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離開家這麼難嗎?

2019-11-21 05:35:58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EooZxzYzGDY/VFGuOfhdzTI/AAAAAAAAR6Q/AFCFc-8K2Lk/s720/shutterstock_114480358.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王志仁 《數位時代》總主筆。1994年進新聞業,從事財經、科技領域報導,曾與微軟董事長比爾‧蓋茲、英特爾董事長安迪‧葛洛夫等多位具全

王志仁
《數位時代》總主筆。1994年進新聞業,從事財經、科技領域報導,曾與微軟董事長比爾‧蓋茲、英特爾董事長安迪‧葛洛夫等多位具全球影響力人物對話;近年多次受邀擔任思科、惠普和interbrand等外商企業論壇及年會主持人。

 

一位朋友剛轉行到一家知名食品集團工作,最近陪老闆到台大、政大和清大做校園徵才。今年就業市場很緊張,他看著台下坐滿的學生,也很心急。老闆上台介紹沒說太久,馬上單刀直入:「如果錄取來上班,公司需要派你到大陸,你願意嗎?」

這位朋友心想:「趕緊舉手,一舉手工作就是你的了。」但是全場沒幾隻手舉起,更多的是茫然的眼神。結束後,他們找幾位學生聊,問到不舉手的原因,答案多半是「要回家和父母商量」「還沒想過」「覺得自己沒準備好。」

人生有多少事能規畫呢?特別是工作這件事。那5萬名還在半導體廠裡四班二輪的工程師,曾是眾人稱羨的科技新貴,絕沒想到這一行有天會瀕臨倒閉,想轉行都很難。我想起12年前採訪曹興誠,他提到從不做生涯規畫,因為不合邏輯,那表示你以自我為中心,但地球可不是圍著你轉。

4年前,有一次採訪匯豐銀行的人事部門主管,她告訴我,每年從台灣、香港和大陸招聘的新人,會集合起來一起受訓,並做一些測試,其中有一題:「如果有機會,你願意到海外工作嗎?」台灣回答「是」的比例總是最低,而且低很多。

在上海,我經常收到各種履歷,雖然公司不缺人、也未對外徵才,但他們還是透過各種管道來爭取面試機會。也經常有朋友來詢問是否有實習空缺,幫自己在念大學的小孩或朋友的小孩找機會。最近,一位剛把兒子送到英國聖馬汀學院(ST. Martin's College)讀設計的朋友,請我務必幫忙在上海的設計公司找到實習機會,即使他兒子才剛讀完預科,準備暑假後上大一。

3年前,我在上海《環球商業評論》雜誌擔任總編輯時,曾帶過一位剛考上研究所的實習生,今年她即將從復旦大學中文所畢業。自去年10月開始,她和她的同學們最擔心的不是論文能不能過,而是畢業後工作在哪裡。

她準備了紙本和電子檔履歷,有機會就發出去,並認真查資料,研究每一家通知去面試的公司。有一家雜誌社很想用她,但沒有名額,就算已和她面試3次,也清楚告訴她可能要等半年,她還是把握每次機會去面試;5個月後,最終被另一家公司錄取。

她告訴我,很希望那家公司的人資主管當場就把offer letter(聘用信)給她,雙方簽字就結束,而不是再等幾天。這種焦慮而迫切的心情,對台灣這些「要回家和父母商量」的年輕人而言,恐怕很難體會。

當然,第一份工作對人的影響很大,該謹慎考慮。台灣目前讓年輕人有條件考慮「生涯」(career),而不單只是找一份「工作」(job),這也是好事。但是,「戒急用忍」的時代已經過去,許多人對工作的態度卻還停在戒急用忍:離家遠的不去、錢少的不去、不合興趣的不去。工作找人,人找工作,這個蹺蹺板不會永遠只向一方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