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鑽石體系:形成產業聚群,贏得國際優勢

2019-11-22 16:04:04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wt5v0caPKMY/VFGurzkkELI/AAAAAAAAR_g/jE4cX5YRxIk/s720/shutterstock_166436090.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整理‧撰文 / 陳芳毓</span> 繼企業競爭力後,波特把研究興趣放大,開始探討地區產業的競爭力,推出《國家競爭優勢》(T

整理‧撰文 / 陳芳毓

繼企業競爭力後,波特把研究興趣放大,開始探討地區產業的競爭力,推出《國家競爭優勢》(The Competitive Advantage of Nations)。

書名看似討論「國家」,波特卻開宗明義指出,「國家競爭力」一詞其實並沒有意義。國家經濟是由不同產業構成,因此,我們不該問「為什麼一個國家具有競爭力?」,而要問「為什麼一個國家,能成為某些產業在國際競爭中成功的基地?」以台灣為例,波特試圖解答的,不是「台灣具有甚麼競爭力」,而是「為什麼台灣在高科技業具有競爭優勢」。

善用鑽石體系各要素,提供有利產業環境

傳統經濟學曾提出許多理論,解釋「某國的產業為何能在國際市場中成功」。經濟學之父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提出的「比較利益」理論認為,一個國家的出口要有競爭力,就必須有相對最低的生產成本(註:亞當‧史密斯提出的比較利益,與李嘉圖(David Ricardo)提出的比較利益有所不同)。

但是,更低成本的生產環境會不斷出現,波特於是提出「動態與不斷進化的競爭」的鑽石體系,把「技術進步」和「創新」列為重點;而國家該做的,就是提供企業比國外競爭對手更適於創新的產業環境,讓產業帶動國家經濟的升級。

這些環境因素共有兩層,第一層與企業本身相關,包括「生產因素」「需求條件」「相關產業和支援產業的表現」「企業的策略、結構和競爭對手」;第二層則和環境有關,包括「機會」和「政府」這兩個變數。而這6個因素便形成了完整的鑽石體系。

鑽石體系的目的,就是將國家的產業競爭優勢推向聚群(cluster)分布,形成垂直和水平整合,以「群體戰」的方式取得國際競爭優勢。

形成產業聚群,打造優勢循環

《國家競爭優勢》指出,「產業」是研究國家競爭優勢的基本單位。但是,一個國家的成功,並非來自單一產業的成功,而是來自上下游相關產業,波特稱之為「產業聚群」(cluster)。因此,鑽石體系的範疇並非一個「國家」,而是一國內的某個地區,如美國矽谷的網路業,和台灣高科技業群聚的新竹科學園區。

波特認為,一個有競爭力的產業,一定是對產品和服務有高標準的要求;當壓力轉嫁到上游供應商,便會帶動上游產業的競爭優勢。同理,上游產業的技術,也可轉化成下游產業的創造力,幫助克服產業內部的慣性和僵化危機。

當客戶、競爭者和供應商都集中在同一地區,便會提升效率、加速資訊流通、促進專業化,形成良性競爭。產業聚群的種種優勢,會吸引更多資源及人才投入,形成正向循環,使該國無論是在最終產品、生產設備、上游供應及售後服務等方面,都擁有國際競爭的實力。

然而,當聚群中的競爭者式微、客戶不再挑剔、企業國際化程度低落時,產業就會難以因應大環境的變化,種下崩潰的因子,美國底特律的汽車廠就是一例。

4階段升級發展,不進則退

波特認為,一國的產業如果無法升級,並且擴大領先他國的的距離,就會面臨衰退。他將國家經濟發展分成4個階段,分別是生產因素導向(factor-driven)階段、投資導向(investment-driven)階段、創新導向(innovation-driven)階段和富裕導向(wealth-driven)階段(如圖)。前3個階段是國家競爭優勢升級的主要力量,會帶來經濟繁榮;第四階段則是轉捩點,國家經濟有可能因此走下坡。

4個經濟發展階段各有不同的背景特色,讓競爭力升級或沉淪的關鍵分別如下:

■階段1:生產因素導向
代表國家是加拿大、澳洲等天然資源豐富的國家,以及大部分的開發中國家。在這階段,國家的成功產業提供的產品種類少、技術層次低,只能以價格競爭。少數擁有高端技術的本地企業,大多是國外廠商的代工廠,無法直接接觸產品的最終顧客。

這個階段的產業,對全球景氣與匯率變動非常敏感,因為這些因素會立即影響產品的需求程度和價格高低。

■階段2:投資導向階段
代表國家有台灣、新加坡、西班牙……等。在這階段,企業會大量投資興建現代化的設備與廠房,或用合資等方式,尋求國外合作機會,並且建立國際銷售管道,試圖與產品終端消費者接觸。因為許多新廠商的出現,國內市場競爭開始白熱化。

這個階段,競爭優勢通常來自需要規模經濟的產業、資本密集但需要大量廉價勞動力的產業等。政府可以藉由引導資金流入、提供保護措施等,來推動產業升級。

■階段3:創新導向階段
代表國家包括美國、瑞士、德國。這個階段的國家,本土企業開始擁有創造的能力,在產品、技術、行銷等領域的做法,都已接近精緻化,發展出自有品牌,撤出價格競爭市場。

在這階段,許多產業都已發展出完整的鑽石體系。產業群聚不只有垂直整合,還朝橫向水平發展,形成更大的產業聚群,甚至連服務業也能國際化。此時,政府應該放棄直接干預產業,透過鼓勵新廠商進入、維持國內競爭熱度等間接活動。

■階段4:富裕導向階段
例如英國、義大利。此階段的國家雖然擁有大筆資金,但幾乎是在「吃老本」:國內企業的競爭低落、再投資意願低、創業家凋零、勞資關係僵化,因而喪失國際競爭優勢。

在這個階段,只有「富裕」的產業能維持競爭優勢,如本國市場需求仍高的金融服務、娛樂業、有先行者優勢的產業和擁有的初級生產因素的產業。

這些國家只能靠著新的經濟撞擊,或是重回生產因素導向階段,靠著低工資,重新吸引國外企業前來投資。

多數國家的經濟會依序升級,但也有國家如沙烏地阿拉伯,則始終停留在「生產因素導向階段」,但只要資源耗盡或新能源出現,這些國家立刻會發生經濟危機。波特觀察,二次戰後最重要的產業發展和經濟升級,多來自日本、韓國、德國等勞工短缺、工資漲幅大、能源成本高、天然資源少的國家。

這也說明了國家的經濟升級,靠的不是天然資源,而是科技、管理人才、有冒險精神的創業家和充滿活力的國內市場。這些國家與台灣背景相似,台灣卻仍獨留在「投資導向階段」,確是政府應反思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