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唱吧!用和聲共譜願景

2019-12-12 19:24:37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lDprsJ2hFlY/VFGuOmM0tQI/AAAAAAAAR6Y/u3p3tBMHKBY/s720/shutterstock_125922125.jpg
<span style="color: #ff6600;">口述 / 盧智卿    採訪.撰文 / 張鴻     攝影 / 賀大新</span> 我跟合唱結緣,其實是因為一句「茉莉花」

口述 / 盧智卿    採訪.撰文 / 張鴻     攝影 / 賀大新

我跟合唱結緣,其實是因為一句「茉莉花」。小學四年級要升五年級時,當時老師要班上每位同學試唱,我就是因為一句「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而被選入合唱班。

由於就讀的敦化國小對音樂很重視,班上常常代表學校出去比賽,也因此老師對我們的要求非常嚴格,給予我們很多專業上的訓練,像他常常隨便「咚」「咚」「咚」彈三個音,就要我們馬上寫下來、甚至唱出音階。

記得有次去參加省賽,那次大家沒有唱好,回來後,因為有錄音,老師就開始一句一句聽,誰沒唱好,一個個打。但在那樣的壓力下,我的某些音樂潛能,像對音準、聲部的平衡等,也因此被開發出來。

用聲部和家族,凝聚團員向心力

 

升了國中以後,因為升學壓力很重,唱得比較少,但我對合唱的愛好還是持續存在。高中時,因為師大附中的學風比較自由,我高一就加入合唱團,不過因為團員不多,加上指導老師將重心放在音樂班,每次我們練習時,他老是愛來不來。

也因為他愛來不來,而讓我強迫自己要站出來。所以我就去找曲子,然後硬著頭皮去請教老師,「這個曲子好不好?詮釋對不對?」但大部分時間還是靠自己練。

剛好當時有些畢業的學長,知道我接了團長,也需要一些幫助,因此我就以高中生的身分去參加大學的合唱團,然後把我學到的再帶回高中的團。當時我在高中的團裡就有兩種組織來維持團隊的運作,一個是根據聲部,每個聲部都會有小組長,負責帶著自己的聲部練習,各自練習好後再一起合,然後我再去做一些協調跟調整。

另外一個組織架構是所謂的家族,家族成員可能4個聲部都有,平常有一些聯繫互動,那時我在合唱團內有一些小型的競賽或音樂會,就是以家族為單位,這樣也比較容易凝聚向心力。

用拍子和表情,協調各聲部表現

 

合唱團除了團長,也需要有指揮。通常團長比較是處理行政性的事務,指揮就純粹是音樂上的事情,我是因為當了團長,然後也沒有人,所以從高中時開始學指揮。

指揮除了打拍子,幫助團員在速度上取得協調之外,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對每首曲子的詮釋。這個詮釋可能是情緒上的、也可能是聲音的強弱、音色的改變、節奏的快慢等,指揮就必須用肢體語言跟表情、眼神去提醒大家,然後把情緒帶進音樂中,讓大家可以投入其中。

以〈茉莉花〉這首曲子來說,如果是很生氣,頓音的感覺就要出來;如果是很虛弱的茉莉花,聲音就變得很虛、很空。但這樣的詮釋是不對的,因為這首歌是比較快樂的,這從曲子的作者、背景、歌詞的意思,大概就可以體會得到,這就是指揮要做的功課。

一個好的指揮應該要有幾點本事,第一是耳朵能夠辨識誰唱得好、唱不好,唱得準、唱不準,甚至當4個聲部同時出現時,要能夠聽到每個人的聲音。再來是識譜,以及音高跟拍子的穩定性。合唱是一個團體協調、合作成果的體現,不是幾個人或幾個聲部唱得好就可以;如果有人突出,我要把他壓下來,有人太少,要把他提升上來,要想辦法做到協調和平衡。

用「愛樂」和「雙下巴」,成就共同願景

 

因為合唱一直是我持續的興趣,所以出社會後也加入「台北世紀合唱團」。我和老婆也是因為合唱結緣,當時世紀合唱團和基隆愛樂合唱團有一個聯合演唱會,我是承辦人,就到基隆去跟他們接洽一些演唱會的事情,然後就認識現在的老婆。

一直到1996年,基隆愛樂因為人愈來愈少,老師也不太想帶,但老婆很有心,希望這個團能夠維持下去,所以我就自己跳進來帶。而那時我和世紀的幾個朋友也覺得唱了這麼久,都是一些固定的曲子,想要有一些突破,所以我們就組了一個「雙下巴重唱團」,主要是找一些老歌,經過重新編曲後,利用無伴奏合唱(A cappella,也就是利用人聲當樂器)的方式,重新詮釋這些歌曲。

開始時,大家只是找些曲子來練,後來又覺得光這樣練不過癮,所以就辦了第一次的演唱會。結果親朋好友們還滿支持的,雖然是一、兩百人的場地,我們還辦了兩場;之後大家也覺得這樣組合、唱法也不錯,因此從那時起,每年我們就以辦演唱會做為努力的目標。

為什麼會叫「雙下巴」?因為那時想唱一些比較流行、好玩的、還有一些作怪的曲子,所以取名字就要取得有趣一點,因此就從大家的共同特徵找起,包括啤酒肚、頭髮比較少、都戴眼鏡和有雙下巴;後來發現雙下巴好像滿Q的,所以就取名雙下巴。

雙下巴是個6人的小團體,而基隆愛樂則有三十多人,團員年齡最長的超過六十歲、最年輕的也約二十七、八歲,整齊度較不一致,不僅聲音上要有些調整,我給他們唱的歌曲也比較廣泛。像最近練的一首國語老歌〈靜心等〉,它是屬於Jazz(爵士)、Swing(搖擺)的節奏,因為大家對這首歌已經有一定的熟悉度,然後我再加進一些舞台動作,不僅是團員覺得有趣,一般聽眾對合唱的接受度也會比較廣。

另外,我也給團員一些目標,像今年我們參加台北國父紀念館「金嗓獎」的比賽,得到優等獎;去年雖然也有參加,但沒有得到名次,這樣大家就有一個共同的目標,也算是工作以外的另一種成就。

 

 如果,你也想開口「唱」…
「合唱」是所有音樂類型中,最容易參與的一種型態,不管你是合唱界的老鳥或菜鳥,還是從未接觸過合唱音樂,想要一探合唱世界的奧妙,盧智卿建議,你可以從這裡開始:

●台灣合唱音樂中心 http://www.tcmc.org.tw
隸屬於台北市新合唱文化藝術基金會,為提供有關合唱團資訊、服務及諮詢的社團組織,除定期舉辦一些國際性的比賽,也不定期開辦各項指揮、合唱研習等系列課程。

●台北愛樂合唱團
成立於1972年,現為全台灣規模最大且演出最頻繁的合唱團,近年來也做了很多不一樣的呈現,原本的大團合唱以外,也有比較小的團體;甚至有以音樂劇為發表形式的「音樂劇坊合唱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