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想避免風險,就要多走這一哩路

2019-11-20 05:25:48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F9aM3546o6o/VFGaBkF5t-I/AAAAAAAARjI/5XzfDEiMa3Q/s720/ZZ066040.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採訪‧撰文 / 林奐呈 </span> 今年台大EMBA的新生開學營裡,我們特別將「當責」列為一門學科,單獨提出來討論

採訪‧撰文 / 林奐呈

今年台大EMBA的新生開學營裡,我們特別將「當責」列為一門學科,單獨提出來討論,並且在「企業社會責任」課程中納入相關概念。

近年來,美國企業界貪污舞弊事件層出不窮,就是因為經理人的「當責」概念模糊。以高風險金融商品來說,設計者都是絕頂聰明的數學家,不但模式複雜、獲利誘人,槓桿操作比例也高得嚇人,然而他們總以為自己不會是最後的負責者,沒有把ARCI角色責任中的灰色地帶補平,最終引爆一場金融大災難。許多美國大企業一夕間倒閉,幾萬人失業,連帶影響家庭及社會層面,經理人是否應該反思:企業是不是要有一個核心的價值思維?

設身處地,將責任感向外延伸

在職場上倡議「當責」的概念,難免讓人認為好像是在替老闆講話,成為企業剝削員工的打手。然而,「當責」並非要求員工「鞠躬盡瘁」,而是透過「當責」來改變組織文化,變成一個學習型組織,讓公司同仁願意為了組織的營運共同承擔責任。

當責(accountability)和負責(responsibility)不同:「負責」是老闆告訴你要做什麼,你照指示按時完成工作(例如,倉儲管理員照表操課點貨出貨);「當責」則不光是把貨點完、送出,後續還進一步確認貨物是否準時送達目的地,主動強化工作每一個環節的準確銜接。

其實,當責的概念並不僅限於工作場合。仔細想想,小時候跟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和你穿同一條褲子長大,你會站在他的立場想事情,有糖果第一個拿給他一起吃,這就代表你已經走出自己的範圍,將責任感往外延伸。

家庭也是另一個切入點。我在美國待過一段時間,比較過東西方父母教導小孩的差異。東方人看到小孩跌倒,都是用大人的角度責罵:「你怎麼這麼不小心?為什麼要跑?為什麼不看路?」但西方父母看到小孩跌倒則會先問:「你有沒有受傷?路是不是不平?」這種站在他人立場想事情的態度,就是「當責」的觀念。
我是學IT出身的,但我從來不在碩士班或博士班開工具類的課。我常說:「我給你一本書,你應該可以在3個月內把工具學好,如果學不好,代表你大學都在混。」就像金庸小說中的人物一樣,看到心經或祕笈就能無師自通。

經理人在晉升到一定位階之後,如果想再提升功力,除了要有很強的「外功」(指工具),更要具備深厚的「內力」(指觀念)。

在我看來,EMBA要學的就是一種概念、價值觀,成員之間互相學習,以在兩年的課業中,造成一種「質變」。商業不是零和遊戲,學生不能滿腦子只想著賺錢,更應該學習如何與別人合作、讓「1+1>3」的本事。

高階主管為首,建立核心價值

「當責」的概念要能成功,無法單靠一、兩個人推行,一定要整個團隊合力落實,特別是高階主管要有所體認,才能改變根深柢固的價值觀。

例如,主管如果眼裡只有明年的財報數字,根本不在乎未來5年、10年的經營策略,遇到員工有新想法、想多走一哩路(one more mile),自然就會認為毫無必要、徒增成本,從而扼殺了員工的創意。

以創新著名的3M,為了將公司塑造成人人樂於分享的學習型組織,便設立許多獎勵制度,將創新與個人工作績效綁在一起,做為誘因。例如,員工在將研發過程中的know-how放到交流平台上、供全公司參考應用之後,若獲得高人氣或高評價時,公司就會給予表揚。

由此可見,要在組織內推行當責,一定要獲得主事者的認同與支持,進而搭配制度的設計與調整,如此才能打造一個人人樂於分享經驗與互助合作的環境。

不過,台灣企業以中小型企業為主、核心技術多半掌握在歐美日企業手中,再加上長期來都是以成本為導向,競爭上只講「cost down」(降低成本),勢必會影響「當責」的推動,因為「當責」會增加現行的經營成本,利益卻是要一段時間後才能顯現出來。

我建議,企業不妨改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我們今年的營運目標,不是要賺多少『profit』(利潤),而是要避開多少有可能導致企業倒閉的『risk』(風險)」金融海嘯中,體質欠佳的企業只得面臨關門大吉的抉擇;如果想避免風險,就是要多走這一哩路。

 

陳鴻基
現任:台大管理學院副院長暨EMBA執行長
經歷:台灣大學工商管理學系特聘教授、清華大學科技管理學院EMBA執行長、清華大學科技管理學院副院長、代院長、中正大學資訊管理系教a授兼主任等
學歷: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森校區工業工程/資訊系統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