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未來世界單一貨幣:黃金、碳貨幣

2019-11-19 03:12:54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xJ3YmIDcMlY/VFGts4tyAlI/AAAAAAAAR0s/TMSBU8Z1AlA/s720/ZZ008066.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資料提供 / 遠流出版 </span> <span style="color: #ff6600;">**《貨幣戰爭2-金

資料提供 / 遠流出版

《貨幣戰爭2-金權天下》
作者:宋鴻兵
出版:遠流出版
ISBN:9789573265214
定價:380元

誰是國際銀行家?
十九世紀以來,以羅斯柴爾德家族為首的十七個主要國際銀行家族,從荷蘭、英國、法國和日耳曼,逐步擴散到俄國、奧地利、義大利和美國,最終形成了對當今世界影響深遠的金融人脈網絡。隨著法國大革命的浪潮席捲歐洲大陸,宗教勢力和封建王權逐漸衰落,舊的統治勢力集團土崩瓦解,新興的資產階級迅速填補權力真空。工業革命引發了鐵路、冶金、礦業、軍工、機械、通訊等行業的爆炸性擴張,歐洲各國勢力不均衡導致兵禍連年,國際銀行家把握住歷史機遇,透過金融市場為工業擴張和各國之間的戰爭籌集大筆資金,在獲得巨額財富的同時,也對歷史進程發揮重大的影響力。

財富的力量體現在對權力的腐蝕、對權力的渴望和對權力的控制上。國際銀行家在資本供需對接的過程中,逐步控制了世界資本和信用流動的渠道,並制定了一整套遊戲規則。從霍普、巴林家族聯手到英荷同盟的確立,從馬利特、霍廷格等瑞士銀行家族的幕後運作到法國大革命的深入發展,從「高特銀行家」資助「霧月政變」到拿破崙給予法蘭西銀行壟斷的慷慨對價,從巴林、維靈—莫理斯家族的跨大西洋人脈網到美國路易斯安那購買融資,從貝列拉、福爾德聯手挑戰羅斯柴爾德到法國「動產信貸銀行」的金融創新之爭,從布雷施勞德扶持俾斯麥到兵臨維也納城下的普魯士大軍,從鮑林、沃伯格家族挑動德皇威廉二世擴張到羅斯柴爾德刺激英國反制,從貝爾蒙特參與廢除林肯綠幣到賽利格曼家族策劃巴拿馬獨立,從阿拉伯人大起義到《貝爾福宣言》,從德意志帝國銀行私有化到製造一九二三年超級通貨膨脹,從納粹崛起的華爾街輸血到希特勒「新政」的金融創新,從原子彈機密的洩漏到克格勃的雙面間諜,從羅茲會社的雄圖大略到美國基金會體系的「影子政府」,從安‧蘭德的點撥到葛林斯班的頓悟,從當今的金融海嘯到世界中央銀行的啓動,從美元最終的崩潰到世界單一貨幣的倒數計時,背後金融勢力的身影依稀可見,影響力無處不在,世界資本與信用的流通渠道被牢牢地控制在國際銀行家高效與綿密的人脈關係網之中。

國際銀行家的社會地位原本卑微,從攀附各國權貴開始發展,逐步獲得強大的經濟實力,掌握各國的資金及流動管道,漸次控制工業、商業系統並形成利益互鎖,進而影響國家政策取向以謀取更大的利益。他們與權貴階層的利益逐漸融合,善用金錢誘惑,日漸主導了從政府官員任命到總統大選的候選人,從經濟政策制定到外交策略的形成,從戰略情報系統的運作到軍隊將領的升遷,從組建精英團體到影響公共議程,從經管媒體出版「自律」到左右社會資訊來源,從教育文化取捨到思想意識塑造……。金權經過兩百多年的進化,已從萌芽到壯大、從影響到壟斷、從前臺到幕後,成為西方社會中隱形的支配性力量,淩駕於立法、行政與司法權之上,完成了金權專政的蛻變。

這批國際銀行家包括:
縱橫國際金融江湖兩百餘年的羅斯柴爾德家族(Rothschild);
鐵血宰相俾斯麥的心腹柏林銀行家布雷施勞德(Bleichroder);
科隆的奧本海默家族(Oppenheim);
漢堡的沃伯格家族(Warburg);
巴伐利亞出身的華爾街銀行家賽利格曼家族(Seligman);
法蘭克福出身,在美國成為大亨的希夫家族(Schiff);
漢堡起家,後來發展到倫敦和紐約的施羅德家族(Schroder);
法蘭克福起家,在美國興起的斯佩爾家族(Speyer);
柏林的老牌銀行家族孟德爾頌家族(Mendelsohn);
十九世紀與羅斯柴爾德家族齊名的英國巴林家族(Baring);
荷蘭阿姆斯特丹的霍普家族(Hope);
法國皇室倚重的福爾德家族(Fould);
盤踞法蘭西銀行董事長達百年的馬葉特家族(Mallet);
挑戰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動產信貸銀行創始人貝列拉家族(Péreire);
瑞士銀行家的泰斗米臘博家族(Mirabaud);
原來是羅氏家族門下後借美國崛起而迅速成為當今世界金融主導勢力的洛克菲勒家族(Rockefeller)和摩根家族(Morgan)。

國際銀行家是能量巨大、又有關鍵性的少數群體,其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左右了人類的命運。他們所到之處,就會一片興旺,反之則衰退蕭條。他們翻手為雲,就能刺激社會創造大量財富,覆手為雨,攫取鉅額金錢。

在過去的兩百年中,這些家族曾在世界舞臺上叱吒風雲,以這些家族為核心所形成的龐大、複雜的關係網絡,對人類歷史的發展和當今世界格局的成形影響至鉅。潮起潮落,大浪淘沙,一些家族隕落了,但大多數家族仍然發揮影響力。

世界每天都在變化,但人類的本性卻不斷自我重複。人性對財富的貪婪與恐懼,對權力的執著與詛咒,始終沒有改變。人類嚮往自由卻患得患失,追求公平又心懷自私,渴望美好但無法摒棄邪惡,無論是中國《二十四史》的政治博弈,還是西方歷史的金錢權謀,都在不斷重複著人性的本質。這正是我們研究歷史來把握未來的意義之所在。摘錄自〈第一章  德國──國際銀行家的發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