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尊重市場機制vs.政府積極干預:經濟理論

2019-11-14 11:34:26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ZXHlWu0-CK0/VFGvPWem4tI/AAAAAAAASEw/lCSabzRPK9s/s720/shutterstock_184405913.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盧希鵬 國立台灣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教授、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訪問學者</span>   經濟衰退,

盧希鵬
國立台灣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教授、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訪問學者

 

經濟衰退,減薪,你接受嗎?

在美國訪問,遇到幾位加州州立大學(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的教授,他們告訴我,因為經濟蕭條,教授減薪10%,讓我很驚恐,這股風潮會吹向台灣嗎?減薪對景氣復甦有幫助嗎?經濟、會計、統計號稱經理人的基礎必修課,卻也最為經理人所忽略。然而,碰到經濟衰退,經理人更要了解經濟理論,以制訂企業長期策略。

市場機制失靈,凱因斯學派成主流

依照「古典經濟學派」(classical economics)的看法,基於尊重市場機制,減薪是理所當然,因為讀書的人繳不起學費,而學生少了,學費與薪資也應該同步降價,以維持充分的就學與就業率。

他們認為,市場中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會自動調節供需的均衡,任何的經濟蕭條,經過一段時間後總會自動復甦,所以政府不應干預市場機制。而如果你不願被減薪,就是在破壞市場機制!

1900年代初期,美國「瓊斯夫人」(Mother Jones,1900年代美國工會組織運動的開路先鋒)帶領的工會組織,成功地要求政府制訂基本工資。如果依照市場機制,在經濟蕭條時,工資應降低,以維持充分就業。只是,人們不喜歡被減薪,還要求基本工資,因而間接破壞了「市場的(工資)價格機制」,導致1930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拖了10年,失業率不斷攀高。

此外,在大量生產之下,工廠有許多存貨,當經濟蕭條時,存貨賣不出去,工資降得再低,還是不需要工人。現在企業比較聰明,發明了「無薪假」,你沒有失業,只是不需要來工作,當然也沒有薪水。

古典經濟學派的假說失靈,所以需要新的經濟理論,來解釋新的經濟世界。當時,約翰‧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主張促進就業與復甦經濟的辦法,目的便在於刺激需求,以消耗過多的存貨,並增加就業機會。

擴大需求3政策,政府干預成常態

賽依法則(Say's Law;法國經濟學家Jean-Baptiste Say提出,也是在古典經濟學派的脈絡下)主張「供給創造需求」,亦即生產出來的東西,自然可以找到買主,不必擔心生產過多。

像是美國國民生產多,所得也多,消費需求與能力也較強。農業國家國民生產少,所得也少,消費需求也少,所以經濟發展重視生產,因為當時生產的產品多半賣得出去。反之,如果供過於求,市場就會透過降價,來消費過多的供給,以維持充分就業。像加州教授減薪,減少供給,便可以維持充分就業。

然而,如果大家不願接受減薪,又有許多存貨賣不出去,此時的重點便不在供給,而在於需求。在1930年代經濟蕭條時,當時凱因斯主張,應由政府擴大需求來帶領供給。當需求增加時,廠商就會投資生產,聘任更多勞工,增加人民的消費能力,形成正向循環。擴大需求的方式,主要有以下3個:

1.擴大消費需求(消費政策):經濟衰退時,大家愈不敢花錢,反而不利於經濟復甦。像是台灣發放消費券,或是美國的失業救濟金,目的就在擴大消費需求。

2.擴大投資需求(貨幣政策):如果投資報酬率大過市場貨幣利率,人們就會投資,企業也會借錢投資。所以在經濟蕭條時,央行可以多印鈔票,或是降低「重貼現率」(Rediscount Rate,指銀行向中央銀行借款時,必須支付給央行的利息),以較低的利息借錢給銀行或企業去投資,讓銀行降低放款利率,以刺激總投資量。

3.政府支出需求(財政政策):政府可經由擴大公共建設(如造橋鋪路等)來刺激需求,當政府支出增加,也帶動民間對勞動力的需求。

美國小羅斯福總統(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於1933年上任時,即是採納凱因斯的建議,由政府擴大支出來干預經濟。像這次的次貸危機,全球央行紛紛採取降息策略,並投入2500億美元進入金融市場,也是政府干預的實例之一。

政府也是自私的,需要被監管

但是,政府是由人組成的,是人民的代理人,依照上期所說的「代理理論」(Agency Theory),你相信政府不是自私的嗎?你相信政府干預經濟的動機嗎?許多的公共投資,是為了交換選票、還是刺激經濟?

詹姆士‧布坎南(James Buchanan)所提出的「公共選擇理論」(public choice theory),旨在提醒大家,政府也是自私的,因為政府是由政治人物所組成,很可能因為選票與自身的政治前途,做出不利於經濟發展的政策,所以需要用制度來規範他們。

教授要不要減薪?是要尊重市場機制,還是由政府擴大支出,以刺激就學需求?或許加州教授只是在預算排擠下的犧牲品?經濟學家還真的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許多時候,理論不只是真理,更是執行者用來說服大家接受其政策的工具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