的西方世界,大前的著作成為一窺日式管理脈絡的重要窗口。
說大前的成就來自於他的日本國籍,或許太過。他曾說:「我的戶籍是世界,我是一個世界公民,只是恰巧住在日本罷了。」然而,在大半理論來自「最佳實務」的管理領域,要談大前在全球的影響力,很難不連結到日本企業在世界經濟舞台的重要角色。
據說,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曾經不客氣地將大前比擬為美國最有名的鐵板燒連鎖店「紅花」,這顯示了西方人對「日本製」又愛又恨的矛盾情結。八○、九○年代日本各種產品勢如破竹地打入美國市場,儘管不甘,美國人不得不承認日本管理可能有其獨到之處,而大前帶來的第一手資料當然彌足珍貴。
《企業巫醫》(The Witch Doctors)的兩位作者就說:「大前在美國最知名的並非他的全球化論調,而是他能善用英語,對美國人說明日本事物的能力。」
不管原因為何,大前在全球的知名度的確讓多數亞洲人望塵莫及。《金融時報》曾稱大前是「日本唯一成功的管理大師」;1994年《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更將他選為世界五大管理大師之一。

透過思考訓練,
成為一流管理顧問

身為享譽國際的管理顧問,事實上,大前從未擁有任何管理學位。別說博士,連碩士、學士都沒有。
大前1943年出生於日本九州福岡縣,大學考試時因為睡過頭,讀的是早稻田大學工學院,之後分別取得東京工業大學碩士與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核子工程博士。
畢業後大前曾短暫地在日立公司服務,在因緣機會下,他加入美國麥肯錫顧問公司東京分部,當時還是麥肯錫在東京設立辦公室的第二年。
大前說,麥肯錫有一套獨特的用人哲學。在新人面試過程,所有主考官一致通過的人選,通常不會錄取;相反地,有爭議性或者有人強力推薦的人選,反而能夠脫穎而出。
工程背景出身的大前,就在多數主考官不認同,僅有一位強力支持的情況下進入麥肯錫。當時他對管理顧問這一行毫無概念,卻因為對未知領域的好奇心,開始了他的顧問生涯。
雖然是誤打誤撞的開始,直到1995年創立自己的顧問公司為止,大前在麥肯錫共待了23年,歷任日本分公司總經理、亞太地區董事長、總公司董事。
從完全的管理門外漢到世界一流的管理顧問,如此獨特的成功經驗,大前歸功於他的「思考訓練」,他在新書《思考的技術》中這麼描述。
大前在該書中說,他發現做經營分析和科學研究其實沒什麼兩樣,都是不斷地提出假設,透過資料收集驗證假設,最後才得出結論。如果能洞悉問題本質,不被表面現象所惑,不論大到國家政策,或者小至個人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利用金字塔結構法,
看清問題本質

但要如何才能看清問題的本質?他相信,經常練習解決問題的思考途徑有很大的幫助,而這些分析必須基於清晰的邏輯結構。
例如「金字塔結構法」就是常用的邏輯架構,將問題一層層抽絲剝繭,每一層的原因分類務求互斥且完整,如此可以形成解決問題的金字塔,而頂端就是最後要呈現的結論。
大前描述,剛加入麥肯錫的時候,由於他對管理一無所知,因此他比別人加倍努力。他每天利用從橫濱到東京通車的18分鐘時間,不斷進行思考途徑的自我訓練,例如電車內車廂廣告就是他經常練習的對象。
靠著積極的學習與思考訓練,大前的新手身分並未維持太久,只花了兩年時間,就開始嶄露頭角。他的第一本書《企業參謀》原本是他在麥肯錫前兩年學習的菁華筆記,編輯出版後卻成為企業家人手一本的暢銷書。也因為這本書出乎意料的成功,國內外的演講邀約和顧問業務蜂擁而至。
讓大前打響國際知名度的《策略家的智慧》(The Mind of Strategist)一書就是以《企業參謀》為基礎改寫而成。

制定策略的成功關鍵:
直覺與洞察力

1982年出版的《策略家的智慧》,談的是企業策略,正是麥肯錫的核心專長。在該書中,大前強調「分析」是策略思考的起點,然而,僅靠理性分析是不夠的,制定策略的關鍵成功因素在於直覺與洞察力,這也就是他所謂的企業家的「智慧」。這類洞察力透過綜合與重組過去不相干的現象,使我們得到一種整體的新觀點。
大前提到此種策略洞察力的幾大訣竅:一、眼光不要太過狹隘,面前永遠有許多種策略選擇,應該更彈性地思考;二、避免過於追求完美,反而錯失策略機會;三、掌握重點就好,例如產業的關鍵成功因素(KFS,Key Factors for Success),不要太專注細節;四、永遠挑戰限制;五、策略是態度問題,而非數字問題,只要改變態度,一切都會不同。
大前也指出「策略金三角」(strategic triangle,也有人稱為3C模型)對策略制訂的重要性。他說,任何策略的制訂都必須從三個主角開始,即顧客(customer)、公司本身(corporation)、與競爭(competition)。
他認為,策略就是公司努力讓自己與競爭者有所差異,並運用公司的能力使顧客需求得到更大的滿足,唯有三者能夠一致,例如公司目標與顧客需求一致、公司的能力比競爭者更能符合市場需求,策略才可能成功。
《策略家的智慧》一書沒有太複雜的理論,但大前將他在麥肯錫分析數千件案子的實際經驗,濃縮成具體可用的策略思考方法和流程,因此廣受企業界歡迎。管理大師韓第(Charles Handy)就說:「即使現在來看,這本書匯集了許多好的常識和清晰的建議。」清晰易懂、卻又具體可用,正是常識最大的價值。

全球化時代來臨,
國家界限終將逐漸衰亡

大前英日文俱佳,由於涉獵廣泛,迄今出版了100本以上的著作,不過多數以日文寫成,僅其中七、八本是英文書。
歸納大前主要的英文著作,除了《策略家的智慧》外,後來幾本書幾乎都在討論全球產業環境的變化與趨勢,並闡述這些趨勢對企業經營的影響和因應方式,包括《三強鼎立》(Triad Power)、《無國界的世界》《民族國家的終結》(The End of the Nation States)、《看不見的新大陸》(The Invisible Continent)等。
在《三強鼎立》一書中,大前指出歐、美,以及日本為首的亞太地區等三大經貿區域已經形成,企業必須同時立足於歐、美、亞太三大區域,否則將失去競爭優勢;《無國界的世界》中他進一步強調,除了同時跨足三大區域外,企業應該將自己定位為「全球企業」,而非日本企業,只有在心態上保持與三大區域顧客等距,客觀地思考三大區域顧客的需求,才可能在全球化時代成功。《民族國家的終結》更指出,自然形成的經濟區塊的力量,已經大過傳統民族國家的概念與藩籬,國家的界限終將逐漸走向衰亡。
不可否認地,過去數十年來各種科技的進步、法規的鬆綁、區域整合的趨勢等,使企業面對空前巨大的全球市場,國家間的地理疆界不再能抵擋企業,然而,文化、社會的藩籬並沒有那麼容易消失,完全同質(homogenous)的全球化世界仍然遙遠。
《企業巫醫》(The Witch Doctors;John Micklethwait & Adrian Wooldridge著)兩位作者就批評大前將把全球市場視為一個完全同質的世界,他們認為,許多國家政府仍牢牢掌握住他們的權限,並不會輕易將決定權讓給國際組織;比起大前的論點,他們更支持波特(Michael Porter)《國家競爭優勢》(Competitive Advantage of Nations)一書的看法,不同國家之間因為歷史、文化、教育、自然資源等各種因素,使得特定產業具有顯著優勢,而這些優勢僅靠企業的全球化策略並不易克服。
不過,大前強調的重點或者不全然是全球的同質化,而是以開放代替封閉的心態來面對全球市場;他也認為語言與文化疆界的重要性遠大於國界,例如,對加拿大經營者而言,將美國西雅圖和加拿大溫哥華歸為同一市場,可能遠比與加拿大魁北克(法語區)歸在一處要有意義得多。

新大陸的新面向,
「平台」將是致勝關鍵

整體而言,有關全球經濟趨勢的描述,2000年出版的《看不見的新大陸》(The Invisible Continent)一書可謂集大成之作,因此,《金融時報》在選取歷史上50本最具影響力的商業書籍時,《看不見的新大陸》與《策略家的智慧》兩者被選入內。除大前以外,僅杜拉克(Peter Drucker)也有兩書上榜。
該書中,大前用「新大陸」這個戲劇性的名詞來描繪知識經濟所帶來的巨大改變,就如同哥倫布當年發現新大陸一般,而這些改變或許無形,卻對我們生活產生重大影響。
大前在書中指出,新大陸共有四大面向:
一、延續舊世界的實體面向,實體產品的生產與配送等仍會存在,只是背後技術已經大大不同;
二、金流、資訊流可以穿越國界自由流通的無國界面向,這也是大前一再強調的無國界世界;
三、包含網際網路在內,由各種通訊技術所產生的數位科技面向;
四、以自己資金百倍、千倍之倍數資金流動的倍數面向(multiple dimension)。以這四大面向為基礎,大前詳細地描繪了未來世界的企業經營原則,以及工作、教育、生活、民主、金融貨幣等的各種面貌。
大前認為,在新大陸中各類「平台」將是致勝關鍵。平台包括所有共同標準,不管是語言(如英文)、金融(如VISA或MASTER卡)或者資訊(如視窗軟體),而平台只會由消費者決定,政府沒有插手的餘地。秉持他一貫自由化的觀點,大前也再次提醒政府,干預在知識經濟時代效果微乎其微,放手讓企業自由才是明策。

思考的技術
甚於「切實可行的建議」

在日本有「策略先生」美譽的大前研一,正職是個管理顧問。不過,他同時也是核子工程學者、創業者、公共政策教授、作家、重型機車狂熱者,甚至準政治家。
1995年大前離開麥肯錫,創立自己的顧問公司大前協會(the Ohmae & Associates),此後他還陸續成立包括網路公司在內的幾家企業,以及創業育成學校「攻擊者商業學校」(Attackers Business School)。其次,目前他也擔任加州大學(UCLA)公共政策教授與幾所韓國大學客座教授。
除了企業經營外,大前一度也涉及政治領域。他在1992年發起一項社會改革運動,稱為「平成維新」,期望改革日本政治與公共行政體系。為此,他還創立政策學校「一新塾」,以培養21世紀領導者、帶領日本走向新時代為目標。
儘管身兼數職,大前的出版量仍然相當驚人,在日本幾乎每幾個月就有新作問世,議題除了管理、經貿、金融以外,還包括社會、政治、教育等。基本上,大前對各領域都有自己一套看法,涉獵之廣令人咋舌。因此,他也曾經自嘲道:「每當我的論文一出現,美國貿易部和商業司的官員就會諷刺地說:『全能的大前研一又有意見了。』」
這樣多元的打擊面在管理大師中的確是個異數。不過,這倒也符合大前一貫的中心思想。打從第一本書開始,大前就強調思考與分析方法的重要性,他說:「只要透過科學邏輯性的思考方法,任何人都可以找出正確的解答。」因此,他才能不受傳統專業領域觀念的限制,從核工博士轉型為成功的管理顧問,甚至是一個跨領域的專家。
所以,韓第說:「大前研一已經遠遠超過了企業策略大師的格局,他寬廣的關照面引領我們航向未來的道路。」
不過,也有評論者指出,大前雖然描述了未來世界的模樣,但是卻沒能給予實務者切實可行的建議。
在《思考的技術》一書中,大前說,這是新經濟的時代,未來面貌如何仍未抵定,因此不存在標準答案。
面對不確定的未來,知識在網路時代已經變得廉價,唯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才能幫助你成功。
或許這正是為何大前強調「思考的技術」甚於「切實可行的建議」。在一個沒有標準答案的世界,我們需要管理大師提供的不再是已上鉤的魚兒,而是釣魚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