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不論白領、藍領,都將成為「綠領階級」

2019-11-19 08:11:55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_Rar_hbjNMs/VFGup7sGp0I/AAAAAAAAR_I/HVOc3kvvOLQ/s720/shutterstock_148569269.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採訪‧撰文 / 陳芳毓</span>   2005年2月16日,環保議題的歷史地位,發生關鍵轉變。過去,做不

採訪‧撰文 / 陳芳毓

 

2005年2月16日,環保議題的歷史地位,發生關鍵轉變。過去,做不做環保、該怎麼做,全憑各國的意願和良知;此後,環保成為每個國家的責任和義務,績效優劣必須接受國際社會監督。

這一天,《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開始強制實施。這份具法律約束力的國際公約,最重要的一項約定是,38個工業國和歐盟,必須在2008~2012年間,將二氧化碳、甲烷等6種溫室氣體的排放量,較1990年的排放量平均降低5%左右。

其中歐盟、美國、加拿大、日本和東歐各國必須各自減量5%~8%不等,紐西蘭、俄羅斯、烏克蘭等國可維持1990年的排放水準,但愛爾蘭、澳洲、挪威等國的排放量,則可較1990年增加10%~1%不等。

其實早在1997年,各國的官員、環保人士和媒體,就已在日本京都見證了《京都議定書》的簽署。然而,這份公約必須等到占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55%的至少55個國家批准之後,才具有國際法效力。

2002年3月,歐盟議會批准;同年6月,日本政府也通過。至此,批准國家已超過55個,但是其溫室氣體排放量卻僅占全球總量的36%。其中尤以美國(全球最大量的溫室氣體排放國)始終拒絕簽署最招非議,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所持的藉口是: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將影響美國經濟發展;以及發展中國家也應承擔減排和限排溫室氣體的義務。

直至2004年,關鍵國俄羅斯同意,《京都議定書》才終於成為具法律效力的文件,並於2005年2月16日正式生效。

自然反撲,環境難民遽增
透過國際法律的約束,把環保變成義務,是不得不走的一條路。因為,節能減碳是保護地球的最後一個選擇。

近年來,全球每隔一、兩年,就會發生規模前所未見的天災。卡崔娜颶風(Katrina)、南亞海嘯、中國雪災等,動輒造成數萬人傷亡。

而發展緩慢但持續惡化的環境問題(如澳洲連年旱災,以及海平面上升造成部分地區、海島遭淹沒),以及各種大自然反撲的現象(如葉門首都沙納的地下水正迅速下降,2010年將完全乾涸;中國戈壁沙漠以每年1000萬平方公里的速度擴大),在在迫使上百萬人被迫離開家園,淪為環境難民

據聯合國估計,西元2010年為止,全球環境難民將高達5000萬,約占全球人口總數的1/140,而且仍在不斷增加中。

反常的氣候、天災的肆虐,都是全球暖化幻化成的各種鬼魅,元兇則是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

1950年初,全球人口只有20億出頭,時至今日則逼近70億。人口急遽增加的地區,以低度開發國家為主,地面上覆蓋的多是森林,為因應生存所需,只得砍伐更多林木做為居所,開發更多電廠、添購更多汽車。
當吸收二氧化碳的植物愈來愈少,溫室氣體停留在大氣層無法排除,形同為地球裹上一件大棉被,造成溫度緩慢上升。如果排碳量失控,全球平均氣溫將在本世紀末上升攝氏3~9度。

溫室效應所造成的後果驚人。過去數十年來,全球4級和5級颶風的數量幾乎加倍,因為海洋溫度增高,熱帶暴風雨吸收更多能量,威力變得更強;而暖化造成的冰河融化及海面上升,釋放了地殼裡的能量,引發劇烈的地質變化,提高地震、海嘯和火山爆發的機率。1993~2006年間,全球大地震次數已增加超過3倍。

這是一個恐怖的惡性循環。《世界又熱、又平、又擠》(Hot, Flat and Crowded)作者湯瑪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認為,全球暖化的「熱」、全球市場的「平」和人滿為患的「擠」,是型塑今日世界最重要的3股動力,帶出了5個關鍵問題:能源供需失衡、產油國獨裁、失控的氣候變遷、能源匱乏和生物多樣性消失。

佛里曼進一步指出,熱平擠現象所引發的問題,儘管已經年累月,但全都在2000年過後達到臨界點。2000年1月1日,就是能源氣候年代的元旦。

綠色當道,節能減碳生活化
環境議問題的愈演愈烈,讓各國開始嚴正看待《京都議定書》。許多已開發國家政府均已開始檢討產業政策和環保法規,更積極邁向低能耗、低污染、低排放的低碳經濟體:用更少的能源,製造出更大的生產力。

為強化各國環保減碳的動機,《京都議定書》中決定讓二氧化碳成為可交易的產品。歐盟、澳洲、倫敦和芝加哥都設有碳權交易所,讓大量排碳國家可向減碳成功的國家購買碳權,以收遏阻之效。目前歐洲交易所每公噸碳的價格,約為18歐元(新台幣約800元)。

聯合國也從英文字母A到Z,整理出77種慶祝「世界環保日」的方法,其中包括許多簡單的節能做法,比如「Adopt a “green” way of life」(採取綠生活方式)、「Bicycle parades/races」(自行車遊行/競賽)……乃至於期望最終達成的「Zero emissions」(零排放)。

這股環保觀念生活化的趨勢,使得牛津字典(New Oxford American Dictionary)將「hypermile」(極限距離)選為2008年度風雲字。這個由「hyper」(超級)和「mile」(里程)組成的新字,意指「調整車輛或駕駛技術來節省燃料,以將單位燃料行駛的里程數最大化」,可說是人人都做得到的提高★能源生產力★的具體作為。

回顧2008年,「綠色」是全球最政治正確的顏色。入冬前,油價和原物料成本狂飆,在成本壓力之下,「環保」「綠色」頓時變成企業共通的流行語。不過,看在部分環保人士眼裡,不禁質疑某些企業只是順勢在「漂綠」——平時對環保毫無興趣,這會兒卻來假環保之名,行節省之實。

從產品設計,設想分解再利用
環保議題在舉世沸沸湯湯,台灣雖然非聯合國成員,不須遵守國際條約,但碳排放量高居全球第三,重工業密集的高雄市,甚至是全球碳排放量最高的城市。身為出口導向國家,若放任情況惡化,等於是冒著遭到國際經濟制裁的風險,一意孤行。

基於無法自外於國際社會的壓力,2008年接掌的新政府積極因應環保潮流,把台灣帶向環保制度的轉型。號召民眾共同出資,收購急需保護地區的「環境信託」「國民信託」觀念,在國外雖行之有年,但總統馬英九在競選期間明確地將此作法列為政見,層次之高,實屬罕見。

過去,節能獎勵優惠多是以減稅、貸款等措施,鼓勵企業更新老舊設備、改用節能產品。2008年起,政府推行更多與民生相關的節能獎勵,除了民眾購買貼有環保標章的商品,可獲得補助外;環保署也在今年開始仿效國外作法,在包裝上標示產品生命周期間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鼓勵消費者選購碳足跡較少的產品。

2008年底來台的環保意見領袖麥克‧布朗嘉(Michael Braungart),則是在《從搖籃到搖籃》(From Cradle to Cradle)一書中,提出了比減少碳足跡更積極的觀念。他主張,所有產品從設計之初就該設想,如何能夠被再利用或分解,而非只能「從搖籃到墳墓」,廢棄後只有送進焚化爐一途。

外銷為主的台灣企業,早在從國外市場嗅到節能減碳商機。今年,台灣紙業大廠正隆率先透過國際認證,將20萬噸碳權拿到國際市場販售。

不論貧富,都能成為綠領工作者
綠色意識的覺醒,讓愈來愈多人的工作,直接、間接地跟環保拉起了關係。無論是教授環保課程的教授、生產太陽能電池的工程師,或回收廢紙的老婆婆,都算得上是「綠領工作者」。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教授王俊秀更指出,只要過著節能減碳的生活型態,所有人都能不論貧富,晉升綠領階級。

他建議,政府可以進一步效法日本,整合生活中所有與環保相關的活動,民眾只要做到,就可得到「綠色點數」。這個概念等於是把台灣變成一家超大型「環保百貨公司」,民眾無論是換省電燈泡、使用環保袋、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等,都可積點來抵免所得稅。

長久以來,環保與經濟的關係,就如黑白正邪般勢不兩立。「環保才是最好的經濟發展,」王俊秀指出,「犧牲了環境以追求經濟發展,人也不會快樂。」

他以幾乎只靠農林漁牧收入的不丹為例,該國人均所得僅台灣的三十分之一,卻有97%的人自認是快樂的。這個小國已連續30年,以國民快樂指數(GNH, Gross National Happiness)取代國民生產毛額(GNP,Gross National Production)。看在明年經濟成長可能變為負數的「富國」人民眼中,不禁五味雜陳。

環保帶來經濟發展的「神話」,其實已在2008年的台灣發生。當經濟崩盤,台灣卻有兩股力道銳不可擋:單車潮和養生風。無論從6歲到60歲、月薪從3萬到30萬,都能平等地享受騎單車和生機飲食,帶起一波全新的商機。

若金融風暴的破壞力真如第三次世界大戰,夷平了以華爾街馬首是瞻的金融文明,回歸環保,又何嘗不是給恣意妄為的人類,一個典範轉移的絕佳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