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黑立言 支持我的決定

2019-12-13 05:21:10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wEnOQQV6P24/VFGaE0bymrI/AAAAAAAARjo/2DoZnraAMlo/s720/ZZ066044.jpg
20年前,卡內基訓練被引進台灣;現在,「黑幼龍」已經與「卡內基訓練」劃上了等號。這位華文世界的卡內基之父,除了讓華人學習到溝通技巧,還建立了一個毫無溝通障礙的「卡內基式家庭」─大兒子黑立言就在這個環境

20年前,卡內基訓練被引進台灣;現在,「黑幼龍」已經與「卡內基訓練」劃上了等號。這位華文世界的卡內基之父,除了讓華人學習到溝通技巧,還建立了一個毫無溝通障礙的「卡內基式家庭」─大兒子黑立言就在這個環境中,長成父親的事業夥伴。
1993年,黑立言還在唸研究所,黑幼龍決定回台灣創辦卡內基。因為需要一個幫手,父親就到學校去找兒子深談。黑立言說,父親當時把自己的工作內容、工作夥伴和公司業務等事情,像在對客戶簡報一般仔細向他解釋。他衡量一下,覺得工作滿有吸引力的,回台灣應該也最有機會,於是就跟父親一起創業。
斯文的娃娃臉加上溫和的個性,黑立言是兄弟中跟父親最像的孩子。在黑家的4個孩子合著的《黑+的幸福秘密:我們的天才老爸黑幼龍》裡可以看出,他有著十分鮮明的老大性格:不叛逆、有責任感,成長過程也不像弟妹那樣「驚險刺激」。
「在卡內基每天要面對不同的人,需要很大的彈性;跟父親一起工作,也不能堅持只照自己的方式去做,」黑立言覺得,自己從小就沒有明顯的好惡,跟父親較能溝通,理所當然成為唯一與父親共事的孩子。 隨著黑立言的成長,父親與他的關係也轉換了3次。
小時後,父親是每次從國外出差回來都會帶回玩具、還跟他一起拼裝賽車的「玩伴」;長大一點,黑家移居美國,在異國的青少年時期,父親是給予指導與建議的「老師」;成年之後,黑立言與父親一起工作,又成了互相討論合作「事業夥伴」。
身為台灣卡內基訓練創辦人兼董事長,黑幼龍是個願景型的領導者,他在意員工精神面的滿足,懂得激勵和鼓勵,最常告訴同仁,「工作不是要衝業績,而是好好帶領這些青少年,讓他們的未來更好!」
身為總經理的黑立言,比較關心管理的實務問題,像是如何安排課程、減少學員抱怨之類的瑣事。父子的管理風格剛好互補。

能容忍,多溝通

黑立言說,父親一直對他的溝通方式有意見。在會議室裡,父親經常談到某些案子就興奮莫名,想法不夠周延,兒子就直接開炮:「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這樣做可能會有這樣的問題?」
心裡儘管不高興,父親還是會私下來找兒子:「你講的是對的,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公開講?」 黑立言笑著說,國外長大的他,已經習慣了西方文化對事不對人的溝通方式,他擔心的是「事情可能會失敗」,而不是「老爸面子掛不住」。
自從父親跟他溝通之後,黑立言在指出父親的錯誤時,語氣會比較委婉,「我不會跟他辯,說外商公司都是這樣,事情才做得好。我就是接受。」 他認為,這種「接受」的順服個性,是父子倆共事愉快的原因。 與父親亦師亦友的工作方式,影響了黑立言與員工的互動,「我跟講師們也比較像是夥伴,我們都會一起商量哪裡做得好、哪裡可以更好,」黑立言有著十分開朗的笑聲,採訪隔天剛好颱風要來,辦公室裡每個人忙著調動課程、通知學員,這位總經理扯著嗓門在座位間來回走著、問著,關心進度,提出解決方法,笑容始終都沒垮下來。 「多溝通」是父親給黑立言最大的禮物。「雖然多溝通會比較沒效率,但是會讓你在做之前發現問題,少犯點錯;即使後來要按照你的方式做,事前多諮詢別人意見,也會得到比較多的支持,」黑立言說,過去常覺得自己想的就是對的,就急著去做。1996年,台灣卡內基訓練開使用電子郵件,黑立言興沖沖地幫員工買電腦,但有的人卻不會打字,黑立言又想了很多方法鼓勵大家學打字。一年多後,電腦普及,價錢更低,「我就想自己幹嘛那麼早用,花了那麼多錢?」

多支持,不否定

在探索未來的過程中,孩子難免會因為有疑惑或想嘗試,做出父母無法茍同的決定。「我爸即使不贊成,他還是會讓我們嘗試,」黑立言記得,唸史丹福大學的小弟曾經想當演員,父親的反應是:「可以啊,但是這條路不好走,你要給自己多少時間嘗試?」「一年」。
於是父子達成協議,父親幫兒子找朋友尋門路,兒子則天天在好萊塢等試鏡;一年後沒有結果,小弟心甘情願放棄明星夢,在工業設計領域找到自己。 2000年左右,黑立言想成立網路教學公司,父親給了些資金讓他去嘗試。整個過程中,父親從沒在他耳邊碎碎唸,只有在快到一年時提醒他,該怎麼善後。一年後黑立言覺得行不通,結束了公司。
「即使心理不支持,也不要否定人家,」從這兩件事,黑立言學到要在合理範圍內給別人嘗試的機會,尤其是對於優秀的人,先給他機會嘗試他想做的方法;當對方開始做了之後,就不要再澆冷水,常常提起自己的反對意見;若是事情依然行不通,再發表自己的意見。這種領導方式,較讓人心服口服。
在身為父親的「夥計」的前幾年,還不熟悉經營管理的黑立言,也曾為了要得到父親的肯定而掙扎;但隨著兒子的進步,父親的批評也跟著減少,「他可能覺得,要是一直這樣要求下去,他永遠都無法當董事長。所以必須降低標準,對我多鼓勵!」黑立言開玩笑地猜測著父親改變的原因。他知道自己的缺點,但父親的寬容,讓他更有自信去嘗試和學習。
儘管分享著「黑」這個特殊的姓氏和父親超凡的成就,黑家的孩子們卻早早走出了父親的影子,在管理、醫療、設計和家庭中肯定自己。
對他們來說,父親的影子並沒有遮住孩子看未來的視線,卻是孩子在冒險後需要歇腳時,一個最安全的遮蔭處。

黑幼龍,台灣卡內基訓練大中華負責人,曾任節目主持人和宏電腦副總,50歲時創立台灣卡內基,有數十本著作,是「良好溝通」的代名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