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花開了,蜜蜂不請自來

2019-12-14 10:25:46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2A_-xbZfJE/VFGviW0N_FI/AAAAAAAASIQ/oMOR_dg3dE0/s720/shutterstock_70617430.jpg
我是學西畫的,當年最大的夢想就是當畫家,所以藝專畢業後,在才藝班教了幾年畫,就決定到美國紐約進修,希望能有嶄露頭角的機會。但是,出了國才發現,我根本不可能靠藝術出頭!

我是學西畫的,當年最大的夢想就是當畫家,所以藝專畢業後,在才藝班教了幾年畫,就決定到美國紐約進修,希望能有嶄露頭角的機會。但是,出了國才發現,我根本不可能靠藝術出頭!

紐約是藝術重鎮,台灣的藝術教育水準和環境,與時代落差很大,我之前所學的那一套完全派不上用場,只好「認了」,乖乖地決心當老師,開始教兒童畫畫。

我會成立台灣第一座兒童美術館,其實是機緣巧合。1991年,我返台探親,不料卻因為台灣移民法令的問題,無法返美繼續我在紐約的教畫工作,於是就且戰且走,在家中重操舊業:教小朋友畫畫。

在教學過程中,我發現台灣和紐約兩地家長的最大不同是:在紐約教孩童畫畫時,父母親是願意耐心等待的,因為他們了解學習需要時間,也知道藝術需要很長的養成期。

相形之下,台灣的父母往往急切地想看到結果,甚至會每天檢查「你畫得好不好」,無形中施加了莫大的壓力,導致孩子愈來愈失落、愈沒信心。有感於台灣美術教育的不健全,以及孩子們的困境,我萌生了成立一座兒童美術館的念頭,因為我想發出更大的聲音。

2003年1月,我找到中國時報文化會館舊址,成立了蘇荷兒童美術館。由於看過太多兒童美術館因為捐款微薄,只得關閉,所以我在創館之初,便下定決心「一定要解決跟人家要錢的問題」。很幸運的是,光靠我在美國和台灣約三、四十個美術才藝班的收入,就足以支持美術館的營運,以致於截至目前為止,我都還沒向政府單位申請過任何補助。

經費有了著落,隨之而來的則是如何營運的難題。大概有長達10個月的時間,我是徒有場地,卻不知如何運作。就算去到世界各地的美術館觀摩學習,也摸不著門路;甚至到已經開展了,還是不會做。

一路走來,支撐我的動力就是,我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漸漸地,我忽然開竅了,彷彿有人啟發了我一些想法似的:用最簡單的影像、立體呈現,讓完全不懂藝術的人,也能容易理解。時至今日,美術館邁入第五年了,這樣的展出形式也愈來愈確立。

我是一個很安靜的人,從不汲汲營營,也不期望未來,只是很認真地全心投注在做事上,自然就會產生一股能量。好比醫術好的醫生,無須大肆宣揚,就會有病人慕名而來;哪家餐廳的食物好吃,即使開在小巷弄裡,仍會座無虛席。所以,我一直相信:「花開了,蜜蜂不請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