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思考,是有技巧的調酒

2019-11-22 06:09:14
Managertoday
http://3.bp.blogspot.com/-e6vFfmsclZg/VFGun-7AyNI/AAAAAAAAR-w/856Qfn5COF0/s720/shutterstock_136685705.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整理 / 謝明彧</span>   <span style="color: #ff6600;">《這樣思考,人

整理 / 謝明彧

 

《這樣思考,人生就不一樣》
作者:外山滋比谷
日本知名英國文學家、語言學家、隨筆作家。其1985年所著《思考の整理学》(即本書),經由書店店員一張手寫的POP「如果能早點看到這本書,該有多好……」,在長銷20年後再度穩坐暢銷榜,兩年內狂銷80萬冊,受到日本《讀賣新聞》《朝日新聞》、TBS電視台等媒體熱烈報導,成為2009年日本唯一的百萬暢銷實用書。
出版社:究竟
出版日期:2009年10月29日
ISBN:978-986-1371-17-7

 

本書出版於1985年,原名《思考的整理學》(思考の整理學),為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學教授外山滋比谷所撰寫。全書旨在指導學生如何鍛鍊思考,讓自己的腦子不只是雜亂無章的資訊倉庫,而能理解與活用,成為生產力豐沛的創作發電廠。本書出版後二十餘年來暢銷不輟,銷量已突破百萬冊,更是日本大學生協會調查,最多東大生、京大生讀過的一本書。

美國女作家維拉‧凱瑟(Willa Sibert Cather)曾寫過:「只有一個人,則太多。只有一個人,將會奪走一切。」這裡的「一個人」,指的是愛人。意思是說,如果目光只放在一個人的身上,會讓你看不見其他事物。

有關思考和發想,幾乎也是同樣的道理。「只有一種想法,則太多。只有一種想法,將會奪走一切。」有人認為凡事應該一心一意,貫徹到底,認為純粹而勇往直前的生活方式最美好,但有些時候,反倒是擁有「多線思考」的人,在最終收網時,可以得到最豐盛的成果。

過分執著,反成死腦筋

我經常對要寫論文的學生說:「論文題目一個太多了,至少要兩個,有能力的話,最好想出3個,再著手開始寫。」聽到我這麼說的學生,往往都會納悶,為什麼一個會「太多」呢?

當手邊只有一個題目時,就像一直盯著一只茶壺,到頭來這個題目行不通,就沒退路了。執著、堅持固然好,但若太過用力,就會變成鑽牛角尖的死腦筋。反之,如果我們心裡想著「萬一這個不行,還有替代方案」,心情就會輕鬆許多。

就讓多個題目彼此競爭,最後選擇最能發揮的一個。當你一邊思考「該選哪個好呢?」題目也會主動朝你靠近。這就是「一個,則太多」的觀念。

此外,若認為只有自己的想法才獨特,那未免也太自負了。若以釀造法來比喻想法的生成,當腦海中浮現想法之後,通常要先放在一邊,去調查以前是否有人也思考過同樣的事。如果發現已有相同或類似的「酒」存在,後來產出的「酒」再怎樣高聲疾呼自己是獨創,也不能說是新發現了。一般來說,很少有什麼想法是完全創新、從未被思考過的。

混雜各家說法,只能造出「偽調酒」

舉例來說,某位學者對某作家描寫女性的手法有獨到見解,他在彙整自己的想法後,認為這應該有獨創性,便著手調查過去是否有相關的研究。

假設他最後調查到有A、B、C、D這4種學說,而他自己的見解X,雖然不同於這4種學說,但嚴格說起來比較接近B。此時,最取巧的做法就是援引B,證明A、C、D的謬誤,並闡述自己的見解X。但是要小心,在立論的過程中,混合A、C、D的說法,可能反而稀釋了X的見解。

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先決定以「描寫女性」為主題,再找出之前A、B、C、D的研究,歸納統整出一篇論文來。不過,這杯酒並不是自己的酒X,反而比較像是拿他人的酒來一決勝負。一篇混合了A、B、C、D學說的論文,只能稱得上是「近似於調酒」的「混酒」罷了。

宏觀思考,獨創而不獨斷

綜合整理各家學說,對後世學者來說,固然是很方便的資料,但充其量只能稱作研究史的資料,最多具備啟蒙上的意義,是否足以稱為論文,還有待商榷。

要生成新的想法,第一要件就是獨創性,必須靠自己的頭腦想出他人無法企及(至少是本人引以為傲)的發想。然而,如果只是炫耀自己的主張,也難以說服別人,因為看起來只是自己獨斷的意見。

因此,接下來還要重複前述做法,調查、對照前人所做的論述。例如,在A、B、C、D學說當中,B是最接近X的學說,但如果只是創造出XB論,難免會有自賣自誇之嫌。若能適度參照A、C、D學說,從中思考新的可能,那麼你的獨創性就能從一條細線,發展成粗壯的主幹。

「訓詁」這一門學問,是以解釋字句意義為主的學問。通常艱深難懂的古籍都會有各種不同的注釋,也有集注本專門在蒐集這些注釋。

自古以來,訓詁學家會針對眾說紛紜的部分,採取最接近自己想法的注釋,將其視為定論;要是自己沒有明確的主張,則會選擇一個多數人都認同的解釋,至於其他的解釋,就視為不正確的見解,全盤否定。這是一般人的做法。

然而,近來有人開始覺得,每一種說法的出現,都帶有各自的必然性,全盤否定並不恰當。因此,應該站在涵蓋一切的高度來看待這些解釋,於是全新的訓詁學觀點於焉誕生。莎士比亞的劇作《哈姆雷特》中有一句經典獨白:「To be, or not be.」(生存還是毀滅)這句話一直以來就有無數種詮釋。我們並不需要苦苦追究哪一種說法才正確,因為涵蓋所有層面的詮釋,才是這句台詞的真正意義。

關於思考和發想也是如此。假設同樣的問題有A、B、C、D這4種不同的看法,而你自己的新想法是X。如果只獨尊X而全盤否定其他看法,未免流於輕率。如果只肯定最接近X的B想法,又難免落人口實。最好的方法,還是融合A、B、C、D和X,再加以協調折衷。

如此一來,最後你完成的就不是偽調酒,而是真正的調酒論文。許多的優秀論文都屬於這種論文,既讓人醉心,也有客觀扎實的內容。(本文摘自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