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領導,帶人更要帶心》

2019-10-17 04:50:26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v6l6Sqb2maU/VFGublxtBkI/AAAAAAAAR8w/T5-fcqIapEE/s720/shutterstock_93939910.jpg
**定義成就 **當大部分人想到成功時,他們都會往未來方向想,並設定一個最終的目標。在我的工作領域中,就有很多教練會以奪取全國冠軍為最終目標。我認為這是一種對成功的淺見,因為最終只有一隊能獲得冠

**定義成就
**當大部分人想到成功時,他們都會往未來方向想,並設定一個最終的目標。在我的工作領域中,就有很多教練會以奪取全國冠軍為最終目標。我認為這是一種對成功的淺見,因為最終只有一隊能獲得冠軍。

如果每個人都這樣定義成功,幾乎所有人都註定有失敗的一年。我亦相信,很多人是因為球迷和媒體的關係,相信贏得冠軍才是唯一的成功之道。

如果你總是爭取別人所定義的成就,一定會感到很沮喪,因為冠軍永遠都不夠,勝利也永遠都不夠。當你真的那麼幸運,如你所願奪得冠軍,那也只是排名而已。有人會說你很厲害、你成功了,但內心深處,你知道這是空虛的。

唯一可以遠離這種不快樂的結局,就是自己定義成就。這在季前賽,一切尚未進入狀況前就要開始。你對成功的定義,應該比贏得冠軍來得更深,應該是任何可以觸動你內心深處的熱情。

我的熱情是當教練和把事情盡力做到最好。我希望球隊一天比一天優秀,如果我們做得到,其他事情自然會被妥善照應。私下我有一個不公開的目標,希望能維持一貫卓越的表現。每次上陣,我希望我們有精彩的演出,每一場比賽都是一場傑作。

我跟球隊共同努力達成這個目標。但我並沒有告訴隊員,每一場比賽都是一場傑作。這是其中一個原因,因此我稱它為不公開的目標。如果我告訴他們,只會徒增他們的壓力,他們可能會為了完美而不惜做出任何事。我試著不要對他們的表現施予任何壓力。我要他們喜歡自己的表現。當他們踏進球場,我要他們有膽識、有智慧,發揮他們的潛力。我更希望每個隊員都認為:「我做得到。」

一個優秀的領導者,要看得比他當下所做的更遠,否則,在往後的路上,可能會出現嚴重後果。領導者當下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為了未來。

**引以為傲
**不管做任何事,簡單如做巧克力碎片餅乾,我母親總是全力以赴。當我們生活環境不佳,她會放三片巧克力碎片在餅乾裡,後來,她會放四片。但如果餅乾裡只有兩片巧克力,那絕對不是她做的餅乾。只要有她背書,任何事都不會出錯。

從這簡單的一課,我學到的原則是:「我們做任何事都要為自己背書。所以我們會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且全力以赴。」

這叫做引以為傲──拳頭裡的第五項特質。

當我在西點替鮑勃‧奈特打後衛時,我傳出去的球並沒有印有「威爾遜」(Wilson)──籃球製造商的名字。我所關心的是印有「薛塞斯基」的傳球,如果我傳得不好,我要為自己負責。如果是妙傳,隊友最好能接到。還有,在球場上如果我搶不到球,上面印的也不是「威爾遜」,而是「薛塞斯基」。尤如自己的財產一樣,我會爭取做好每次的搶球。

身為教練,任何時候當我發現球隊的表現無法讓我感到引以為傲時,例如沒有極力救球,或沒有盡力搶籃板,我會要他們停下來,並告訴他們一個發生在我母親七十五歲時的故事。

某日下午,當母親在芝加哥下公車走路回家時,三個青少年試圖要搶她的皮包。這種情況下,一般的女士會讓步,不敢貿然反抗。她們大概會說:「拿去吧,不要碰我。」

但我母親並沒有這麼做。

她用力夾住皮包,因為那是她的。幾分鐘後,這些小鬼發現這個年邁的女士並不會放手,他們也無法搶走皮包,就一溜煙跑走 。

講完故事後,我會跟球隊說:「小夥子,如果一個七十五歲的老太太都極力保護她的皮包,你們這些年輕人為什麼不極力搶球呢?你們搶不到籃板嗎?拜託!你們應當感到慚愧。當一顆球在場上沒有持球權時,如果我們沒有很驕傲地相信這是杜克的球,那我們不會是一支優秀的球隊。當你傳球時,上面印著的是『阿馬克』(Amaker);當投球失誤時,在半空中的球印著的是『阿拉瑞』(Alarie);當球靠近巴蒂爾(Battier)時,球上印著的是『巴蒂爾』。」

當每個人都相信,我們都要為球隊做的每件事情背書,我們才有機會變成一支卓越的籃球隊。除非我們都相信,所打的每一球球上都印著「杜克」;否則,我們不會為自己的表現感到驕傲。

**展現團隊想看的表情
**領導者應該展現團隊想看到的表情。因為在他說出任何話之前,他們看到的是他的表情;他們會看他的眼神,甚至走路姿勢。

我經常會意識到我要如何進入更衣室。在比賽之前,我會面帶笑容,踏著輕快的步伐,快速進入更衣室。我進去後,會說類似的話:「嗨,我們今晚的表現一定會很好。事實上,我們今晚表現會很出色。」

不管我事後說什麼,都沒有我如何看他們重要。

「他是認真的嗎?」

「對呀,看看他的表情,他是認真的。我們今晚表現會很出色。」

一個卓越的領導者會展現讓團隊有信心的表情。我把這列入重點,並把這印象灌輸給球員,鼓勵他們走路或站立的姿勢要端正,要展現自信的一面。

「如果你想成為一個優秀的球員,」我告訴他們:「走路時要像一個優秀的球員。」

這是我在西點學習到的一個原則,是每個學生必修的領導力。展現給你的團隊看,你能帶領他們。昂然挺胸、保持鎮定或在允許的狀況下才微笑、儀容保持整潔、制服保持乾淨、鞋子勿沾上塵土,塑造出一個在某一刻團隊所需要的形象:一個微笑、一個皺眉、激動的情緒、憤怒、一個玩笑。

有些人類的情緒是領導者必須征服的──例如恐懼。你不必為了擊倒恐懼而擁抱它,有時候你需要狠狠的擊倒它。

**追求卓越
**我時常跟球員提到杜克的教堂,還有在祭壇上那些精美的木雕,他們都看過。

「夥伴們,記得在祭壇上那些宏偉壯麗、手工精細的木製品嗎?」我說:「做出這些作品的人是個不折不扣的藝術家。」

「那麼這個藝術家為誰而做呢?」我會問他們。

「有人付錢給他。」

「有可能。不過我相信這個藝術家如果在河邊削樹枝,他一樣會仔細而且精確。他會做是因為樂在其中,以自己的作品為傲。此外,真正的藝術家所追求的是卓越表現。」

「夥伴們,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我們應該在任何事情中追求卓越,並讓自己樂在其中。然後,希望有人看到我們在球場上的付出,並說出跟我們讚美祭壇一樣的話:『太棒了。』」

「藝術家有一套對自己期待的程度和標準。不管他得到的是一元或一百萬元,都會做相同的工作。他會全力以赴,每次皆是如此。這就是卓越,這就是驕傲。」

身為教練,我個人的動力就是追求卓越。我希望每次離場前都能交出漂亮的成績單,而非高低起伏,有時在高峰,有時在谷底。再者,我不讓任何人告訴我卓越的定義,我對所做的事感覺良好,只因為我正在做。

一個領導者如果經常在鎂光燈下,很容易讓媒體決定球隊是好是壞。如同木匠或畫家,他們會阻止別人批評他們的作品。你可能會獲得一些良好的建議,但最終還是要靠自己完成作品。

我所渴求的並非是成功,而是卓越。因為,當達到卓越之後,成功自然會伴隨而來。

**無不散之筵席
**一九九九年球季結束時,除了奎恩要離開球隊外,我們同時失去七名球員。三名畢業生,圖拉真.藍登、戴蒙.唐薩斯基(Taymon Domzalski)和賈斯汀.卡爾德貝克(Justin Caldbeck)。另外四名是升大二或大三,由於個人原因,他們選擇去打NBA或轉校,這包括艾爾頓.布蘭德(Elton Brand)、威廉.艾佛里(William Avery)、科里.馬蓋提(Corey Maggette)和克里斯.伯吉斯(Chris Burgess)。

像艾爾頓.布蘭德,我知道他和母親都想轉打NBA。但他們很掙扎,因為他們知道,從來沒有杜克的籃球員那麼早就去打NBA,他們不想傷害任何人。

我不想艾爾頓和他母親感到內疚。我知道這早晚會發生,但我希望是在一個愉快的情境下發生。所以,在我動髖關節手術後幾天,我請他們到醫院一趟。

「聽好,你想這麼做,是嗎,艾爾頓?」我問。

「是的,教練。」他回答。

「但我們不想傷害杜克。」他母親說。

「如果這樣對你們是最好的,杜克和我都不會介意。」我說。

我希望以後能跟艾爾頓.布蘭德以及他母親維持一個良好的關係,所以我如何處理,將決定了我們的未來。我們的結局不會不一樣。你知道嗎?我不要一個不一樣的結局,因為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此外,當皮克斯基爾(Peekskill)高中再出現一個小巨星,當他艾爾頓.布蘭德被問及關於K教練和杜克大學時,我相信艾爾頓會告訴他,我們對他很好,而且選擇正確。

所以我要面對失去布蘭德及艾佛里、馬蓋提、伯吉斯三名畢業生,還要從髖關節手術中復原。出院後第一件事,我集合三個新隊長尚恩.巴蒂爾(Shane Battier)、克里斯.卡拉維爾(Chris Carrawell)和奈特.詹姆士(Nate James)到我家,討論所發生的事和發生的原因。這部分的對話只維持十分鐘,剩下的九十分鐘,討論的是如何準備下一個球季。

我告訴他們,不管損失如何,我們一定沒問題。事實上,我們新招攬的球員都很優秀,我告訴他們這將是具潛力的一年,但他們三個需要花很多工夫。然後我問他們:「你相信我們做得到嗎?」我不會忘記克里斯.卡拉維爾的回應。他說:「教練,我相信,因為那是你說的!」

我很高興我們的新隊長能放下這些狀況,如同我們在例行賽中,他們能放下任何失敗。畢竟,他們失去了七名隊友,而且都是他們的朋友。我也很高興我跟他們三個的關係,能進展到像朋友般互相信任。

當我回顧一九九九年球隊額外失去四位球員,對我而言,友誼無法延續,才是最大的損失和遺憾。如果他們能留下來直至畢業,我們就可以發展深厚的友誼。

當然,我會擔心明年球隊可能失去潛力球員,但我並不氣餒。事實上,當他們下定決心,我立即展開招攬行動。很多人跟我說:「這樣很不好,明年的球隊能擁有什麼成員?」但我正在看著我所擁有的球員,和我可以做的事情。

在我的職業裡,因為事情瞬息萬變,我已學會如何跟不穩定共處。我祝福要離開的球員一切順利,並跟那些想維持友誼的保持聯繫。人們會選擇他們認為對的事情去做,儘管有時候他們無法遵守當初的承諾。

當科里.馬蓋提決定去打NBA時,他和家人來拜訪我。我告訴他:「我要你知道,你即將進入另一個世界,並非總會有真理。如果你需要幫助或建議,我隨時都在這裡,我會告訴你實話。」

這是我對他們的想法。

領導者常面臨這類狀況,但對我來說,這是我多年教練生涯中的頭一遭。我從未有過球員提早離開轉打NBA;這跟一家企業損失了一些頂尖員工一樣,因為他們在另一家公司獲得更高的待遇或薪資。

我們試著提供隊員最好的一切,所有我們教他們的一切──就是奎恩.斯奈德在他演講中所提到的價值觀──這不會有所改變。有時候,有些人會做他們必須做的事。有時候,有些人會選擇離開。

一個領導者該如何面對?

我們感到難過、失望,甚至覺得被背叛。但一個真正的領導者會放下這些情緒,他們會感謝這些球員為他所付出的努力,並祝福他們。然後,我們要繼續向前看。

我們總會有「下個球季、下場比賽、下場賽局」。

我們不應該有任何怨恨,應該要維持友誼,因為友誼加上愛,會讓生命更有價值。如果沒有友誼和愛,我會厭倦當教練。

書名:領導,帶人更要帶心:K教練教你打造卓越團隊
出版社:久石文化
作者:麥克.薛塞斯基(Mike Krzyzewski)****
****出生於一九四七年,由於很多人不太知道「Krzyzewski」如何發音,所以直接稱他為「K教練」(Coach K)。芝加哥土生土長的他,畢業於西點軍校陸軍軍官學校。
他似乎是天生的領導者,善於組織團隊和激勵人心。現在除了擔任杜克大學籃球隊「藍魔隊」總教練,也身兼美國男籃國家隊總教練。

>買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