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Lesson10:向佛里曼學全球化

2019-10-19 10:17:15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7I_Jz1ipnkI/VFGuxe8O4mI/AAAAAAAASAg/6BYtfXS4sO8/s720/shutterstock_43049359.jpg
湯瑪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常說,他這個《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國際事務專欄作家,「真的是全世界最令人稱羨的工作」。好在哪裡呢?簡單說,就是「世界任意行

湯瑪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常說,他這個《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國際事務專欄作家,「真的是全世界最令人稱羨的工作」。好在哪裡呢?簡單說,就是「世界任意行」,只要想去任何地方,隨時都可出發。不過,這個工作絕不是四處走馬看花即可,就像佛里曼自己所說,「我必須是個有定見的觀光客……對所見所聞提出個人的看法。」從他的著作和專欄看來,這點他確實做到了。 由於職場生涯的不斷改變,佛里曼必須訓練自己在一個位置上增添更多角度,才能生存。職場的第一個10年,也就是從貝魯特到耶路撒冷那段時間,佛里曼是用政治和文化的角度,來報導中東世界。調回華府後,外交和國際金融記者的經驗,為他的世界觀再添新角度。被指派為國際事務專欄作家之後,佛里曼很快就發現,要了解新世界,就不能不懂新科技。而隨著經濟日益發展,對於環境的破壞也加劇,佛里曼於是決定「在環保主義上從事自我教育」,開始在旅程中加入環保相關議題。 政治、文化、國家安全、金融市場、科技和生態學,成為佛里曼口中的「六個向度」。他認為,真正形成今日國際關係獨特特性的,正是這6種洞察力彼此的互動所致。欲了解、解釋這個世界,就必須透過多元角度,產生一個光從單一角度,絕對無法獵取到的世界景觀。這就是佛里曼所說的「情報套利」(information arbitrage),藉由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他的多重視野,讓他得以將龐雜的全球事務,理出有意義的頭緒來。 佛里曼曾說,「為了了解這個世界,我要做『情報套利』;為了解釋這個世界,我要『說許多故事』。」這就是佛里曼的風格。閱讀他的文字,讀者就像和他一起旅行,途中會遇見他的老婆和兩個女兒,認識他的好友,並且彷彿置身他的採訪現場。有人覺得這樣的筆調很惱人,但一般評價是,佛里曼使得複雜的觀念,更為平易近人。 利用6個向度,佛里曼勾勒出見解獨到的世界樣貌與發展,同時也使得國際政治、外交、文化衝突、金融市場、科技及環保等議題,變得可以輕鬆閱讀,變得與個人生活息息相關,不再是抽象難解的領域。《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指出,如果所謂的大眾通俗作家,是指把複雜議題變得讓非專業人士易於理解,則做到這點,便值得欽佩;而針對與全球化現象相關的複雜議題(包括政治、經濟和社會等範疇),最有能力做出清晰解釋的,則非佛里曼莫屬。

利用科技力量,打破地域藩籬

佛里曼觀察到,全球化不可避免且無法扭轉,而這一切都要拜科技之賜。資訊流動、市場變化及金融交易,逐漸脫離政府及金融機構的主導,落入個人手中。資本再也不被限制在國境內,只要一個按鍵,就可以移動數十億美元。通訊的即時化,也使得美國軟體公司可將產品開發,委外給印度等開發中國家,讓窮國藉由參與全球市場,得到更多機會。 然而,這一切並非意味著民族國家及其獨特的社會價值將逐漸衰退,國家還是會以不同的方式來因應全球化。不過,佛里曼認為,各國政府回應全球化的方式,將決定該國經濟的成敗;換言之,唯有擁抱全球化,才是經濟成長的唯一途徑。 至於如何利用全球化的機會,端視各國政府是否能夠成功地吸引國際投資人,即佛里曼所稱的「電子游牧民族」(Electronic Herd);而國際投資人是否願意至此游牧,則要視國家是否願意穿上「黃金約束衣」(Golden Straitjacket),即推動企業私有化、平衡預算、調降關稅、降低外資管制,以及取消對於國營事業的補助等。此外,推動健全金融市場運作機制的種種做法,包括採用國際認可的會計稽核標準、制訂嚴格的金融市場規範、明文規定股東權益、公平的破產程序,乃至於以透明的文化取代任用親信的陋習等,亦將是競逐全球市場的關鍵。 佛里曼將全球化看成是20世紀末主導的國際體系,主導的力量是自由放任的意識型態、消費者文化和金融力量。全球市場的感染力,將使得各國終將順從於相同的模式和標準。但他也觀察到,21世紀將會是「內戰」的世紀,亦即支持和反對全球化的社會力量彼此消長制衡。 在全球化體系裡,市場無遠弗屆,無論是企業或專業人士(醫生、律師、運動員或學者),只要是能夠出售最佳產品的人,就可以賺大錢,而這也產生了所謂贏家通吃的社會,造成了空前的不平等現象。 至於全球化對於國家安全政策的意涵,佛里曼則是提出了著名的「衝突預防的黃金拱門理論」。所謂的黃金拱門(Golden Arch), 指的就是麥當勞(McDonald's)的M型商標。佛里曼發現,「世界上沒有兩個擁有麥當勞的國家,會彼此爭得你死我活」。 佛里曼的觀察和觀點,有時極具爭議,有時只流於表象,並未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或建議。但是,如果說記者的任務旨在激發和突顯問題,以讓學者去分析,讓官員去解決。那麼在這方面,佛里曼做得很成功。

個人勢力崛起,競逐全球市場

2005年,佛里曼出版《世界是平的》一書,將他的職業生涯推向另一高峰。雖然在此之前,他早已極具影響力,但是藉由本書,他在全球更是動見觀瞻。 佛里曼在書中指出,世界已經進入全球化3.0的時代,化為一片平坦。在全球化1.0(從1492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至1800年工業化開始),世界由大尺寸變成中尺寸,推動變革的力量是國家與政府;在全球化2.0(從1800~2000年網路公司紛紛倒閉),推動力來自企業。在全球化3.0,世界變平(其實就是變小了),個人擁有更大的力量,全世界各角落的各色人種(佛里曼說是「彩虹人種」),同場競逐商機。 平坦世界指的是:科技、政治和經濟革命,正將一切阻礙剷除,背後的驅動則是10台推土機:包括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和個人電腦的普及、網景瀏覽器的推出、工作流軟體(workflow software,如PayPal和VPN等,讓分散各地的員工得以協調合作)、開放原始碼軟體、委外(outsourcing)、境外生產(offshoring)、供應鏈;內包(insourcing;即利用UPS和FedEX外部組織,以提供內部服務)、資訊搜尋(即Google革命)及無線科技及行動通訊。這10台推土機,藉由佛里曼所說的3大匯流(triple convergence),化為開創全球化3.0的驅動力。 第一匯流是將許多功能放進同一台機器的能力;第二匯流則是在美國所看到的科技大躍進,對生產力所造成的衝擊;第三匯流則是印度和中國等地的30億(窮)人,突然間發現自己得到解放,加入全球市場。簡單說,新的競逐者、新的競逐場,以及水平合作的新流程和習慣,將是形塑21世紀初期全球經濟和政治的關鍵力量。

**企業7大致勝法則
**

本書的其餘部分,佛里曼論及了他所指出的這些流程,將如何影響美國、開發中國家、企業和地緣政治。 在美國,佛里曼呼籲將基礎建設和社會安全交給政府,將有助於美國人工作更有保障。對於開發中國家,佛里曼則是建議從事改革,他提出「全球在地化」,主張以本國文化為根基,同時接納外來的影響。 對於企業,佛里曼則是提出7大致勝法則: 法則1:當世界變成平的,你也感受到那股剷平的力量時,請找一把鏟子向自己的內心挖掘,不要建築城牆。 法則2:以小博大,亦即利用新科技,將事業做得更遠、更快、更廣、更深。 法則3:企業應該讓顧客做大,自己做小。 法則4:最好的企業就是最佳的合作者。 法則5:一流企業會定期自我體檢,評估核心競爭力。 法則6:委外是為了致勝,而非為了組織縮編。 法則7:委外不是不愛鄉愛土,有理想的人也這麼做。 最後,佛里曼談到了地緣政治,並且坦承在此領域,世界不是平的。而阻礙正是恐怖主義和環保壓力。繼黃金拱門理論之後,他再次提出新的衝突預防理論,稱為「戴爾理論」(Dell Theory)。 過去,他認為任何兩國,只要擁有足夠多中產階級,支撐起麥當勞企業網絡,彼此間就絕不會打仗;如今,隸屬於戴爾全球供應鏈裡任何一個環節的兩國,也絕不會開戰。 佛里曼的結論是,世界是平的,而且我們可以加以管理。千萬不要懼怕恐怖主義和未知的明天,我們必須有更多夢想,而非更多記憶。 佛里曼的書總是暢銷,總是獲獎無數,但批評聲也從不間斷。無論贊不贊同佛里曼的觀點,他善於以故事闡述複雜議題的風格,就足以讓閱讀嚴肅話題成為一種樂趣。世界正在劇烈轉變,欲思考這些改變的意涵,我們需要一個熱情、流暢、聰明和觀察力敏銳的導覽,這個角色,佛里曼當之無愧。

**大師檔案
全球化大師 佛里曼
**湯瑪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於1953年出生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波利市。1975年於布蘭岱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取得地中海研究學士學位,1978年於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攻讀現代中東研究,取得哲學碩士學位。 1981年,佛里曼加入《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短暫擔任財經記者之後,隔年調派黎巴嫩首都貝魯特;兩年後調派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直到1988年為止。在黎巴嫩和耶路撒冷期間,佛里曼兩度以國際事務報導,獲得普利茲獎,並在1989年出版《從貝魯特到耶路撒冷》(暫譯;From Beirut to Jerusalem)一書,贏得國家圖書獎(National Book Award)和海外記者協會(Overseas Press Club Award)頒發之最佳外交政策書籍獎。 離開中東地區,回到美國華盛頓,佛里曼報導過美國內政、外交政策和國際金融等新聞,1995年起擔任《紐約時報》社論版國際事務專欄作家迄今,對於時政及世界動態多所觀察及針砭,在美國及世界各地,極具影響力。

**《世界是平的》
(The World Is Flat: A Brief History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印度科技公司Infosys執行長奈里坎尼(Nandan Nilekani)的一句「競賽場正在剷平」,讓佛里曼得出了「世界是平的」的體悟,認為世界進入了全球化3.0,不僅世界變小、變平,個人和群體的力量也大增,尤其是非西方、非白人的其餘人種,將會在競技場上大展身手。

**《了解全球化》
(The Lexus and the Olive Tree)
**佛里曼指出,拜科技進展之賜,世界變得更緊密,成為單一全球化市場的程度與強度大於以往,參與的國家和人數之多也是空前。本書旨在解釋新全球化時代如何取代冷戰體系,成為新的國際體系,並且檢視這個體系如何塑造各國的內政和國際關係。

《經度和態度:探索911事件後的世界》
(暫譯;Longitudes and Attitudes: Exploring the World After September 11)

本書是佛里曼在《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專欄的集結,也包括他旅行各地的筆記。911後,佛里曼更鎖定在報導恐怖主義的威脅和中東世界,本書為佛里曼贏得了普立茲評論獎,理由是他秉持著清晰的洞察力,以廣泛完整的報導,評論恐怖主義對於全世界所造成的衝擊。

佛里曼語錄—
1.文化是情境而非基因所塑造。如果情境及領導人的想法有變,有所調適,文化也會變。
2.在一個如此抹平的地球,人能擁有的最重要特質,就是創造性的想像力。
3.唯有了解自己的工作是在為企業擬定最廣泛的發展策略;建立包容性強的企業文化、讓球在正確的球道上滾動,再將球交給最接近顧客、最了解市場快速變化的人,才是最優秀的企業高階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