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觸動球迷的那一刻,我不再迷惘

2019-12-10 07:27:30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mF13zzB3QKA/VFGuVkzdPvI/AAAAAAAAR7s/nefZf_YERRs/s720/shutterstock_164989448.jpg
我從小就對棒球非常有興趣,但真正從事棒球相關工作,卻直到28歲才開始。 大學畢業後在貿易公司上班的我,原本工作穩定,但就在我28歲時,有一天意外翻到報紙上的人事版,看到職棒雜誌在徵人,

我從小就對棒球非常有興趣,但真正從事棒球相關工作,卻直到28歲才開始。

大學畢業後在貿易公司上班的我,原本工作穩定,但就在我28歲時,有一天意外翻到報紙上的人事版,看到職棒雜誌在徵人,那一瞬間,我彷彿被什麼打到般觸動心弦,在完全沒和任何人商量的情況下,我辭了工作,去當職棒雜誌的記者。不僅薪水只剩原本的1/2,人生的資歷也等於重新開始。

雖說選擇了所愛的我毫無遺憾,但想著自己年紀也不小了,沒有多少機會可以再換工作,因此腦袋中模模糊糊存著「我一定要好好幹」的想法,但卻不是很具體。

那時台灣職棒剛成立,我們雜誌除了報導賽事外,還做了許多用來教育讀者的專題,告訴讀者什麼是「打帶跑」「中繼投手」「後援投手」等等,協助觀眾更了解棒球。某次在講解球速的專題中,我將當時一位投球很快的洋將瑞奇(Enrique Burgos),和大投手郭泰源做比較:「瑞奇的球像火箭一樣,火箭發射時是初速快,後來愈變愈慢;而郭泰源的球剛好相反,他的球像砲彈,一開始的初速慢,但後來卻愈來愈快。所以兩個人投出的球即使一樣都是150公里,但初速和尾勁卻是截然不同的。」

後來,在某一天的賽事中,我離開記者室閒逛到觀眾席,想看看有沒有什麼有趣的題材。我坐在看台上,前方是一對情侶,場上正是瑞奇投球,這時男生轉頭和女生說:「你知道嗎?瑞奇和郭泰源兩個人投球有什麼不一樣?」於是男方將我雜誌裡寫的東西全文照講了一遍。「哇!真的啊?你怎麼懂這麼多!」女朋友聽完一臉陶醉崇拜的模樣,但坐在他們身後的我,卻整個人啼笑皆非。

當然,我沒有過去拍拍對方:「ㄟㄟ,這是我寫的耶!」但在憋笑的同時,心裡卻也驚訝,原來我寫出來的東西,會給別人這麼大的影響啊!從那一刻起,我真切感受到文字的力量,我腦中原本模糊的想法也變得具體,我告訴自己,以後一定要更努力去思考、去求證,因為我的每一個字,真的會進入別人的心中,成為被記憶的一部份。

這件事是個啟發、也是個動力,讓我明白了我工作的意義,推使我更用心經營自己。我還記得,有次我做了一個專題,主題是「第一棒」,為了凸顯這個角色的重要性,我靈機一動,是否可以用「戰爭的先鋒部隊」這樣的概念來寫呢?於是我去翻《三國志》,看看有沒有什麼戰爭的情節,可以做為文章的導言。光是為了那一小段文字,我在圖書館裡花了3、4個鐘頭。但直到現在,我還是非常得意我用那樣的起頭,把那篇文章寫出來。

從記者、編輯,到現在成了小有知名度的球評,或許我的人生沒有什麼特別困苦的決斷時刻,但像這樣不起眼的小故事,其實到今天依然持續地激勵與提醒我,要對自己所寫、所說的負責,畢竟,一時便宜行事或許私心覺得沒什麼,但傳達出來,卻可能是某人一生不忘的觀念。(採訪、撰文 / 謝明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