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換工作,你該挑大公司還是小公司?外商顧問:這樣選都不好!

2019-10-23 04:17:09
Managertoday
https://bnextmedia.s3.hicloud.net.tw/image/album/2017-12/img-1513841386-97894.jpeg
同樣的問題,會隨著我們每次轉職一再出現。尤其對於那些優秀的經理人們,很容易一次拿到多份offer。當手中有許多機會時,「我該選擇哪家公司?」就會一個兩難、甚至多難的問題。

同樣的問題,會隨著我們每次轉職一再出現。尤其對於那些優秀的經理人們,很容易一次拿到多份 offer。當手中有許多機會時,「我該選擇哪家公司?」就會一個兩難、甚至多難的問題。

針對這點,波士頓顧問公司(BCG)資深顧問名和高司認為,大公司、小企業、外商、本土企業都不是挑選的重點,你應該觀察的是「這家公司未來會不會快速成長」。因為公司成長,經理人才有更多升遷機會,薪水自然會水漲船高。

《LEAP新商業模式》中,名和提出 LEAP 模型,教經理人觀察會高速成長的企業。他研究 100 家營收超過 1 兆日圓(約新台幣 2688 億元),卻仍持續成長的企業後發現,這些企業都同時兼顧兩種相互矛盾的元素—堅韌性(resilience)和變換性(transformability)。

堅韌性是指「鍥而不捨」「堅持」;變幻性,則是能夠「無拘無束」,適時「投機取巧」。

他進一步將企業經營拆解成 4 個層面:商業模式(L)、核心競爭力(E)、DNA(A)、抱負(P)。如果你想進的公司在這些面向都兼具堅韌性和變換性,就請不要猶豫,直接進入這家公司吧。

條件一:深耕特定領域,又懂得異業結合

商業模式中的堅韌性是「精實」(lean),而變換性則是「槓桿」(leverage)。

前者的意思是與《精實創業》中提到的最小可行性商品(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相似,藉由客戶的反饋,不停改善自己的商品,直到極致,一般稱為「品質型企業」;而槓桿,則像是投機,藉由不停找尋市場上的機會,然後迅速投入資源並獲得回報,也就是所謂的「機會型企業」。

品質型企業,通常選擇深根某個領域,直到變成龍頭。但也因為一味埋頭研發,所以只有既有市場強,等到稱霸既有市場後,因為其他技術低落,所以難以跨足別的領域,最後受限於現有市場,成長陷入瓶頸。

機會型總是認為抄別人比較快,但等到企業成長到一定規模,就會因為自身研發能力不足,無法做出獨特的產品。產品不特別,就很難爭取到跟其他人的合作。如此一來,藉由槓桿別人來成長的方法就不再適用,自然無法繼續擴大。

名和認為,這兩種企業沒有好壞之分,但唯有兼顧品質與機會的企業,才能持續高速成長。

他以蘋果(Apple)為例,創辦人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始終追求「至高的完成度」,對任何事都有近似於偏執的堅持,產品不達到完美絕不上市,所以他曾經極度厭惡採取標準化策略的微軟。但等到iPod模式成功之後,賈伯斯意識到,如果不跟微軟合作,蘋果永遠只能待在既有市場,無法長大。因此,賈伯斯決定讓微軟的使用者也能使用iTunes音樂商店,利用微軟沒有的產品,槓桿眾多的微軟使用者,才使iPod得以稱霸世界。

條件二:擁有獨特的核心競爭力,還能挪移到其他領域

E,是核心競爭力,包含「稜角」(edge)與「挪移」(extension)兩種相反特質。稜角,就是「卓越出眾之處」「唯獨這一點絕不輸人的強項」,意思近似《競爭大未來》所說的核心競爭力,指公司在長期經營中所累積的知識組合而成,企業獨具的、與他人不同的一種能力。

稜角讓你在特定市場所向披靡,但等到成為市場龍頭後,成長速度自然會再度放緩,甚至停滯。此時,就需要尋找能用得上稜角的新市場,這就是挪移。

賈伯斯帶給蘋果最重要的就是他的理念:「修好你痛恨的東西。」(fix what you hate)他觀察到當時雖然有音樂播放器,但下載音樂卻是犯法的。另一方面,下載的流程繁複,即便是工程師也嫌複雜。所以蘋果才創造出iPod和可以簡單購買音樂的iTunes Store,讓一般大眾也能簡單儲備自己的音樂庫。

而「修好你痛恨的東西」的精神,就變成蘋果的「稜角」,持續吸引志同道合的人才加入。《唯一裝置:iPhone祕史》(暫譯,原文為The One Device)就詳述,蘋果員工長期受此文化薰陶,眼見外界的智慧型手機都是些破爛,才就想說能不能把iPod跟手機結合,iPhone因此誕生。而同樣的模式,後來又複製到平板電腦,遂生出iPad,以及智慧型手錶Apple Watch。

蘋果不斷地將自己的「稜角」「挪移」到不同產品或服務,最後甚至獲得一種說法「蘋果一點靈」(magic touch),是指現有產品只要讓蘋果公司一碰,就能蛻變出嶄新產品。

條件三:懂得何時該堅持,何時該放棄

企業DNA則包含堅持(addictive)和適應力(adaptive)兩種相悖特點。所謂堅持,是一開始認為什麼是對的,就持續做下去,英特爾(Intel)前執行長安迪.葛洛夫(Andy Grove)的名言「在矽谷,唯有偏執者得以倖存。」就是要我們像偏執狂一樣堅持。

然而,現在環境、科技變動非常迅速,如果只有work hard(堅持),可能只會愈走愈偏,所以還需要work smart,走幾步、抬起頭來看一下終點在哪,調整一下自己的方向,這就是所謂的適應力。

蘋果一直以來都堅持追求產品的至高完成度,不到完美不出手。比如說,提姆.庫克(Tim Cook)花了整整四年,才推出Apple Watch,正是因為蘋果為自己設下「要在新品類推出最高品質產品。」但是,蘋果同樣懂得適時放棄堅持。例如,早期蘋果曾想做電視機,但幾經評估後發現無法做到他所追求的的至高完成度,最終捨棄了這個計畫。

條件四:明確企業存在的宗旨,又能隨著時代而進化

最後一個面向「抱負」,包含企業存在的宗旨(purpose)和跨出一步(pivot)。這方面蘋果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因為賈伯斯除了一開始所說「修好你痛恨的東西」,還帶進另一個精神,就是「衝破箱子(制約)!它們只不過是人工製造出來的東西罷了」,就是養成跨出一步的習慣。這讓蘋果在環境變遷速度愈來愈快的情況下,也不會迷失,因為他們的願景本身就擁有不停變化的特性。

《賈伯斯傳》中提到,當時的執行長約翰.史考利(John Sculley),在執掌蘋果期間,以獲利優先、產品次之,完全沒有創造新商品,屏棄蘋果的宗旨,股價當然也隨之崩盤。等到賈伯斯回來後,再次喚醒「做出讓顧客歡喜的商品」,才讓蘋果死而復生。

另外,賈伯斯在發現iPod頂多搶得10%利基市場時,否定過去不願意與微軟聯手的自己,成功在佔用既有市場的同時,往外跨出一步微軟的使用者;庫克上台後,更開始跟IBM合作,向企業提出iPad的使用方案,從消費者,走向企業端,都是兼具「衝破箱子」(跨出一步)與「修好你痛恨的東西」(宗旨)的行動。

所以,名和推斷,蘋果在鞏固利基市場(果粉)的情況下,還不停與IBM、微軟合作來獲得更大市場;不停修好「看不順眼」產品的同時,也把這項能力移轉到不同市場;既懂得堅持完美,又懂得何時放棄;做事不離願景,卻又不會死守。綜合以上幾點,蘋果不只完整傳承賈伯斯的精神,還在庫克的營運下做到以前不會做的事,所以它還會繼續成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