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劉寧生 讓我了解我是誰

2019-12-14 10:14:22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V12FMkUnzlw/VFGt9PeZujI/AAAAAAAAR3U/92pKl3-v8Sc/s720/ZZ008025.jpg
年輕時,是為了搶錢奔波的槍手;中年時,就當個小丑來愉悅眾生;老年時,卻成為了老師,為藝術注入真實。」這是劉其偉的自述。 **接受兒子的「脫軌」 ** 對外人來說,「

年輕時,是為了搶錢奔波的槍手;中年時,就當個小丑來愉悅眾生;老年時,卻成為了老師,為藝術注入真實。」這是劉其偉的自述。

**接受兒子的「脫軌」
**

對外人來說,「老頑童」劉其偉是工程師、畫家、探險家,是多變的;對劉寧生來說,父親卻是一致、寬容、忍耐的。有這樣的爸爸,60歲的劉寧生直言「很幸福」;關於最幸福的那個部分,他的答案仍像個6歲小男孩:「爸爸從不唸我,沒有壓力。」他回憶,父親從沒說過,聯考該讀什麼科系;成績不好、奇裝異服,更從沒聽他嘮叨過,「他只說,你只要去做,我們家會提供一切資源,無條件支持。」 於是,少年劉寧生,白天在廣告公司上班,晚上在復興美工上課。
畢業之後,因為「沒什麼雄心壯志,只想找份容易的工作來做,」他和朋友合開進出口貿易公司,想多留點時間去海邊沖浪、潛水。當了十多年的老闆,劉寧生在43歲時結束了公司和婚姻。因為他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沒有賺錢的能耐,也沒有經營管理的本事,但在海上活動,卻有些天份。「有人夢想賺兩億台幣,我卻夢想去駕帆船,」劉寧生說。
43多歲的劉寧生,毅然從陸地走向海上,開始下半場人生:到澳洲學開帆船、到美國買船、和友人一起環航、成立台北市帆船協會……,他發現,台灣有很多人都對帆船有興趣,而他的知識和經驗,剛好可以提供這些人學習資源,實現航海夢想。說著,這位船長露出滿足的笑容。他記得,爸爸去世那天,還在書桌的玻璃板下,壓了許多英文單字小紙條。
爸爸如此好學,為人子的他也很開心,自己有天終於也能教別人點東西。 環航之前,劉寧生一年不出遠門,和友人完成了《帆船理論與實務》,是華人世界第一本帆船相關專業書籍,書裡的每一張圖,都是劉寧生親自畫的。
「爸爸跟我說,『你這一輩子最像樣的,就是做這件事!』」劉寧生提高了語氣,顯得激動。 與寫書相比,成為第一個駕駛帆船環航世界的台灣人,劉寧生並不覺得是件「成就」。他認為自己純粹是幸運,因為家人都像爸爸一樣全力支持。事實上,當時已近90歲高齡的劉其偉,其實非常擔心兒子環航時的安危,但他仍舊沒有出言干涉,反而出資支持。
劉寧生說,爸爸自我要求很高,一個人可以有3個人的生產量。小時後家裡環境困苦,甚至沒有煤球可以燒,爸爸兼了3份工作,白天上正職,晚上再到建築師事務所畫設計圖。38歲,劉老開始學畫畫,50多年來留下上萬幅水彩與版畫作品;他還要求自己每年至少出版一本著作,不論是工業安全、藝術或人類學,終其一生共翻譯、著作了31本書。
「有很多事情都可以交成績的,姑且不論成績好壞,但我的工作精神實在是……很慚愧。產量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對得起自己,這我還做不到,」劉寧生的語調,愈來愈輕。儘管在外人眼中,這位船長已經駛上了很多人敢想不敢做的夢;但兒子知道,如果爸爸看得到他今天的成績,應該還是那句老話:「你還要加油!」

容忍兒子做自己

父親從不給壓力,但兒子的肩膀不見得就輕鬆,其實劉其偉不止一次委婉地暗示劉寧生傳承他的興趣。
1993年,40多歲的劉寧生擔任影像紀錄,第一次和爸爸到原始部落做人類學研究,但這卻是當時80多歲的劉其偉最後一次的探險之旅。
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那一個多月中,劉其偉對兒子發出感嘆,當有關單位願意在金錢上支援他探險時,他卻沒有體力了。但當他看到劉寧生仔細地做影像紀錄時,劉老卻似乎又燃起了後繼有人的希望:「你是不是想繼續做下去呢?」 又有一次,劉老看著家裡整面牆的人類學、藝術與環保的書籍,忍不住輕嘆:「這個以後家人都用不到了……。」
一個父親的要求,是如此含蓄,做兒子的,又如何回應?「我能做什麼呢?」劉寧生再度沉默,「我很清楚自己的能耐在哪。」有興趣的領域,像是航海,劉寧生敢於冒險;但是像考碩士班之類的,他可就沒輒。 劉寧生形容,爸爸待人極度寬容,對待他這個小兒子,更是「比朋友還容忍」。相較之下,劉寧生對工作夥伴的態度,就比父親嚴格許多。
受到工程背景的影響,劉老不要求孩子考好成績,卻很強調安全教育。劉寧生記得,小時後爸爸不准他嘴裡咬著湯匙走來走去、不可以把眼藥水空瓶拿來裝膠水、用完工具要放回原處……。
在船上,劉寧生也是這樣要求同伴,因為,萬一在緊急狀況下卻找不到某種工具,問題就嚴重了──海上可沒有便利商店,可以臨時買一個!
耳順之年的劉寧生,已經了解並坦然,自己曾經想做誰,但其實真正是誰。不論當個船長還是作家,6歲還是60歲,那個鎮日坐在書桌前畫工程圖的高大背影,始終是一個兒子最崇高的仰望。

劉其偉,自學水彩畫與人類學,作品以動物為主,最不喜歡畫人物,「因為他很醜陋,連叢林裡的蛇,都比人懂得禮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