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哦,原來中國是這樣!》你真的認識中國和中國人嗎?

2019-12-08 21:51:58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1wGgG7nZcOs/VFGvRKGdfBI/AAAAAAAASFI/8vSNPw6OTPU/s720/shutterstock_188319071.jpg
<span style="color: #ff6600;">整理‧撰文 / 王志仁</span>[<span style="color: #ff6600;">john5921@gmail.com</s

整理‧撰文 / 王志仁john5921@gmail.com

《哦,原來中國是這樣:熱市場、新職場、大錢潮》
ISBN:9789573263487
出版社:遠流出版

作者:資深財經媒體工作者王志仁,曾先後擔任《天下》雜誌科技組召集人、網際網路中心主任,《數位時代》雜誌總編輯和《經理人月刊》編輯統籌、上海《環球商業評論》發行人等,採訪足跡遍及全球20個國家45個城市,對電腦、網路、通訊、軟體和半導體業有長期觀察。目前為《數位時代》、《經理人月刊》總主筆。

自2003年10月定居上海以來,王志仁仍頻繁參與台灣科技產業的研討會,近半年開始在深圳大學商學院中講授國際營銷專業課程。在工作與生活中,他不斷接觸兩岸產業界的創業家、經理人、一般工作者,並透過無數次的深入訪談與細微觀察,剖析兩岸產業發展、商場競爭與職場生存邏輯的不同。

身為上海女婿的背景,他有機會深入一般媒體人與台灣人不曾踏足的地區、不曾經歷的當地親友網絡關係、以及很少人有機會體會的人心變化。王志仁看到的中國,不是只有磁浮列車等「最新、最高、最快」等高端技術或建設,也不是只有黑心貨等市場失序亂象,更不是只有雪災、地震等天然災害,他看到的是,面對市場機制與全球化,一個正在學習發展中,真實而不極端的中國。


今年7月4日開始,兩岸開放周末包機直航,台灣媒體把重心放在大陸觀光客到台灣會產生多少消費、對台灣經濟造成多大貢獻,這種一廂情願式的期盼,再次曝露我們對大陸理解的不足。

1988年台灣開放企業到大陸投資,一堆勞力密集的加工型企業先過去設廠,享受土地、人力和稅賦優惠,對台灣而言,這時候中國是「工廠」;進入1990年代後期,部分台商開始從出口轉內需,從連鎖服務業和食品業切入,這時候中國是「市場」;進入21世紀之後,中國加入全球化行列,各行各業成長迅猛,創造許多高薪機會,吸引許多台灣工作者跨海角逐,這時候中國是「職場」。而留在台灣,你可能服務的是對岸來的消費者,或者你的老闆來自對岸,或者你在一家區域型企業工作,經常要和北京或上海的同事溝通協調。這一天已經到來。

這本書並不是一個解答,答案目前還不存在。這本書只是我個人在過去5、在中國10個城市的遊歷見聞,主要在上海,更多是工作方面的一些心得和觀察,希望能對那些想啟程到中國,以及更多選擇留在台灣打拚的工作者,有一個貼近了解中國的參照座標。

中國觀察1:別買打折機票

「哥兒們,這就是你不對,不該買打折機票。」朋友語帶不悅地對我說,我則是剛喝下一口普洱茶,差點嗆住。

那是在2006年秋天的北京,地點是北京的一處私人會所,一位在中央電視台當製片人的朋友是這裡的會員,趁著我到北京出差,招待我去喝茶。那是個周五晚上,原本沒排什麼節目,只是幾位朋友碰面閒聊,沒想到聊著聊著談出一個案子來,這位熱心的朋友想找另一位朋友,隔天再和我進一步談。

我盤了一下時間,發覺有點難。隔天一大早,已有一個早餐約會在等著,中午則有另一個飯局,在早餐和午餐之間,還有一個約,塞地滿滿,午餐之後就得到機場去,我的飛機預定是3點40分起飛。

多年的工作經驗,我早已習慣把行程排得滿滿,愈密集就愈有效率。好多年前,我到紐約採訪華爾街的證券公司和投資銀行裡頭的人,他們每天行程以小時劃分,每個約以15分鐘為單位,讓我印象深刻,潛意識也受了影響。但這使得行程沒有彈性,很難安插臨時活動。

朋友試圖說服我,更改機票時間,在北京多留一天,好好把案子研究清楚,我則面有難色。出發前,我特意讓助理訂最便宜的機票(代表無法簽轉改時間),多少能幫公司省點錢,而且身為高階主管要以身作則。朋友一聽完,不但沒稱讚我,反而當場指責。「身為高階主管,你的時間比機票值錢,不該為了省錢而省你的時間;其次,如果你只能買打折機票,那底下人怎麼辦?豈不是去坐巴士或火車,這樣跟著你做事有什麼好處?」

我極不同意他的話,但一時又無法反駁,只好回他「在台灣,創業的公司都是這樣,我到海外看到的創業公司大多數也是這樣。」我想起華碩副董事長童子賢,創業初期到歐美出差,經常買清晨到達當地的機票,省下住旅館的錢,飛機降落後到洗手間洗臉刷牙,出機場直接到客戶公司去拜訪。另一位來自台灣、在矽谷創辦Nvidia的黃仁勳,創業初期出差經常和同事合擠一間房,即使他是老闆。

「你們台灣人太摳門了。」聽完我旁徵博引的例子後,朋友不但沒被說服,反而劈頭來了這麼一句。我本想回他「你們北京人太務虛了」,但話到嘴邊沒有出口。仔細想想,他說的其實有道理。

創業為什麼要省錢?因為資源有限,要花在刀口上,創造最大價值。買打折機票、坐紅眼航班、與同事合擠小房間,都是對這個概念的落實。但是省錢一定就會成功嗎?當然不是。公司最終是否創造價值,並且在市場上變現,才是成功的關鍵,而省錢是促使公司更能撐到創造價值這一天的到來,但不代表這一天一定會到。

一位做創投的朋友告訴我,他在決定投資公司前,除了看經營團隊和運營模式外,還要看公司所在地點。以上海為例,如果是在市中心的徐匯區和靜安區,他肯定不考慮,原因是在幫投資人賺錢之前,先幫他省錢才重要。

公司摳門,多少能讓投資人放心,你沒有拿他的錢開玩笑,但員工怎麼想是另一回事。如果公司出手大方,高階主管出差都坐公務艙、入住五星級酒店,員工是不是對公司更有信心,並且產生激勵作用,在管理學上這是成立的。如果公司錙銖必較,高管帶頭節省,員工是否更加覺得拉近距離、沒有階級差別而上下一心?也有這種可能。

那天晚上的聚會,最終一位朋友的建議深得我心。「你可以訂出制度,不同級別員工出差享受什麼待遇。你可以買打折機票,但不該強迫可搭公務艙的主管去坐經濟艙。」

「級別」對多數中國工作者而言,是一種識別身分和肯定成就的符號,它來自過去國營單位的官僚系統,就像台灣的公務員也分政務官和事務官,事務官又分委任、荐任、簡任一樣,每一職等代表不同的權力等級和待遇。

到現在,中國的國營單位已大幅減少,取而代之的是民營企業和外商,但級別的觀念仍在,這是對內你能拿到多少待遇和福利、對外能見到什麼層次客戶的決定因素。平常見面總喜歡互相稱呼「李總」「張總」「王總」的,人捧人高,即便這位老總只是一位「光桿司令」,底下不管理任何人。

以前在國營單位,一輩子幹到退休時,要升級得慢慢熬,外帶尋求關係;現在機會多選擇也多,跳槽也成了升級的捷徑之一。不能單純以「缺乏忠誠度」來看這件事,以前在國營單位待了一輩子,忠誠度未必能換來什麼。

或者說,忠誠度該重新定義,它不是針對組織,而是針對工作者,抓住好機會不虧待自己,對自己忠誠,是新一代的價值觀。

中國觀察2:殺人遊戲

沒玩過殺人遊戲,別說你了解中國年輕人。前幾年,我在北京、上海、深圳和其他城市,看到殺人遊戲愈玩愈熱,成了年輕一代欲罷不能的娛樂。玩法有點複雜,一群人當中先選出一位法官,然後開始做籤,剩下的每一個人都抽,這裡頭會有三種人:警察、殺手和平民。

遊戲開始,法官請大家閉上眼睛,接著只有殺手張開眼睛(這時法官就知道誰是殺手,但不能說),他可以用眼神或手指著其中任何一位,表示把他殺掉;再來法官喊出殺手閉眼,警察張開眼睛(法官因此知道誰是警察,但也不會說),警察用眼神或手指著他認為是殺手的人,如果指對,法官點頭,如果不對,法官搖頭;接著法官喊出警察閉眼,然後請大家一起睜開眼睛,法官再告知哪一位被殺手殺了,這個人就出局,然後其他所有人依序發言,指認誰是殺手,全部發言完後投票決定,被最多人認為是殺手的就出局。然後所有人又閉眼,殺手和警察再次先後張眼,又來過一次。這個遊戲最終以殺手被投票揪出,或警察被殺手殺掉(或被投票出局)而結束。

這種遊戲很殺時間,而且容易上癮,一群人往往就互相殺一晚上,有趣的不在結果而是過程。每個人都得發表想法,說明為何他認為某人是殺手。警察可能知道誰是殺手(當其他人還閉眼,他張開眼睛指認正確時,法官會點頭),但他未必能說服其他人相信他就是警察,因此他可能也得隱藏自己身分,免得提早曝光而在下一輪被殺手殺掉。

這是個高度鬥智、考驗腦力和表達力的活動,特別是人多的時候,警察和殺手可以不只一位,玩法更加複雜。這種遊戲充分反映目前中國大城市人口來自四面八方,在同一個組織裡,各種人都有,究竟那些人會幫你或害你,就有賴各種線索推敲得到答案。真實的殺人遊戲,每天都在中國各地上演。即使你要扮演壞人角色,也得把自己隱藏起來;如果你是正義之士,在確定能除掉害蟲之前,先確保自己能活下來。

我剛開始玩時,每次一抽到殺手,總是很快被揪出來,而有經驗的大陸朋友,當殺手你根本看不出來,還以為他是熱心幫忙的平民,或有任務在身的警察。這個類似美國電視節目《我要活下去》(Survival)的遊戲,同樣把競爭和合作包在一起,前一回合和你合作的夥伴,這一回合你得幹掉他,否則就是你被幹掉。
在13億人的社會,生存和奮鬥都很辛苦,得和各種人打交道。精通殺人遊戲,是目前中國年輕人的應對之道。(摘錄自第九章「我的中國同事們教會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