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臨場力】專注在真理上,別跟著世界的方向走

2019-12-16 13:25:09
Managertoday
https://4.bp.blogspot.com/-y1qUXkSbqDI/VNOBWiWgwxI/AAAAAAAAq-U/4EAYpTYLZ4k/s1024/
「林來瘋」無疑是2012年最激勵人心的故事。 一個不被看好的籃球菜鳥,把18年的苦練成果,在7場比賽、共計264分鐘的上場時間內集中迸發。從此,「Jeremy Lin、林書豪」成為連不打籃

「林來瘋」無疑是2012年最激勵人心的故事。

一個不被看好的籃球菜鳥,把18年的苦練成果,在7場比賽、共計264分鐘的上場時間內集中迸發。從此,「Jeremy Lin、林書豪」成為連不打籃球的人,都開始打聽的名字。

不被看好,燃燒熱情繼續拚搏

大家都在問,林書豪為什麼能有如此令人驚艷的臨場表現?有人說他速度快,有人說他勤練習;問題是,有哪一個NBA球員不是靠天賦加上苦練,才得以踏進這個籃球聖殿的?

因此,關鍵不在於「私下有多少實力」,而是「臨場能有多少表現」。臨場,代表「不確定」,這會使人感到焦慮、壓力,引發衝動或失控的行為,進而導致「失常」。然而,在隊上大將缺席、3天後可能被球隊釋出的巨大壓力下,林書豪用穩定的表現證明,「只要臨危不亂,小卒子也能變英雄」。

是什麼穩住了他的心念,讓他贏得了在紐約尼克隊(New York Knicks)第一次主控球隊的關鍵比賽?

「我只是想盡可能地去打,因為我喜歡,」林書豪說。年薪76萬美元、全隊倒數第二的他,唯一能證明自己價值的方式,就是拚!

就像所有愛打籃球的男孩一樣,林書豪從小的志願就是「進入NBA」。然而,在白人與黑人球員稱霸的籃球世界,他的黃皮膚,卻是輸在起跑點的原罪。在高中時代,他就拚,把校隊拉成區域冠軍,但沒有任何一間擁有知名籃球隊的大學願意給他獎學金;進入哈佛,他繼續拚,贏得了眾多個人獎項,卻依然從NBA選秀中落敗。

接連遭遇這種情況,多數人會因為懷才不遇而怨天尤人,然後徹底放棄籃球。但篤信基督教的林書豪提醒自己,「當事情不順利時,要專注在真理上,不要跟著世界的方向走。」因為,這個世界並沒有義務去理解你、安慰你;你必須去適應它,然後當自己的啦啦隊。

這個23歲年輕人最喜愛的一段聖經章節是,「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羅馬書5:3-5)這段話的意思是,人生本來就會遭遇各式各樣的苦難;但這些磨練,只會把你的人格淬鍊地更成熟、堅強,進而產生信心,站起來再試一次!

迷失低潮,節制欲望找回初心

2010年,林書豪與NBA金州勇士隊(Golden State Warriors)簽下兩年合約,終於得償宿願。然而,他卻也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蜂擁而來的媒體關注、球迷期待和「第二個進入NBA的哈佛畢業生」等頭銜,讓他迷失了。

「我覺得我每一場球都要打好,才不會讓他們失望,」林書豪在好消息電視台的節目《真情部落格》中表示,當時,他的情緒起伏完全取決於球賽結果──贏球,就瘋狂慶祝;輸球,就悶悶不樂,沉重的壓力完全取代了進入NBA的喜悅。他無助、慌張、躲在被子裡哭,甚至在日記上寫下「我寧願沒有跟金州勇士隊簽約!」

為什麼在千辛萬苦爬上夢想的頂峰後,反而不快樂了?

林書豪再次回到聖經中找答案。這一次,映入眼簾是這段經文:「凡較力爭勝的,諸事都有節制,他們不過是要得能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得不能壞的冠冕。」(哥林多前書9:25)

古時候,哥林多城每兩年會舉行一次運動會,其重要性僅次於奧林匹克競技。選手必須在平時練習和飲食睡眠上都有所節制,才能在比賽時出線。但是,「比賽輸贏」只是「能壞的冠冕」,會隨著時間被遺忘;「打球動機」才是「不能壞的冠冕」,才能經得起失敗的考驗。

動機,就是我們做一件事的「初心」。那是一種即使失敗也不在乎的孤注一擲、但是不做人生就缺一角的義無反顧。這種單純而熱情的意志力,也是困惑時的指引。日本經營之聖松下幸之助把它稱為「素直的心」。

「我隨時提醒自己,我不是為了家人、球迷甚至是自己而打球,我是為了神而打。我希望別人看到我打球的方式、對隊友的態度,都能反映出神的形象。我要專注於這些事,而不是輸贏。」這一刻,林書豪恍然大悟,因為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才會對得失耿耿於懷。原來,這十多年來一次又一次的挫折,都是在考驗他打球的初心──不是為了金錢、名聲、美女,而是為了信仰!

往後,林書豪只要一站上球場,不管兩萬個觀眾如何尖叫,他的耳朵就會自動隔絕所有雜音,他的眼睛只會望向一個定點,「我假裝上帝就坐在場邊,我專注地只為他打球。」他知道,真正的對手不是另一支球隊,而是自己心裡的「驕傲」。

當世界安靜下來,雜念和欲望就會慢慢消失,真正重要的事情就會浮現。因此,面對媒體的吹捧與廠商邀約,林書豪沒有得到「大頭症」,也沒有如某些新秀迷失在酒精與賭博裡。他謙虛得一如幾個禮拜前、那個隨時可能失業的板凳球員,每次發表賽後感言,依舊把成功歸給隊友,把失誤自己扛下,把輸贏交給上帝,還請求媒體:「如果我變驕傲了,請提醒我!」

「(記得打籃球的最初動機)將是我往後籃球生涯最大的掙扎與挑戰,」林書豪曾在訪談中說出這段話,彷彿早已預知,成名之後將有更多試煉等著他。

壓力來襲,正面思考迎戰恐懼

果然,在「林來瘋」效應滿月、風光7連勝之後,尼克隊旋即面臨難堪的5連敗。林書豪遭遇嚴密的貼身防守,攻擊力道被鎖死;同隊的明星球員也無法適應以他為中心的戰術,頻頻表現失常。提拔林書豪的教練丹東尼(Mike D'Antoni)更因此去職。

球場如商場,這個變動,就像是最挺你的主管突然離職,林書豪的表現也跟著下滑。很快地,媒體不來採訪了、「林來瘋」紀念品滯銷了,新上任的教練伍德森(Mike Woodson),也削減了他的上場時間。

林書豪依舊是關注的焦點,只不過討論已經變成「『林來瘋』已經結束了嗎?」

面臨挑戰,林書豪大可操縱全球百萬粉絲,替自己辯解、抱怨;但他沒有這麼做,只是持續在Twitter上給隊友和球迷打氣,「和我們待在一起!我會變得更好,做為一支團隊,我們將進一步改善。時間會讓事情轉變。」而當媒體詢問,新教練似乎不夠重用他,林書豪也只是自我反省,「我上場的時間是減少了,但是這樣我在比賽中的體力就會更好,我可以將更多的體力分配給防守,並糾正自己在防守上的失誤和錯誤。這很有助於我學習進步。」

低潮時期,林書豪努力地發掘、體會每一個挫折背後的正面意義,蟄伏了幾個禮拜,直到3月22日與費城76人隊的那場比賽。

前三節,林書豪的表現依舊不佳,11投僅1中。休息時,隊友傑佛瑞斯(Jared Jeffries)告訴他,「這是你要證明自己的時刻,證明你在此之前所做的一切絕非偶然。」要證明自己,林書豪只剩下第四節。

最後一節,是球員壓力最大的12分鐘,因為一個失誤就可能逆轉結果,從「英雄」變「狗熊」。但習慣把壓力化成助力的林書豪,即使面對客場球迷也毫不怯場,從容地用10個罰球全數命中的驚人穩定度,為球隊贏回無可取代的勝利。

美國藝術家安迪‧沃荷(Andy Warhol)說過,「在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接著便如同流星般一閃而逝。林書豪究竟是NBA的流星、還是恆星?他已經把握每一次機會,說出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