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1929年大崩盤啟示錄

2019-11-22 15:35:50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PhzcSmGRCIA/VFGvhrh7DMI/AAAAAAAASII/QOQ5tLZnpf4/s720/shutterstock_66647929.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資料提供 /  經濟新潮社</span> <span style="color: #ff6600;">**1929年大崩盤(T

資料提供 /  經濟新潮社

**1929年大崩盤(The Great Crash 1929)
**作者:約翰.高伯瑞(John Kenneth Galbraith)
譯者:羅若蘋
出版社:經濟新潮社
出版日期:2009年07月24日
ISBN:9789867889850

 

在股市大崩盤之後,緊接而來的經濟大蕭條持續了10年之久,嚴重的程度各有不同。到了1933年,國民生產毛額(經濟總產量)比1929年下降近30%。直到1937年實際的生產量才回復到1929年的水平,然後經濟又快速地回落。直到1941年,製造業的產值仍然低於1929年的水準。在1930年到1940年之間,只有1937年這一年的平均失業人數少於800萬人。1933年大約有1,300萬人失業,幾乎每四個勞工有一人失業。到1938年仍然有五分之一的人數失業。

在這個讓人沮喪的時代,1929年就像神話般的美好。當某些產業或城市的經濟情況好轉到幾乎和1929年一樣的時候,人們期待國家也能夠回到1929年的狀況;一些有遠見的人士在某些正式的場合曾說過,「1929年是美國人曾經有過的好光景。」

整體來說,股市大崩盤比隨後發生的經濟蕭條更容易解釋。而且在評估造成蕭條所牽涉的問題中,沒有比決定股市大崩盤應負的責任更為棘手的事情。經濟學對於這些問題仍然無法提供最終的答案。但是,我們仍然可以討論一些崩盤的原因。

1. 所得分配不均。
在1929年,富人確實是有錢人。相關的數據並不能完全讓人滿意,但是可以確定,該年度占全美人口5%的最高收入族群,其收入大約佔所有個人所得的三分之一。個人收到的利息、股利和租金等形式的所得比例,廣泛地說,小康人家的所得大約是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幾年的兩倍。

這種極不平等的所得分配,意謂經濟必須依賴高額投資或高級奢侈品的消費,或者依賴兩者。有錢人無法購買大量麵包等基本生活品,如果他們要處理收入所得,則必須購買奢侈品或投資新的工廠和新的計畫。投資費用和奢侈品的花費,必然比週薪25美元的工人需要支出的食物和房租,受到更多不確定因素的影響,以及呈現較大的波動。我們可以假定,在1929年10月,這種高層級的消費支出和投資尤其容易受到來自股市重大消息的影響。

2. 不良的企業結構。
在1929年11月,股市大崩盤之後數個星期,哈佛經濟學會提出不需要擔心經濟蕭條的主要理由,它的合理判斷是「大多數的企業一向秉持的是穩重和保守的經營原則。」實際情況則是,美國企業在二○年代,對於眾多的煽動者、貪污者、騙子、冒名頂替者和詐欺者竟張開熱情的雙手擁抱他們。在這種情況長期發展下,造成洪水猛獸般侵占企業資產的風潮。

企業最嚴重的弱點源自於控股公司和投資信託公司的龐大架構。控股公司控制了絕大部分的公用事業、鐵路公司和娛樂企業。由於投資信託公司的存在,持續對經濟形成反槓桿操作的危險。尤其是,營運公司必須以股利支付上游控股公司發行公司債的利息。如果公司無法分發股利,就意謂公司違約無法支付公司債利息、破產,以及控股架構的崩潰。在這樣的情況下,削減對營運公司的投資,以繼續分發股利的誘因顯然很大。這樣會增加通貨緊縮的壓力。其次,通貨緊縮造成收益降低,並且幫助企業簡化金字塔的結構。在發生這種情況的時候,就無法避免進一步裁減開支。收入必須指定用來償還債務,再舉債籌資進行新的投資便成為不可能的任務。很難想像如何設計出更好的企業體制,能夠繼續營運和衝出通貨緊縮的漩渦困境。

3. 不良的銀行體系。
從三○年代早期以來,這個新世代的美國人在聽到有關二○年代晚期銀行業的做法時,真是感到又好氣又好笑,還不時義憤填膺。事實上,大部分銀行的這些做法只是因為經濟蕭條而讓人覺得荒唐可笑。原本債信非常良好的貸款,但是因為借款人的產品價格崩跌、產品市場萎縮或者申貸的抵押品跌價,而成為非常荒謬的情況。最有責任感的銀行業者,在看到貸款人面對遠超過他們所能控制的惡劣環境,而苦思如何幫助這些受害者時,卻往往被視為最差的銀行業者。像其他人一樣,銀行業者不得不屈從於當時輕率、樂觀和不道德的心態,但是很可能也就是如此而已。1929~1932年的經濟蕭條一開始就像以上所描述的情況,但是也損害到許多當時被認為無懈可擊的銀行聲譽。

然而,雖然1929年的銀行業者並不是特別的愚蠢,但是銀行業的架構仍然有其先天上的缺陷,這些缺陷原本就存在於大量的獨立銀行機構。如果有一家銀行倒閉,則其他銀行的資產也會遭到凍結,而其他銀行的存款人則會競相到銀行提領他們的存款。如此一來,一家銀行的破產會導致其他銀行的破產,而形成骨牌效應。甚至在景氣最好的年代,地區性的災難或個別的管理失誤就可能啟動這樣的連鎖反應。(在1929年的前6個月,全國各地有346家銀行倒閉,這些銀行的總存款餘額接近1億1,500萬美元。)當所得、就業和物價因為經濟蕭條而下跌時,銀行的破產與倒閉很快就會蔓延開來。這種情形就發生在1929年,很難想像會有比這種情況更能擴大恐懼的效應。這種恐懼不只摧毀心智薄弱的人,也會削弱心智強健人的信心。任何富人和窮人都會因為他們的儲蓄遭到侵蝕,而感覺到災難來臨了。(摘錄自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