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從工程師變製琴師

2019-12-14 09:01:44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Tf4jJO-6yMo/VFGZ-N8f0HI/AAAAAAAARig/0v-C6geWlBE/s720/ZZ066034.jpg
我大學是學機械工程,研究所則是唸企管,所以進入職場後一直從事和工業、工程有關的管理工作。不過我國中就開始接觸古典音樂,也很喜歡聽古典音樂,還曾想要娶個念音樂系的老婆呢。 其實在高中以前

我大學是學機械工程,研究所則是唸企管,所以進入職場後一直從事和工業、工程有關的管理工作。不過我國中就開始接觸古典音樂,也很喜歡聽古典音樂,還曾想要娶個念音樂系的老婆呢。

其實在高中以前,我根本不知道小提琴長什麼樣子,大概在18歲時我才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小提琴。因為那時候我有個同學帶了一把小提琴到教室,我覺得這樂器很美,就請我的同學教我拉小提琴,也開始和小提琴結緣。

對提琴的癡:從欣賞者變成製作者

 

小提琴之所以吸引我,是因為提琴的外型非常優雅,琴身的尺寸是黃金比例,而且油漆的顏色和木材的紋路也都很漂亮。在所有的樂器中,小提琴的表現力也是最強的,在拉小夜曲時它的音色可以表現得很抒情、如歌如泣,但在演奏貝多芬的交響曲時也可以表現得很澎湃、氣勢萬千。

小提琴演奏的方法也很多樣化,包括跳弓、撥弦、滑音等等,此外還涉及不同製琴家的設計、古琴和新琴之分等等,有很多不同的欣賞角度。

大約在七、八年前,我從提琴的欣賞者進一步變成製作者。當時我聽到有老師在教做小提琴,我一方面很愛小提琴,一方面也喜歡手工藝,我想製琴可以結合我這兩大興趣,就開始利用工作之外的空閒時間去拜師學藝、練習製琴。

不過,我第一次的製琴經驗並不是很愉快。其實製琴的學費很貴,但是那位老師卻很小氣,常常留幾手不教,連提琴油漆的配方都不給我們,很多配件也要另外花錢買,我做好一把琴之後,就決定離開不再學了。

後來我趁到歐洲出差的時候,開始到義大利的克雷蒙納(Cremona)參訪、找資料。那裡有書店專門賣提琴類的書籍,從提琴製造到修護,各方面的資料都很詳盡。我就在國外買了很多書帶回來,自己摸索研究出製造小提琴的技術。有一陣子我還在樂器行擔任兼職的修琴師,現在因為要專心研究、寫書就沒時間了。

在一般人看來,或許會認為製琴很辛苦。但我覺得製琴時可以讓自己的心情平靜,就像禪修一樣。因為製琴需要專心投入、慢慢琢磨,自然而然心就可以靜下來,心情也會變好。製琴也是一種勞力工作,需要花費體力,對身心都很有幫助,所以製琴家大都很長壽,像製琴大師史特拉底瓦里(Antonio Stradivari)不僅活到94歲,而且93歲都還在做琴。

因製琴體悟:對每個細節要求完美

 

 

製琴也讓我接觸到一些其他領域的人,還有一些單位開始請我去演講,因此認識了不少朋友,而且這些朋友的交情比較長久。像有些人在退休後突然發現,怎麼一個好朋友都沒有,這是因為他之前的朋友都是藉由工作認識的,當職位沒了就不太會再來往。反而因為基於共同興趣而有交集的朋友,彼此的交情會比較深。

在我看來,製琴是很精細的工作,更是西方工藝精神的展現。在做小提琴時,對每個細節都必須要求到非常完美,否則聲音就不對了。相形之下,我們平常在工作上的要求往往就顯得馬虎、粗糙。所以有時我就會提醒自己去反省,看怎麼樣能讓自己的工作成果像製琴一樣可以更精細、更完美。

此外,我也發現製琴師不應該只重技術層面,還應該要具備音樂、雕刻、美術等各方面的相關素養,才能讓作品達到藝術的境界,不然就只是工匠罷了。優秀的製琴師必然對提琴製作有深刻的認識和品味,才可以做出創新而超越時代的作品,而沒有素養的工匠就只能模仿、抄襲,因此兩者做出來的琴,在價值上就是不一樣。我覺得其中的區別,頗值得我們的企業經理人去深思、體會。(口述/莊仲平,撰文/鄭君仲)

你也想多了解提琴嗎?
●《提琴的祕密》(果實出版)
台灣第一本介紹提琴歷史和製作、保養知識的書籍,也是莊仲平多年來對提琴的研究心得。
●《The Strad》http://www.thestrad.com/
已有一百多年歷史的英國權威提琴雜誌,內容包含樂器、人物、演奏法等相關報導,非常多元而深入。
●《Strings》http://www.stringsmagazine.com/
另一本美國版的提琴雜誌,內容和《The Strad》相似。
●http://www.tarisio.com/web/about.php
這是全球最大的提琴拍賣公司Tarisio的網站,裡頭有許多中古提琴的精美圖片和交易資訊。

因為對製琴的興趣,我認識了很多事情,讓我擴大了生活的圈子,讓生活感覺更豐富。為了做研究和寫書,我不時要到國外去蒐集資料、訪問專家。兩個月之前我才剛去歐洲一趟,到德國、奧地利、義大利、法國等國家參訪當地的製琴城鎮和工廠。今年底我還打算要出版我的第二本書,談名琴、製琴家、收藏家和製琴城鎮的傳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