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現金為王vs.策略性投資的拉鋸戰

2019-11-14 00:21:32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lDprsJ2hFlY/VFGuOmM0tQI/AAAAAAAAR6Y/u3p3tBMHKBY/s720/shutterstock_125922125.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採訪‧撰文 / 劉揚銘</span>   金融海嘯襲捲全球,即使是根據最樂觀的估計,景氣要回復至少需要一年以

採訪‧撰文 / 劉揚銘

 

金融海嘯襲捲全球,即使是根據最樂觀的估計,景氣要回復至少需要一年以上的時間。2009年,企業在財務會計的實務運作上,將發生哪些變化?又有哪些企業在財務上,特別容易受到金融風暴的衝擊?

現金為王,最少需維持一年現金流
「一切看現金,目前『現金需求大』的企業,最容易面臨財務危機,」資誠會計師事務所合夥人周建宏指出,過去幾年斥資添購設備、材料,以及員工規模較大的企業,由於需要現金以支付利息和薪資,所以是目前風險較高的產業。

若更深入觀察,現金需求的高低,還要視公司的財務策略而定。「企業向銀行借錢,有好處也有缺點,」周建宏表示,「好處是不會讓公司股本膨脹,每股盈餘不會被稀釋,但相對利息支出就高。」景氣好的時候,資金進來得快,借錢是維持每股盈餘的好策略,但是當景氣差的時候,低負債或零負債的企業,就沒有現金壓力,反而有利。

目前出現危機的企業,大部分負債比都很高,當務之急就是減少現金流出,比如雙D三減的現象,就是停止擴廠、減產、減薪,以減少材料與薪資成本,都是在保留現金度過難關。

相對而言,現金充足的企業,則是比較穩健的,因而較有能力能度過這個低潮,所以大家說現金為王。「目前,有能力支應未來一年現金流出的企業,是營運穩健的低標,」周建宏說:「因為沒有人認為景氣會在一年內恢復。」

他進一步表示,「不過,現在的重點已不是金融風暴,而是需求面的『信心問題』。」由於需求來自最終的消費者,當需求面停下,經濟將會從下游一路緊縮到上游。

舉例來說,當消費者只買民生必需品而不消費,將導致企業不敢投資,因而也就不需要資金融通;隨之造成銀行放款減少,利潤降低,無法提供利息給存款者;最後消費者存在銀行的錢就愈變愈薄,更不願消費,引發連鎖反應。

大蕭條的起源,就是從消費者的信心不足開始的。所以,政府現在大舉推動「政府挺銀行,銀行挺企業,企業挺員工」的三挺政策,目的便是從金融機構開始注資,增加資金流動、阻止蕭條的循環。

不過,「這項政策的宣示意義比較大,」周建宏說明,「就實務上,銀行有一定的風險管理,政府很難強迫銀行多給企業融資。」因此,政府唯一能做的可能是放鬆銀行提撥準備金之類的限制,讓銀行保有較寬鬆的資金可以投注給企業。

蕭條連鎖反應,企業難以持續
就企業面來說,大蕭條的連鎖反應,很可能會讓營運狀況尚可的公司,因為無法獲得銀行資金融通而倒閉,而這也正是經營者最恐懼的狀況。

周建宏解釋,經濟不景氣,許多企業經營困難,使得銀行對放款保守;然而,當保守到某個程度,連狀況正常的公司,也可能受到牽連——明明只是因為景氣差而影響接單,銀行卻不願放款。結果就是,這些企業原本還能繼續營運,如今卻因為在銀行借不到錢而無法生產,有單也不敢接,最終面臨倒閉。

「這時候就可能造成骨牌效應,」周建宏表示,產業鏈是上下游串連在一起的,一家公司倒,上下游也會跟著倒。這是政府最害怕的事,因此才有所謂的紓困案。

關於紓困對象的選擇,「所謂大到不能倒,看的不是一家公司本身多大,而是看它串連在一起的產業,以及影響的層面。美國國際集團(AIG)就是個例子,」周建宏解釋,美國有太多人與企業投保AIG,一旦它倒了,就沒有公司來幫這些人和企業承擔風險,導致其他企業也難以經營。當影響程度太大,政府就會介入,因此光就財務面,很難回答哪些產業該救、哪些不該救。

金融風暴對企業財務狀況雪上加霜的是,過去企業如果無法從銀行籌到錢,還可以找私募基金,但現在這條路也被截斷。原因是私募基金為了追求高風險、高報酬,投資行為往往會比銀行更大膽;然而當金融風暴讓資金面萎縮,基金募資就會產生困難,投資標的也會每下愈況,最終導致一些基金面臨倒閉。對企業來說,融資的可能被堵住,財務更困難。因此周建宏也預期,明年銀行會出現一波拍賣不良債權的現象。

《10號公報》帶來的衝擊
此外,金管會原擬延後,又公布1月1日如期實施《10號公報》的財會新準則,對存貨認列採取更嚴格的標準,也讓許多企業哀聲四起。對此,周建宏表示《10號公報》雖然對部分企業有嚴重影響,但總體來說是應該實施的。

原因之一是,2009年的景氣可能比2008年更差,如果延後實施《10號公報》,說不定會帶來更大衝擊;原因之二是,趁目前股價低迷,實施後固然會影響業績,但是對股價的影響也相對有限。

「評斷法令所造成衝擊的大小,不是只看數字而已,還要看數字背後的意義,」周建宏表示。首先,銷售額的高低,其實和存貨的處理方式無關,反而是和市場賣出的價格和數量有關,所以實施《10號公報》並不會影響企業的銷售額表現。

其次在成本面上,《10號公報》雖然會影響還沒賣掉的存貨損失,但是並不會影響現金成本(因為一旦產品賣掉,成本就是賣價減成本價,和存貨認列無關),因此周建宏認為,《10號公報》對銷售業績的影響其實不大。

真正重要的影響,還是在於《10號公報》實施後,導致企業被抽銀根的可能性。如果增加存或認列會導致企業帳面獲利能力變差,因此影響銀行注資而無法經營,比銷售業績下滑的影響更致命。不過,只要這些企業數量不是太大,則公報對產業的影響還是有限。

《10號公報》如期實施,也代表台灣正加速與國際會計準則(IFRS)接軌,台灣目前尚未全面採取IFRS,而是藉由各號公報逐步趨近IFRS的規定。周建宏預期,2009年IFRS將成為財會的熱門議題,而「全面採用IFRS,不只是會計原則的轉變,更將為企業帶來『行為上的轉變』。」

周建宏舉例,過去會計人員在登錄企業的交易行為時,第一個反應往往是看其他公司有沒有類似案例可供參照。然而,不同公司的交易行為,在本質上當然也不一樣,因此應該開始思考如何應用會計原理原則,來解決這些差異。IFRS的目的就是為了強調運用會計原理原則,充分揭露交易的實質情形。

與IFRS接軌,將強迫會計人員思考活用原則,確實登記每一項交易行為,有別於過去只會「找前例」的守舊作法;其二,對企業來說,過去大家的財報都差不多,但採用IFRS後,將能更凸顯公司特色。

下個階段更有競爭力的企業
金融風暴延續至2009年,可能會帶來一波企業購併。目前市場上還沒看到太多購併案,原因有二:第一是公司還希望保留一些現金在手上;第二則是不知道價格會不會繼續跌。

周建宏表示,在2009年,只要景氣見底成為共識(各家公司的賣價不會再低了)而現金短缺、撐不過難關的企業愈多(成為被購併的標的),那麼對本來就有購併的打算、也有足夠的現金的企業,會是非常好的時機。周建宏說明:「以前講購併,只是購併公司,現在還包括購併良好的技術、產品和人才。從這個角度來看,目前確實是百年難得一見購併良機。」

他進一步解釋,目前中國便有計畫性地到華爾街、倫敦大舉挖角金融人才,而這些人才在過去根本不可能把薪資降到這麼低,現在卻願意為開發中國家賣命。可惜台灣金融業的規模較小,比較不可能大量挖角外國優秀人才。

展望2009年,預計於春季簽訂的兩岸金融監理備望錄(MOU,可望對資金融通帶來更便利的效應,也是另一個值得長期觀察的議題。雖然目前多數企業仍只關注現金,不過整體來說,將眼光拉長,「衰退幅度比別人少,甚至有餘力去做策略投資的企業,將是下一階段相對更有競爭力的贏家,」周建宏下了這樣的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