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重溫呆伯特】商業思想家史考特.亞當斯

2019-12-15 03:19:51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wE4zlptTTfs/VFGvOdPs52I/AAAAAAAASEo/NnLFZSnYfe8/s1024/
你或許不知道史考特‧亞當斯(Scott Adams)何許人也,但是你八成認識戴著眼鏡、身穿短袖白襯衫、領帶尾端向上翻轉的「呆伯特」(Dilbert)。1989年迄今,以呆伯特為主角的連環漫畫,總計已在

你或許不知道史考特‧亞當斯(Scott Adams)何許人也,但是你八成認識戴著眼鏡、身穿短袖白襯衫、領帶尾端向上翻轉的「呆伯特」(Dilbert)。1989年迄今,以呆伯特為主角的連環漫畫,總計已在全球65個國家、逾2000份報紙上刊載,是有史以來由聯合供稿組織所提供最為成功的連環漫畫。
呆伯特漫畫的大受歡迎,在於生動地刻畫出商業世界的荒謬、愚蠢和痛苦,讓職場工作者看得心有戚戚焉。呆伯特漫畫裡,充滿了企業缺失、可笑的公司政策,或是注定要失敗的商業觀點。管理大師麥可‧漢默(Michael Hammer)曾說,呆伯特的創作者亞當斯堪稱20世紀最傑出的商業思想家和觀察家,而一幅呆伯特漫畫所包含的真理,可能比商學院一整個書架的個案分析還要多。

犀利的幽默  針砭管理萬象

的確,在許多管理會議上,經常都會有講者引用呆伯特漫畫來闡述觀點,而亞當斯圖文並茂的第一本商業著作《呆伯特法則》,甚至還是部分商學院的指定閱讀教材。儘管漫畫的形式給人輕鬆、娛樂的感覺,但是亞當斯卻憑藉著他敏銳的觀察和犀利的筆觸,在幽默風趣之中,針砭了諸多管理議題和現象。
在由英國Suntop Media和歐洲管理發展基金會(European Foundation for Management Development)所進行的全球50位最具影響力的管理思想家排行榜上,亞當斯三度進榜,而且排名年年上升,從2001年的第31位、2003年的第27位,及至2005年的第12位。
在由商學院教授、企管顧問和企業經營者所盤據的管理大師名單裡,亞當斯的背景不免令人覺得親近:他當了17年的上班族。按照他自己的說法,這十多年來,他都是待在辦公室的小隔間裡,做著「受氣和低薪的工作」。
1979年自紐約哈威學院(Hartwick College)經濟系畢業後,亞當斯在加州克羅可國家銀行(Crocker National Bank)任職8年,而且在擔任行員時,還曾被人用槍抵著腦袋搶劫兩次。
1986年,他轉赴同在加州的高科技公司太平洋貝爾(Pacific Bell),從事科技和金融相關工作。雖然當時名片上印著工程師的頭銜,但是他卻沒有受過相關訓練。
亞當斯在太平洋貝爾公司待了9年。不過,早在離職前6年,他便開始創作《呆伯特》漫畫系列。某種程度上,畢業自麻省理工學院(MIT)的工程師呆伯特,其實就是亞當斯和同事的縮影,而漫畫內容有部分正是取材自當時任職的公司。
在工作期間,每當碰到無聊的會議,亞當斯都會隨手塗鴉,畫下同事和老闆的奇言異行。久而久之,呆伯特這個主角日漸成形。
最初,亞當斯只在簡報時讓呆伯特出場,不料聽眾反應熱烈。1988年,亞當斯在一位漫畫家的建議下,買了一本《1988年藝術家市場》(1988 Artist Markets),並且依照書中指示,將試畫的50幅呆伯特連環漫畫,寄給幾家大型的漫畫聯合供稿組織。結果,聯合特稿通訊(United Feature Syndicate)在成千上萬的來稿中,選出了呆伯特,為亞當斯贏得了一紙合約,讓他在原本的死薪水之外,正式開始靠漫畫賺外快。
既然有6年的時間是邊工作、邊畫漫畫,顯然正職與副業並無衝突,但為何最終仍舊選擇離開職場?
亞當斯的答覆是,那是因為他上面的經理人曾不只一次直接跟他說,「你是不可能升遷的,因為你是白人」。原來是公司的管理高層白人男性比例偏高,而為了兼顧性別與種族等敏感議題,只好犧牲亞當斯這種正拚命往上爬的人。
亞當斯嘗試著換到一家公司,但還是碰到相同的問題:如果是哈佛的MBA,或許還有機會;但如果是其他學校的MBA,那麼在碰到學經歷相當或更好的女性和少數族群時,就真的沒機會。
亞當斯雖然不是哈佛MBA,但也是名校MBA,他在1986年畢業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商學院。諷刺的是,從沒想過畫漫畫的亞當斯,當初之所以去念MBA,就是因為他觀察到在職場上,取得名校MBA學位的人,比較容易往上爬。孰料事與願違。

和讀者互動中  鮮活呆伯特

儘管MBA學位未能幫助亞當斯在職場上更上一層樓,但是他卻將呆伯特漫畫的成功,歸功於這段求學經驗。他說,大部分的漫畫家都自有一套創作流程,然後將作品寄給聯合供稿組織。一經採用,便由供稿組織決定在哪一份報紙上刊載。待見報後,再由讀者喜好決定生死。漫畫家永遠無從得知讀者究竟是邊看邊笑,還是邊看邊罵。
亞當斯從一開始就揚棄了這種「單行道」的做法。商學教育教會了他建立溝通管道的重要性,務必要讓顧客說出他們的想法。於是,他從1993年起,開始在漫畫裡附上自己的電子郵件地址。這個和讀者直接溝通、取得回應的模式,讓他發現了一個漫畫商業模式的大漏洞(或可說是大商機):一旦附上電子郵件地址,讀者就可以寫信告訴創作者他們的喜好為何。
一開始,呆伯特不常出現在辦公室,反而比較常待在家裡,或外出做些抽象的事情。當讀者紛紛來函表示,比較喜歡辦公室裡的呆伯特,亞當斯便決定從善如流。就連漫畫裡的配角,有時也是依據讀者的反應決定去留的。
例如,當「貓伯特」(Catbert)首次出現時,原本只是呆伯特在人行道上碰到的一隻貓,就因為讀者喜歡這隻貓,所以亞當斯就保留了這個角色,安排牠擔任呆伯特公司裡的人資主管。
亞當斯顯然也深諳「口碑行銷」的驚人力量。為誘發讀者幫他做行銷,他經常在漫畫裡描繪不同專業的工作者。例如,當他發現身邊每個人不是身為會計、曾經是會計,就是有朋友是會計,所以就在漫畫裡安排會計的角色。如此一來,人們就會把漫畫剪下來,拿給他們認識的會計看。透過這個安排不同專業人員的「詭計」,亞當斯的宏願是:總有一天,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都會曾經轉寄或轉送過一則呆伯特漫畫。這就是他所謂的「建立市場的系統化方法」。
MBA的訓練,讓亞當斯學會:提供人們要的東西,顯然比較有商業利益。在創作呆伯特之初,亞當斯只不過是在描述一個和他自己做著類似工作的平凡上班族。但是,讀者卻自行詮釋出另一層含意:工作者都很聰明,老闆都很愚蠢。於是,亞當斯進行了一項簡單的數學運算:老闆和員工的比例大約是1:10,要把產品賣給1個老闆,還是10個員工?答案顯而易見。
每當員工湊在一起,就算不是在說老闆壞話,「老闆」也絕對是個好話題。而既然員工和老闆的比例懸殊,加上亞當斯的觀點和創意,許多又是來自公司的第一線員工所提供的素材,也難怪呆伯特系列漫畫的內容,多半是管理上的錯誤、疏忽,以及一些堪稱比小說情節更怪異的行徑,尤其是「壞老闆」。
亞當斯在《呆伯特法則》中寫道,「我的漫畫『呆伯特』談的都是職場的情況。我照例會添加一些稀奇古怪、匪夷所思的元素,例如虐待成性、會說話的動物;長得像侏儒妖精的會計;被抽光生命力、變成一塊抹布的員工。但我最常聽到的評語卻是:『我們公司就是這個樣子。』」
例如,某家公司採購筆記型電腦以供員工出差時使用,但由於主管擔心這批電腦會失竊,於是想出了一個妙招:把筆記型電腦固定在員工的辦公桌上。又例如,某公司長期忽略員工對於改善營運的建議,但是卻雇用了一位專門解決問題的顧問。該名顧問在廣泛徵詢了員工的意見之後,將員工所提出的建議轉呈給該公司總裁,結果總裁照單全收,立刻實施。亞當斯說:「不論我的漫畫多荒謬,都無法超越一般人的親身職場經驗。而諸如此類的事情,是無法捏造的。」

荒謬的真實  呆伯特法則

管理學上有個知名的「彼得定律」(Peter Principle),意指「每個有能力的員工,最後都會升遷到他們能力無法勝任的位置」。某種程度上,這說明了不是每個在某方面學有專精的人,都適合當主管。
然而,亞當斯所提出的「呆伯特法則」,簡直叫人更絕望,因為獲得升遷的人,通常都是能力最差、腦袋最笨的人,如此他們對於組織的危害,才能降到最低。亞當斯諷刺地說,真正的聰明人或專業人士都不在管理階層,但這同時也是商業世界裡最荒謬的一件事:把能力最差的人,放在一個對每個工作者的成果影響重大的位置上。
這種對於管理階層的辛辣譏諷,雖然在商業世界裡觸發了工作者的強烈反應,並且得到了廣泛的迴響,卻也為亞當斯帶來了「反管理的大師」的封號。
亞當斯對此的反應是,他認為自己所創作的漫畫,只是在提供一個被困在辦公室小隔間員工的觀點,這和許多顧問和管理大師所宣揚的理念是非常不同的。在亞當斯看來,顧問和大師比較像是乘著降落傘從天而降,跟高階主管聊聊天,離開時根本不知道員工在想些什麼。亞當斯無意對於職場問題或管理議題提出解決方案,他只是選擇站在員工的角度來看事情。
儘管如此,呆伯特這個虛擬的漫畫人物,在某種程度上依舊對於企業的日常運作造成了影響。有許多讀者就表示,當主管打算推出某項笨蛋計畫時,他們就會把一則嘲諷類似計畫的呆伯特漫畫拿給主管看,結果計畫就被取消了。
亞當斯非常樂於人們把他的漫畫當成愚蠢與荒謬的「抑制劑」。他認為呆伯特就像是個小小的指路人,告訴主管:「這些都是地雷,如果你踩到其中一個,就會遭到嘲笑。」而大多數人出於本能,會迴避任何可能招致揶揄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在組織裡,員工對於自己不喜歡的政策,通常沒什麼置喙的餘地,但是有了呆伯特漫畫,員工就可以在嘲笑公司政策的同時,又不至於被主管視為是他個人的看法。亞當斯說,「如果老闆以為你在嘲諷他,你可能會被開除。但是人們可以拿著我的漫畫,說道:『我是覺得這項政策還好啦!但是這個漫畫家說,他覺得這樣很愚蠢。』」
透過漫畫,亞當斯在職場進行了小小的顛覆和寧靜的革命,讓主管與部屬之間的權力關係,產生了一點動搖。

提升效率的「5點下班」哲學
從工程師呆伯特的眼鏡和小隔間望出去,組織裡的一切,舉凡打考績、行銷與溝通、顧問、營運計畫、變革、預算編列、銷售、會議、人事精簡、領導、團隊合作、流程改造等等,都有其荒謬的一面。但是,取得MBA學位的創作者亞當斯,對於組織運作倒也不全是譏評嘲諷而已。
亞當斯在《呆伯特法則》裡提出了一個新公司模式。他認為良好管理的關鍵,就在於清楚辨別成功的基本要件為何:即員工有效率和產品優良:「就這麼簡單!」
所有跟人和產品「隔一層」的活動,最終不是宣告失敗,就是徒勞無功。例如,為新版軟體寫程式,就符合成功的基本要件,因為這能改善產品,但如果是草擬有關寫軟體的規定,就已經隔了一層。同理,跟顧客對話,便符合基本要件,但如果談論有關顧客的問題,就又隔了一層。
亞當斯設計了一套完美公司的制度,目的在使員工達到最高效率,因為最好的產品通常都是由最有效率的員工所創造的。他所虛擬的一家完美公司,取名「5點下班」(Out At Five;簡稱OA5)。顧名思義,下午5點就讓員工走出公司大門,並且確保每個員工在下班前,都完成了一份完整的工作,而且每個人都認可這一點。亞當斯認為,再怎麼說,跟其他選擇相較,工作到底還是讓人比較不愉快。所以,讓員工對工作滿意的最好辦法,就是幫助他們盡可能遠離工作。
至於主管該做些什麼呢?亞當斯認為,就是「少插手」,放手讓員工專心處理真正重要的事情。不過,在少插手之餘,主管還是可以做些有用的事,包括:趕走不適任的員工或令人討厭的傢伙;確保和鼓勵員工每天都學到一點新東西;營造一個助長好奇心與學習欲的環境;以及以身作則,教導員工提升工作效率的方法。
關於提升員工工作效率這件事,亞當斯為主管提出了幾個具體的建議:
1.早晨做創意性工作,下午做些不需要用腦的例行性工作。例如,員工會議就應該在下午舉行(如果非開不可的話)。
2.開會時間要短,議事切重要點,表明你注重簡單扼要的立場。
3.將無關緊要的事情丟在一旁,並且說明原委。如果是屬於「隔一層」的活動,就簡單說不,並且直接說明婉拒的理由。
4.委婉打斷冗長的談話。
5.處理小事要有效率。例如,如果分配文具的程序很複雜,不如每個月加發25美元的文具津貼,讓員工自行採購。
至於個人的時間管理,亞當斯也自有一套哲學。他自稱長於時間管理,面對每天湧入的數百封、甚至上千封的電子郵件,他會先初步劃歸為20種類型,然後透過軟體,搜尋關鍵字,找出自己必須最優先處理的訊息。此外,他通常在早上創作,早上10點之前不接電話,確保大部分的創意工作,都是在早上7點~10點間完成。亞當斯說,當你可以掌控自己的行程,就可以在頭腦不清時,做些瑣碎的事情,並且在腦力的顛峰期,做有創意事情。

贏家是絕不放棄的輸家

呆伯特漫畫的風行,使得亞當斯的生活面貌徹底改觀,得以擺脫薪資微薄且受辱的工作。如今,他在寫作之餘,還得四處演講、接受訪談、為授權商品設計圖案,而且除了原本就有的呆伯特漫畫網站,還經營了一個「呆伯特部落格」。
然而,亞當斯終究是學商的。在從上班族變成作家和藝術家之後,他陸續又身兼老闆和創業家的角色,不但是加州一家知名餐廳Stacey's Cafe的合夥人,也是史考特‧亞當斯食品公司(Scott Adams Foods, Inc.)的執行長。亞當斯執行長賣的產品很特別,是一種名為「Dilberito」的捲餅,賣點就是每一份捲餅都包含了人一天所需的所有維他命和礦物質。
對於功成名就這件事,亞當斯有著獨特的觀點。他認為,在愚蠢當道的世界裡,成功只需要一點點的堅持,其餘的全憑運氣。亞當斯自己最喜歡的呆伯特漫畫之一:「工程師威利(Wally)向老闆解釋,過去一年裡,所有同事都推行了大型專案,但全告失敗,導致公司損失數百萬。威利什麼也沒做,因此根據經濟學運算,他成了全公司最有價值的員工。威利喝了一口咖啡,對老闆說,『看到沒,學著點!』」
謙虛的人往往都會把自己的成就歸功於「運氣」,也有可能事實真是如此。然而,成功絕不會從天而降。亞當斯說,最後的贏家很可能先前失敗了9次,而真正的輸家往往都是失敗了幾次就放棄的人。如果真要挑出一個自己終於成功推出呆伯特的原因,亞當斯表示:「我會說,那是因為我嘗試了很多次,而且我沒有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