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行旅的繪師 梁丹丰

2019-12-08 05:27:06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DWBLABtdovw/VFGtgLVwk9I/AAAAAAAARy0/quFrr3yy3CU/s720/ZZ008055.jpg
在我旅行各地作畫後,許多人都曾問我:「下一站你想去哪裡?」舒服的地方我已經不想去了,所以很想到撒哈拉,去描繪沙漠的寂寞跟艱險。 去撒哈拉並不是一條簡單的路,不只是路途遙遠、氣候惡劣,加上那時我們和撒哈

在我旅行各地作畫後,許多人都曾問我:「下一站你想去哪裡?」舒服的地方我已經不想去了,所以很想到撒哈拉,去描繪沙漠的寂寞跟艱險。 去撒哈拉並不是一條簡單的路,不只是路途遙遠、氣候惡劣,加上那時我們和撒哈拉各國都沒有邦交,申請簽證時四處碰壁。
但我不放棄,邊走邊試,最後終於在邊城苦心求得了進入大漠的門票。 我開著車子一路往裡深入,一開始是200公里有一個村莊,再過去是300公里、400公里,等到了最後一個城鎮,再往前600公里,只要再走兩天,我就可以抵達我的目標——撒哈拉的中心了。
可是當時我不僅雙腿得了丹毒,紅腫不堪,身邊沒有水了,氣溫更是高到連溫度計都會爆掉。當地的人還告訴我:「你進去要小心呢!今年到現在,已經有124個人失蹤在沙漠裡了,失蹤了以後也找不到,到後來是會變成人皮的!」
我告訴自己,我絕對不可以變成那第125個。就在最後一站,我一直在思考著:「怎麼辦?怎麼辦?」照我的個性我一定會走,要我退出來是很痛苦的,已經走了十幾天,才差兩天而已。
可是再往前走,兩天可以到嗎?
即使到了,我就算馬上回頭,也還要兩天才能回到現在的危險點啊! 我非常的掙扎,出城站在沙丘上凝視著荒漠,風沙打來,那是刮臉的痛。
這時,我忽然聽到遠遠傳來一個聲音,「咚咚咚……」敲鼓般,一個黑色的東西隨風朝我滾了過來,最後停在我腳邊。我低頭一看,是張乾透的全羊羊皮,我就明白那是個怎樣的故事了。
我把那張羊皮拾起來,啊!我告訴自己,我不能變成這樣。我放下它,風一吹,羊皮就飛走了,它好像是來告訴我:「走吧。」「好的,」我說「我懂了,謝謝你,我懂了。」 決定之後我就大哭了,淚流滿面地決心放棄,這是我多年來設定目標,唯一沒能達成的一次。我告訴自己:「勇者能進,也能退。」生命之中所有事情都是這樣的,勇不能盲目的衝,要想到退路,退回來還能夠做更多的事。
我退了回來,算是失敗了,但上天給了我這個恩惠,至少讓我知道,退不見得不是種勇氣,讓我還能繼續我的旅程,繼續的作畫。 在漫天風沙中、在羊皮鼓聲中,我看見上天給我的指示,一位勇者該有的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