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第一型/理想主義者:柏林愛樂音樂總監卡拉揚

2019-10-19 01:02:50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aEonQ_Zqink/VFGZwgsSmMI/AAAAAAAARgY/A6pwexTVPTc/s720/ZZ066017.jpg
**服膺紀律的帝王—<span style="color: #ff99cc;">赫柏.馮.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span> **<span style="color:

**服膺紀律的帝王—赫柏.馮.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
**1908年4月5日出生,1989年7月16日逝世。和莫札特同樣出生於奧地利薩爾茲堡的卡拉揚,也具有不凡的音樂才華。從維也納音樂學院畢業後,卡拉揚先擔任歌劇院的指揮工作,1955年接下柏林愛樂管弦樂團終身音樂總監的職務,直至逝世為止。其間並曾擔任維也納國立歌劇院藝術總監、薩爾茲堡音樂節藝術總監、巴黎管弦樂團音樂總監等樂壇重要職務。

1982年10月,紐約卡內基音樂廳的售票電話簡直整天響個不停,因為世界知名的交響樂團柏林愛樂(Berlin Philharmonic)暌違6年後,在終身音樂總監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的率領之下再度來到紐約演出4場音樂會。但就在音樂廳裡,卻有一場爭執正在發生。
原本卡拉揚要帶樂團排練當晚演出的曲目,但是才剛演奏幾小節,大師就停住了。他找來了音樂廳的管理員,叫他們屏住氣息注意聽。原來卡拉揚聽到了一個非常微弱的噪音,他請管理員趕快處理,否則會影響他排練和演出的效果。
他的抱怨引來音樂廳經理的關注,於是一群人開始去查明這幾乎聽不見的聲音究竟從何而來,經過幾小時的努力,終於發現這個聲音是來自音樂廳地下室的一台抽水機。雖然管理員解釋,這台抽水機是要將水抽到樓頂的水槽,以供應大樓的用水,但是在卡拉揚的堅持下,最後音樂廳經理只好破例在排練和正式演出時把抽水機關掉。
「如果是在奧地利,就算地鐵從音樂廳底下通過,卡拉揚也會要求地鐵在演出的時候停駛。」《卡拉揚傳》(Herbert von Karajan: A Biographical Portrait)的作者羅傑·佛漢(Roger Vaughan),如此形容卡拉揚在工作上的吹毛求疵與堅持己見。

**近乎苛求的完美
**每次演奏,都要超越上一次

古往今來,世上的指揮家多如過江之鯽,但唯有卡拉揚一人,被公認為樂壇的「指揮帝王」。他的事業成就輝煌,一生錄製的曲目超過800種,唱片總銷售量估計超過一億張。
作為當代最有權力的指揮家,卡拉揚只和重量級的樂團合作,更是全球頂尖交響樂團柏林愛樂的終身音樂總監,在柏林愛樂百餘年的歷史中,唯有卡拉揚擁有這項殊榮。柏林愛樂甚至在卡拉揚逝世後,將音樂廳所在地的街道更名為「卡拉揚街」,以紀念卡拉揚對樂團的領導和貢獻。
卡拉揚對樂團的領導功力,展現在他帶領柏林愛樂追求精準無瑕的極致表現,塑造出獨一無二的「卡拉揚之音」。國內名樂評人楊忠衡曾形容卡拉揚指揮的樂團「有種說不出的流暢華美」,卡拉揚自己也說他花了10年的時間,不斷焠練樂團成員的合奏技術,才造就出柏林愛樂令人嘆為觀止的完美樂音。
從小,卡拉揚就是個力求完美的人。「小時候我學鋼琴,每天要練6個小時。我向來學什麼就一定要學會,練什麼就非練好不可,」卡拉揚在他的自傳中強調,「我有這種能力,能排除雜念,專心一志做自己的事。」
卡拉揚把他這種要做就做到最好的個性,完全投射到他對樂曲的詮釋和對樂團的領導上。卡拉揚曾在一次專訪中提到,他和柏林愛樂的錄音,都是排練過五、六十個小時的成果。這對柏林愛樂這個向來以頂尖演奏技巧自許的樂團而言,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1955年卡拉揚同意接下音樂總監職務時,條件之一就是在合約內註明他有過問樂團排練時間長短的權力。所以卡拉揚得以在他在位的34年中,讓柏林愛樂一直維持最高的演奏水準。
受卡拉揚提攜甚深的名小提琴家慕特(Anne-Sophie Mutter),對卡拉揚的完美主義有極深的體會:「我對卡拉揚至今仍然崇敬備至的,是他和樂團排練時那種幾乎不近人情的苛刻,與想要超越上一次演奏的決心。有一次我看到他在早上10點走上舞臺,排練一首在前一天晚上已經演奏得極為精彩的作品。樂團所有人都認為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再練的了,而他卻從頭開始再把樂曲走了一遍,讓我看了非常感動。」
「當樂團最終演出你所期望的效果,那是因為你的力量猶如一束強烈的光,而你把這種力量傳輸給了他們……,卡拉揚就具有這樣的性格力量。」卡拉揚的學生布魯諾·韋爾(Bruno Weil)也指出,他從卡拉揚身上學到領導樂團的一大關鍵,就是「指揮不能遷就樂團,被其縛住手腳……你得有勇氣按你的要求指揮,上百人的樂團、歌手就會跟上去,卡拉揚就是這麼做的。」

講求紀律
凡事精心準備,永遠都胸有成竹

身為全球最知名的指揮家,卡拉揚的行程和工作極為繁忙,但是在卡拉揚專家佛漢眼中,卡拉揚做事總是計畫周詳。「他是個工作上極為講求紀律的人,」佛漢強調,「凡事都精心準備,認真組織,尤其重要的是,他要保證不會失去控制。」
名列當今「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卡列拉斯(Jose Carreras),在70年代曾經和卡拉揚合作演出許多膾炙人口的歌劇。他對卡拉揚印象最深刻的,也是這位指揮大師嚴格的紀律。
「卡拉揚總是第一個到,最後一個走。在和他共事的那幾年,我從未見過他在排練時遲到過一分鐘,」卡列拉斯在一篇文章中談到他認識的卡拉揚,「可想而知,一個自律這麼嚴格的人,對他人的要求也會很高,所以他最痛恨的就是沒有紀律。」
卡拉揚自己也表示,缺乏準備對他來講是無法忍受的。「跟大多數人相比,我花在計畫、準備和組織工作上的時間多得多……,這樣做的結果,使我永遠都胸有成竹。」
卡拉揚熱愛演出歌劇,特別是在他自己創立的薩爾茲堡復活節音樂節,歌劇更是重頭戲。但比起管弦樂曲,歌劇演出需要更加複雜的準備工作。卡拉揚通常在前一年就開始準備,把要演出的歌劇錄下來,將錄音帶寄給每位演員,以便他們在次年演出之前可以先行聆聽,熟悉這齣歌劇的其他角色和各個樂段。
到了歌劇正式演出前,包括演員排練和樂團排練,總共要排練約50次之多。如果是別的指揮大概要花上10個星期,但是卡拉揚做完這些事只要3~4個禮拜。「演員到達時,所有工作就要準備就緒,他們在每個場次的走位都要標得明明確確,燈光也要先用替身確定位置,」卡拉揚指出,「我們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條,而且日以繼夜工作直到一切就緒。我認為,這就是工作的藝術。」

表演的極致
靠指揮棒和手勢,讓樂團融為一體

對音樂要求甚嚴、毫不妥協的卡拉揚,終其一生,都將推廣音樂視為自己最重要的職志。他的老朋友、英國駐德外交官埃奇·萊斯利(Edge Leslie)就認為:「對卡拉揚來說,音樂不僅是職業,更是一種使命。」
「我被賦予了特殊的工具、特出的才能。我從不懷疑我的才能是造物主的賜予,我的責任就是讓它得到最充分的發揮,」卡拉揚自己也曾對友人說,「我立志要創造盡可能完美的音樂,並把它奉獻給盡可能多的人。」
帶領樂團做最好的演出,就是卡拉揚表達這種使命感的最佳管道。「在每一場經過精心準備的音樂會中,我已不再聽見音樂,而是讓它煥發生命。」在卡拉揚看來,他指揮的每場音樂會都是一次神奇的體驗,可以讓人心醉神迷,更是上蒼的一種恩賜。
僅靠指揮棒和手勢,卡拉揚能讓一百多位演奏家融為一體,讓成千上萬的聽眾著迷感動,這無疑是一個樂團領導者最極致的成就。「這個力量源自樂團的團結一致,」《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樂評如此評論卡拉揚和樂團的表現,「它以嚴謹的紀律,始終不渝地表達其觀念……,最後通過同心同德的努力達到輝煌的境界。」
有位柏林愛樂的小提琴手曾被問到對卡拉揚的看法,他回答說:「指揮和樂團演奏者的關係就像錘和砧,一個敲打,一個被敲打。卡拉揚向來在這方面的要求都不遺餘力,對團員、對自己都是如此。」
卡拉揚的個性頑強,無論對人對事都極為挑剔、嚴格,但是他對音樂理想的執著與努力、堅持做到完美的態度更是令人折服,而這也正是指揮帝王卡拉揚領導魅力所在。

解讀第一型老闆
他們的領導風格:
**1.在意品質管理,每個流程步驟都要依據計畫。偏好開會、書面報告等「形式」,讓部屬覺得創造力受限。
2.不願意授權,擔心工作因此無法達到標準。
3.決策迅速,但當新資訊過多時,會讓他們難以決定。
4.在乎部屬道德操守上的表現,如誠實、清廉、整潔等。
**他們的表達方式:

直接、嚴格、簡潔、吹毛求疵、焦躁易怒、固持己見。
什麼事會惹他們生氣:
1.沒有完成任務。
2.無預警改變計畫。

解讀第一型同事
與他們共事時:

1.報告或給予建議時,一定要簡潔並分門別類。別忘了面帶微笑,否則會讓他們以為自己犯錯而不安。
2.一定要體貼、禮貌,常說「請」「謝謝」「不客氣」。
3.一定要準時。絕對不要因為你的遲到而耽誤了他們的行程,他們會記恨很久。
4.做事要照規矩流程來,不要投機取巧。
5.犯錯時,立刻誠懇認錯,掩飾會讓他們更憤怒。
6.採取任何行動或改變之前,一定要取得同意,否則他們會覺得受騙。
7.做任何事都精益求精,好還要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