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agertoday 經理人

這一夜,台北在歷史留名

2019-11-22 22:40:46
Managertoday
http://4.bp.blogspot.com/-T-D-p2503ek/VFGYmUHzTQI/AAAAAAAAReQ/fYJX9Io_kHw/s720/ZZ066002.jpg
<span style="color: #ff9900;">採訪、撰文 /  謝明彧</span> <span style="color: #ff6600;">賴聲川 出生:19

採訪、撰文 /  謝明彧

賴聲川
出生:1954年
學歷: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戲劇藝術博士
經歷:現任表演工作坊藝術總監,前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院長

得獎原因:擔任2009年台北聽障奧運開幕式與閉幕式總導演,被國際聽障運動總會主席丹娜達.安蒙斯(Donalda Ammons)讚譽為史上最佳的一次演出,讓台灣成為國際之光。

「這是聽障奧運史上最棒的一次開幕式,」今年9月5日,當台北聽障奧運開幕式結束後,國際聽障運動總會主席丹娜達.安蒙斯(Donalda Ammons)感性地對總導演賴聲川這樣說。

不過,完美演出的背後,過程絕非一帆風順。舞台上幾小時的華麗演出,舞台下卻得克服一連串政府法規、時間、資源及硬體設備的侷限,幾度讓賴聲川深感挫折。

接受不合理,一次就得成功

依照政府採購法規定,任何公共工程的承包,都必須由爭取承辦方撰寫標案、參與競標,待政府審核確認得標後,才能拿到預算去執行。聽奧開閉幕式的執行,是由數十件標案組成,整個活動的承辦方,只要有一個或多個標案競標失利,就必須將過程中的某個環節,交由其他得標單位執行,與全然陌生的人合作。

不難想見,聽奧開/閉幕式執行過程中的很多層面,決定權都不在賴聲川手上。甚至,在排練過程中如有任何新需求,都必須再跑一次寫標案、競標、等候審核的流程。即使最終標案通過,但一等可能就是3個月,時效早已嚴重延遲。

此外,政府標案完成後,照規定必須接受驗收,確認成果和標書所載一致。「這太難了,表演藝術是創意、是軟性的東西,不是硬梆梆的公共工程,怎能保證一定不會有所變動?」賴聲川嘆道,「受限於法規,我們幾乎是一次就得成功,沒有任何出錯的空間。」

原以為可以全心投入於創意發揮的賴聲川,儘管必須花費大量心力與制度搏鬥,不過他也很清楚,這是身為總導演的任務與義務,「就像經理人去世界各地做生意一樣,出了國就得按照當地的遊戲規則走,可以覺得不合理,但不能抱怨,因為你無法改變,只能接受它。」

條條框框內,創意不打折

在法規的條條框框裡,賴聲川首先以「創意人」的身分,思考「我們的創意,能做到什麼樣的程度?」接著再以「管理人」的立場,衡量「在體制內,創意能被執行到什麼樣的程度?」

賴聲川表示,這種大型活動的開/閉幕典禮,其實就是另一種形式的劇場。一齣戲劇從第一分鐘開始到最後一分鐘,必定存在一條情緒的動線,隨著劇情的開展,觀眾的情緒就隨著劇中人物的演出高低起伏。而一場好的開/閉幕式,絕不只是砸大錢,製造炫目的聲光特效,必須兼具「情緒性+故事性+邏輯性」,才能傳達出台北聽奧的意涵,感動觀眾。

「創意絕對無法用錢衡量,就像投資很多錢,未必定能拍出好電影一樣,」賴聲川強調,只要創意夠成熟,劇本設定得當,加上執行到位,即使他從無導演大型典禮的經驗,也能讓觀眾情緒照著腳本走,感受到典禮所要傳達的訊息與魅力,這才是「創意」的真義。

找到對的人,把關創意可行性

當初之所以接下導演聽奧開/閉幕式這項任務,是因為賴聲川相信,以台灣的人才和創意,一定有辦法完成這場國際級的演出。問題是,台灣沒人有過這類大型典禮的執行經驗,自己雖然有劇場導演的經驗,但能否直接套用卻是未知數。

為了降低風險,賴聲川請來國際級專家約翰•瑞蒙(John Rayment;曾負責雪梨奧運開幕式、香港城市燈光秀),擔任在創意團隊中不可或缺的角色:評估所有創意在付諸執行時的可行性。

每當團隊成員天馬行空地發想時,只要瑞蒙認為某個創意「別想了,這做不到」「以你們的預算沒辦法」,聽奧團隊就可以轉而構思其他可能;而當某個點子被認為是可行時,瑞蒙也會深入說明「這點子要做到,需要ABCD…等條件來配合」,指引大家該找哪些資源來達成目標。

「這真是太珍貴了!」賴聲川讚嘆道,在有限的時間與預算和幾乎不容出錯的法規限制下,瑞蒙等於是幫大家在空中飄搖的創意,鋪了一條通往地面的道路,讓有限的資源發揮出最大的效益。

解決問題,比追究問題的發生重要

從聽奧開幕式的陣仗可知,人員管理也是這次活動的另一大挑戰。賴聲川過往的劇場經驗裡,即使是大戲,頂多五、六十人,參與者還都是熟悉的夥伴。但聽奧團隊動員了一萬多人,其中許多工作人員都是首次合作,如何讓指令得以貫徹,就成了導演工作最大的難題之一。

即使聽奧開幕式作業千頭萬緒、困難重重,賴聲川表示,他絕不會因此而用恫嚇的方式,讓大家覺得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相反地,為了穩定軍心,自己總是透過創意和隨性的感覺,給大家一種好像沒什麼壓力的「錯覺」,彷彿一切都很順利地往前走。

「這種管理風格,會為團隊帶來安心,」賴聲川說,有些經理人或許會用高壓手段,營造緊張感來逼迫大家前進,但是「我希望讓壓力在我身上就好,」就算執行過程發生問題,他還是會給予鼓勵、表現出滿意之情。

不責備,不代表隱藏問題。賴聲川會清楚地點出問題,並且讓工作團隊知道,唯有仰賴他們能力的提升,才能解除他身上的壓力,也就是「在一種輕鬆的環境下,讓創意嚴肅地進行,」他說。

團隊的成功,除了有賴成員的能力與努力之外,更重要的是大家對管理者與未來的信心。「當大家相信我的劇本,相信我們能把全部東西都做出來,相信跟著我走就能拚出成果,事情成功的機會就很大,」對賴聲川而言,這份信心與熱情,會為組織帶來正向循環;而當大家相信事情真的會變好,最終往往也果真如此。