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管理達人/永豐金控執行長 盧正昕

2019-10-17 00:19:49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7I_Jz1ipnkI/VFGuxe8O4mI/AAAAAAAASAg/6BYtfXS4sO8/s720/shutterstock_43049359.jpg
盧正昕 現任:永豐金控執行長、建華銀行董事長 經歷:美國及台灣花旗銀行副總裁 學歷:政治大學國貿系、美國印第安那州立大學MBA 盧正昕是台灣金融業專業經理人最獨

盧正昕
現任:永豐金控執行長、建華銀行董事長
經歷:美國及台灣花旗銀行副總裁
學歷:政治大學國貿系、美國印第安那州立大學MBA

盧正昕是台灣金融業專業經理人最獨特的成功範例,他早在1970年就在紐約加入美國花旗銀行,而後在1978年、中美斷交前的危急氣氛中回到台灣,成為花旗台北分行的核心主將,並且在短短10年內,將台北花旗從年盈餘100萬美元的小單位,擴張成為一年獲利數億美元的航空母艦。 1989年政府開放新銀行設立,他又毅然決然參與申請設立華信銀行,並且在短短幾年內成為新銀行經營成功的典範。 在金融整併的大潮流下,盧正昕一本他無畏挑戰的創業精神,透過不斷的合併、整理、再合併,以華信銀行為基礎,先與建弘證券結盟合組「建華金控」(SinoPac Holdings),並且在2005年再度與台北國際商銀合併,今天,盧正昕擔任執行長的永豐金控(建華金控於2006年6月9日正式成更名為永豐金控),已經是總資產超過新台幣一兆元的大型金融旗艦。 憑著熾熱的理想,盧正昕從無到有,打造了一個風格獨具的金融王國,他是怎麼做到的?

提出願景 留住人才

Q:當年你在花旗銀行副總職務做得駕輕就熟,為何會想到要出來創辦銀行?
A:客觀因素是看到中國市場的開放;個人因素在於所謂的「中年危機」,40歲以後我總會想到:我就這樣過一輩子嗎? 中年危機容易有三出--即「出家、出軌、出走」。「出家」是指尋找宗教信仰、尋求心靈寄託、學瑜珈、學新嗜好等;「出軌」就是年輕人講的劈腿,想找新的刺激,證明自己還有魅力;而我選擇「出走」,離開花旗銀行出來創辦「華信銀行」(建華銀行前身)。

Q:你曾說過自創辦建華銀行以來,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就是「沒有透過head hunter(獵人頭公司),自己找來一批精采的人一起共事,」而且這群人當初很多都是放棄外面一倍的薪水,願意跟您一起來打天下,請問這是怎麼做到的?
A:我讓他們覺得跟我在一起,一定是舞台愈來愈大,待遇愈來愈好,也就是能提出願景,持續進行「大而美」的執行力,而我真的做到了。

Q: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你當初堅持不發行現金卡,理由之一是「如果一個30歲左右的年輕人破產,一輩子爬不起來,銀行也有罪過。」當時雖然錯失許多賺錢的機會,其間也有一些雜音,多年後印證你的真知灼見,請問你當時的想法是什麼?
A:莊子說過:「正則靜,靜則明,明則虛;虛者,無為而無不為。」正因為能虛懷若谷,沒有偏見,所以才能分辨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 你想一想,25~35歲是年輕人最需要打拚、建立信用與人脈的階段,如果沉迷在過度消費、買名牌,甚至破產,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這種事一旦發生,難道銀行沒有責任?如果要賺現金卡的利差,我們會是第一家,但是我自始至終都堅持不發現金卡,溝通之後,股東與同事都能了解。

不怕競爭 勇於改變

Q:之前建華金控與台北商銀的合併案榮獲國際專業金融月刊《Finance Asia》評為「2005年台灣最佳合併案」。在合併案的過程中,你學到什麼?
A:達爾文的「適者生存」,告訴我們「only the fittest survives」,不要怕競爭,要積極擁抱改變。我也常常勉勵同仁要:(1)耳尖目靈;(2)手快腳快;(3)心存善意;(4)有彈性;(5)有耐力。

Q:你評定一家銀行的良莠,以什麼為標準?
A:良好的風險控管能力、正確的電腦資訊與健全的財務部門,當然,還要有好的人才。

Q:目前建華銀行的廣義逾放比只有1%,這是如何做到?
A:建華從前身華信時代開始就擬定一套授信規畫,也整理成一本授信風險管理手冊,所有放款的人都必須熟讀這些原則。例如:營建融資不超過授信總額的10%、股票擔保授信不超過授信總額的5%、同一法人不超過淨值的10%、同一集團不超過淨值20%等等。

Q:是不是再大的利誘都不能違背這些授信原則?
A:我們風險控管做得非常徹底,授信時最重要的一個原則就是分散、分散、再分散。

自我管理 首重執行力

Q:你認為管理與領導有何不同?
A:管理有3個層次:管理自己、管理他人與被管理。通常專業經理人是從管理者(do things right),到經營者,再成為領導人(do the right things);領導是訂策略方向,管理在落實策略與執行。當我擔任總經理時,講究的是細節與做事的方法,現在則是為公司訂策略、找未來的方向,例如目前我在想的就是未來10年的計畫。

Q:你曾說:「領袖的個人特質可能是天生的,但是領袖的核心能力是後天培養的。」同時具有領袖特質和核心能力的高階主管才能脫穎而出,帶領企業面對未來的挑戰。你認為要如何做到這樣的組合?
A:我相信好的領導者10%是天生,90%靠後天的培養,重要的是要有強烈的上進心與積極的企圖心,而且從高中一年級開始就要認真學習,懂得自我管理。進入社會職場,初階人員講究責任心;中階人員要有上進心;高階人員強調企圖心,同時每一個階段不可欠缺的是「執行力」。

Q:當股東權益與你的處世原則有衝突時,你如何取捨?
A:公司治理的關鍵成功要素,首重管理者的誠信原則。身為企業的經理人、執行長,必須能在經營過程中取得正確、完整的資訊,做出妥善的判斷。專業經理人要善盡良善管理人的義務,也就是說要以處理比自己私人事情還要高的標準來執行任務,這樣就不會違反誠信原則。

講究細節 從習慣養成

Q:當高手過招時,能勝出的往往是在細節見高下,你也是一位非常重視細節的領導者,為什麼細節這麼重要?
A:如果做事態度馬虎了事,就容易出錯。你說1個「0」重不重要,如果員工處理一筆200萬的匯款,不小心多打1個0,後來,主管因為接電話,沒有仔細看就蓋章,馬上200萬變2000萬,受款者多拿1800萬跑掉了,這樣還能說1個0不重要嗎?

Q:我注意到訪談過程中有員工進來倒茶水,很少有公司注意這種細節,你還要求哪些?
A:我要求會客到45分鐘時,如果客人還沒走,就要進來加茶水,而且加一半熱水(注意不要燙到客人),同時茶杯一定要加杯蓋,還不能用紙杯……。還有,你有沒有注意到我斜前方茶几上有一個小時鐘,這讓我不必看錶,也知道掌握時間。

Q:聽說你對員工中午喝酒的種類也有規定,是嗎?
A:這是我在花旗跟老闆學的,因為下午常常還要跟客戶會面,酒氣沖天相當不禮貌。所以若要喝酒,也只能選擇容易揮發的酒,只有Gin & Tonic(琴湯尼)、Bourbon Seven-Up(波本)、Bloody Mary(血腥瑪麗)3種酒允許在中午喝,像啤酒、威士忌(Whisky)會留下濃濃酒味的,都不能在午餐飲用。

Q:聽說你不准員工在辦公桌貼便條紙,為何這麼嚴格?
A:這是一種態度,像書本放在桌上一定是擺得整整齊齊,不可以斜著隨便放(執行長當場示範),擦桌子也是一定要將桌上的物品拿起來,徹底擦乾淨,不可以說筆筒或是電話下的部分就不擦,這就是細節。你看我的長褲一定有反摺,這樣褲腳部分有重量,整件長褲才會挺直;而且穿西裝坐下來時,要將鈕扣鬆開才顯得平整,站起來就要順手扣好鈕釦,才不會顯得鬆垮,這都要養成習慣。

Q:你認為做一個中階幹部與一家公司的執行長(CEO),所需注意的細節,有何不同?
A:在我看來人才的發展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重點,初階在於work hard 、中階在於展現work smart 、高階要做出work result,等到執行長的階段著眼於work future。 簡單來說,CEO主要在做3件事:(1)掌控成長V.S風險;(2)吸收並留住最適人才;(3)架構一個優良的營運平台,而且要讓這個平台精簡、合法、有彈性、有利潤。

**積極參與 全力投入
**

Q:你如何定義人才?
A:儒家思想講忠孝仁義,我認為非常重要,中庸20章提到:「好學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恥近乎勇。知斯三者,則知所以脩身,則知所以治人,則知所以治天下國家矣。」因此品德的培養舉足輕重,在我眼中「有才有德」才是真正的人才。

Q:你對人才培育有何看法?
A:麥克奎格(Douglas McGregor)的理論將人分為X型與Y型,X型的人追求完美,Y型的人講求彈性(相對較不重視細節),我認為要做到X+Y,做事要拿出X型的精神,談策略時就要展現出Y型的特質。 想要成為專業經理人,有4點非常重要:第一要快樂,而且是持久的快樂。第二要有強烈的上進心,以攝影師為例,要看書、要找專家談,今天的作品要比昨天好,要不斷檢視期許自己。第三是network,也就是說要跟好的人交往,這時選擇朋友非常重要;最後一點是講求時序,要清楚什麼時候做什麼事。年紀輕時做到了,往後就容易事半功倍。

Q:你認為人的一生,無論做什麼事,都應該是「積極參與、全力投入」,無論讀書、工作、甚至談戀愛,都要有這樣的企圖心,才會成功。請問你評選、培養幹部採用哪些原則與方法?
A:我從曾國藩身上學了很多,曾國藩認為人才一靠「發現」、二靠「培養」,我們不要抱怨身邊無人,培養人才要懂得「轉移(升遷)、勤教(溝通)、嚴繩(紀律)」。

Q:所以你合併之後並沒有換血大幅裁員,你相信所有人都是可以訓練成才的?
A:除非是品德操守有問題或是重大違規,我們並沒有訂定所謂的百分比淘汰制,我相信教育與嚴格的紀律,可以讓「肥肉」變成「瘦肉」。我的原則是唯才是用,強調「積極參與、全力投入」,不是全心投入。

Q:全力投入與全心投入,有何不同?
A:全力是眼到、耳到、口到、心到的完全投入,不只是全心想到未來如何,要真的去實踐。

Q:你會如何評鑑自己?如何被別人記得?
A:一直以來我面對改變時永遠以正面思考,有堅定的志向,重視細節,堅持到底永不放棄。

Q:請問你對年輕經理人有何建議?
A:不要怕競爭。人生最大的成功是不斷達成自己訂定的高難度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