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珍珠的滋味

2019-12-14 01:25:36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w35kt6eEOX8/VFGvYhuXi8I/AAAAAAAASGg/ZGTIlxNTJKs/s720/shutterstock_137332148.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口述 / 韓良憶 採訪‧撰文 / 謝明彧</span> 「味道」,從小就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 父親愛吃江

口述 / 韓良憶 採訪‧撰文 / 謝明彧

「味道」,從小就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

父親愛吃江浙菜、媽媽燒得一手好台菜,阿嬤會做日本料理,從小我們家人不僅愛吃,更懂得吃。上館子是常事,每道菜上來,爸爸便會逐一點評「這魚燒得太老」「這蔬菜不夠時鮮」「這紅燒味道應該再重一些會更好」。

雖說生在這樣一個「飲食之家」,小時候我卻異常挑食,看起來不喜歡的東西就直接排斥,小孩最愛的甜食,更是我一口都不碰的禁物。這分執拗,任憑父母軟硬兼施,還是不肯改變。所以,童年時期的我,身材非常瘦小,進小學時身高110公分、體重11.2公斤,只能用皮包骨來形容!

大約是七、八歲的時候,某個不用上課的下午,我一個人躲在媽媽的房間玩耍。就像一般愛幻想小女孩,我翻弄著梳妝台上的首飾盒,玩起裝大人的遊戲。首飾盒中,有條斷線的項鍊,一顆顆珍珠散落盒底。看著盈白圓滑的珍珠,閃著幽幽微光,我不知怎麼地冒出一個念頭:「這珍珠吃起來不知道怎樣?」

我挑了一顆最大的珍珠,走到廚房打開冰箱,把珍珠沾上厚厚一層乳瑪琳(就是黃油,我還是不愛甜的沾醬)放進嘴裡,彷彿吃著某種神奇的零食。當包裹著珍珠的乳瑪琳,緩緩被口中的溫度化開,鹹香濃郁的口感,伴隨著圓潤珍珠咕嚕咕嚕地在嘴裡來回滾動,原本平凡無奇的奶油,竟以驚人的「食感」在我口內引爆:「哇!怎麼有這麼好吃的東西!」

我難以置信又意猶未盡地吐出珍珠,再沾上厚厚一層奶油放進嘴裡,滿足地享受食物所帶來的舒緩又興奮的愉悅,「原來吃東西是這麼有意思的一件事啊!」從那天起,就像神奇地頓悟般,我的味蕾開竅了、被喚醒了,我不再排斥任何食物,什麼都想試試味道,沒看過的、外貌不討喜的,連我以前深惡痛絕的甜食,我也放開心胸去嘗試。

不難想見,不再挑食的我,國小畢業時,已經從紙片人,變成了「小胖胖」。長大後,我四處旅遊,「吃東西」往往是誘引我選擇探險地點的座標。如今,我嫁到歐洲,吃過各式各樣美食,寫了幾本有關吃的書,成為吃多視廣、有著良好鑑賞力的「知食分子」,這分對食物的感受力,都是來自那天午後、那顆珍珠令人難忘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